王义高:履职15年,建言献策彰显风采

2020-12-25 16:46来源:湘声报-湖南政协新闻网 

王义高(72037)-20201224145355.jpg

王义高,第九、十、十一届湖南省政协委员,现为省政协老委员咨询团成员、中国侨联特聘专家


  □王义高口述 湘声报记者罗艳芳整理


  从2002年开始,我连续担任了第九、十、十一届湖南省政协委员,整整15年,我既聚焦国家发展大事,也关注民生小事,履职足迹遍及全省所有市州,发挥自己专业优势积极建言献策。在政协这个大家庭里,我切身感受到,政协委员不仅是政治荣誉,更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


  发挥专业优势建言资政


  记得担任九届省政协委员后,我提出了《把赶超武汉作为长株潭一体化进程的十年目标》的建议:“改革开放第一个十年武汉被广州超出,第二个十年被上海甩开,加快长株潭一体化建设,在第三个十年中赶超武汉。”


  那几年,中部崛起的话题很热。因为我曾在跨国公司和上市企业做过高管,也曾在省科学技术研究开发院、省经济地理研究所工作过,对经济发展有一定的预判能力,所以才写了这份提案。


  这一提案很快就得到了相关部门的回应,在有关长株潭的经济社会发展分析中,开始把武汉作为一个参照系。提案引起了湖南和湖北两地的广泛关注,我因此还受邀参加了在武汉举办的有关中部崛起的东湖论坛。这份提案还荣获了省政协优秀提案奖。


  2006年初,长株潭经济总量超越中部最大城市武汉。对长株潭来说,这不仅仅是单纯的数字增长,而是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转折点。这份提案让我意识到政协委员认真写好提案的重要性,后来我多次提交的“运河提案”也事关湖南、湖北。


  当时经过长期的调研和实地考察,我了解到洞庭湖缺水严重影响了湖南、湖北的发展,也造成了洞庭湖生态环境的不断恶化。我在提案中建议开挖西洞庭湖大运河,从湖南津市至湖北石首,将长江水引入西洞庭湖,再从城陵矶回流至长江。此举在于借长江水挽救洞庭湖的生态,亦可为长江经济带发展补足资源。


  当时我的想法被认为是异想天开。在我看来,“运河提案”并非异想天开,开挖这条新通道完全符合现实需求,提案曾得到省水利厅的回复,表示正在抓紧推进相关前期论证工作。


  值得一提的是,多年来,省政协把洞庭湖生态环境治理、全力服务湖南参与长江经济带建设作为履职的重要内容。2012年,我曾参与了省政协“加快环洞庭湖生态经济圈发展”重点课题调研。2018年,省政协又将“洞庭湖生态环境治理推进落实情况”作为重点专题协商与民主监督课题。一届又一届的政协委员履职尽责,汇聚起呵护母亲湖的磅礴力量。


  连续8年为出租车行业发声


  作为委员,提交的每一份提案,我都力求精准、高质,但好的提案建议需要对行业领域或者相关方面进行长期调研和持之以恒的关注。比方说,我对长沙出租车行业发展提了连续8年的提案。


  担任省政协委员后,我了解到长沙出租车行业存在的一些问题,出租车司机的不容易,于是深入到这一群体中调研,提交了《加快湖南省的士车运营体制的改革》《取消出租车公司的现有管理模式,让出租车运营收入回归于实际运营者手中》等一系列提案,呼吁改革出租车行业,保护合法出租车运营市场,说出了很多出租车车主的心声。


  与此同时,我也针对出租车存在的拒载、不文明礼让、不愿跑短距离客运等问题,建议改革出租车运营模式,大幅度奖励文明驾驶员,将出租车打造成城市文明的“流动名片”。


  2011年,我建议长沙市增加出租车运力,当年长沙就增加了500台出租车。后来,我又建议取消出租车公司,给出租车减“份子钱”,把更多利润空间留给出租车从业者,更是得到了广大出租车司机的拥护。


  持续呼吁和建言,让我在长沙“的哥的姐”中有了一批铁杆“粉丝”,长沙市很多出租车司机都认得我。有一次我打出租车,在车上接电话,司机问:“你是王委员不?”我说:“你怎么知道的?”“你这个声音跟电台里听到的一样。”出租车司机这样回答,还坚决不收我的车费,这让我感到既欣慰又温暖。


  如今,网约车顺应历史潮流,将过去的出租车体系冲破,出租车“份子钱”逐步降低。看到当初的纸上提案变成美好现实,我很开心,也特别有成就感。


  建言献策成为生活的一部分


  担任省政协委员的那些年,无论是在民主党派,还是在政协,我都在不断学习,并到全省各地进行了大量的调研,对建言献策的方向感更加清晰了。我的提案和建议的原则基于长期的研究,既聚焦经济社会发展,也关注民生。


  我的建议第一次被中央采纳是在10年前,当时我建议国家加速引进高科技人才。建议被采纳后,更加激发了我建言献策的积极性。随后,我陆续就一些国际国内问题建言献策。


  从关注民生到聚焦国家发展大局,得益于政协对我的培养,让我对党和国家的发展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和认识,从而激发了我参政议政、建言献策的热情和动力。


  15年的履职经历,建言献策已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2016年,经省侨联推荐,我被聘任为中国侨联特聘专家,继续通过侨联这个渠道建言献策。去年,我通过《侨情专报》提了9条建议,为中央决策提供参考。今年,我又报了两条信息,其中一条被采纳并获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