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0年前,蔡伦离世,纸却留下来了

2021-03-26 15:53来源:湘声报作者:甘建华 

耒阳蔡伦纪念园.jpg

耒阳蔡伦纪念园

  

  □文/图 甘建华


  “如果没有蔡伦,就没有纸,我们很难想象今天的世界将会是什么状况。”1978年,美国人迈克尔·哈特所著的《影响人类历史进程的100名人排行榜》第一次出版时,将蔡伦排在第六位,再版时排第七,均为世界科学技术发明第一人。2007年,美国《时代》周刊公布有史以来的最佳发明家,蔡伦排名第四。

  今年是蔡伦逝世1900周年,弘扬蔡伦创新精神,对于新时代的中国发展依然有着特殊意义。

  蔡伦,字敬仲,东汉桂阳郡耒阳(今耒阳市)人,约永平六年(63)生于南平亭一个普通农家,永平末年(75)被选入洛阳宫内做太监。他在家乡曾经读过私塾,据说学业优异,相较于那些绝大多数不识字的太监来说,这是一个极大的优势。

  章和二年(88),章帝卒,10岁的刘肇登基为和帝,由窦太后临朝听政。蔡伦被擢为中常侍,随侍幼帝左右,参与国家机密大事。

  永元十四年(102),和帝立邓绥为皇后。邓绥喜欢舞文弄墨,蔡伦兼任尚方令,主管宫内御用器物和宫廷御用手工作坊。由他设计、监制的宝剑和宫中器物,“莫不精工坚密,为后世法”。这期间,他造出了植物纤维纸。

  蔡伦发明造纸术,《后汉书》有着明确的记载:“自古书契多编以竹简,其用缣帛者谓之纸。缣贵而简重,并不便于人。伦乃造意,用树肤、麻头及敝布、鱼网以为纸。元兴元年(105)奏上之,帝善其能,自是莫不从用焉,故天下咸称‘蔡侯纸’。”《博物志》载:“蔡伦煮树皮以造纸”“蔡伦始捣旧鱼网造纸”。《后汉书集解》称:“蔡伦挫捣故布网抄作纸”。《东汉观记校注》载:“伦典尚方,作纸,用故麻造者谓之麻纸,用木皮名谷纸,用故鱼网名网纸。”

  元初元年(114),安帝封蔡伦为龙亭侯(封地在今陕西省洋县龙亭铺镇),食邑三百户,从此进入贵族行列。四年后,蔡伦又被提升为长乐太仆,成为邓太后的首席近侍官。

  正当蔡伦权位处于顶峰之际,建光元年(121),邓太后卒,安帝亲政。蔡伦因当初受窦太后旨意,参与过诬陷安帝皇祖母宋贵人,所以安帝命蔡伦向廷尉认罪,蔡伦耻于受狱吏侮辱,服药自杀而死。《后汉书》记载:“帝敕使自致廷尉。伦耻受辱,乃沐浴整衣冠,饮药而死。”

  蔡伦一生在内廷为官,先后侍奉过四个幼帝,身居列侯,位尊九卿。他在兼管尚方令时,推动了手工业工艺的发展,被称为东汉时期的科学家,因而留名后世。

  人类自有文字产生以来,就一直在寻找轻便易得、能大量生产的廉价书写材料。曾使用过泥板、石板、羊皮、丝绸书写,还有在木板上涂蜡,然后用针刻蜡记事。埃及人用莎草片编排后经重压而成的莎草纸,是当时最好的也是最先进的书写材料。但所有这些书写材料,不是非常笨重、易碎、易溶,就是价格昂贵,一般人用不起。只有蔡伦发明的纸,克服了所有书写材料的弱点。

  蔡伦造纸术发明100多年后,西晋文学家傅咸写下了第一篇咏纸的文章《纸赋》,文曰:“盖世有质文,则治有损益,故礼随时变,而器与事易。既作契以代绳兮,又造纸而当策,犹纯俭之从宜,亦惟变而是适。夫其为物,厥美可珍,廉方有则,体洁性贞。含章蕴藻,实好斯文。取彼之弊,以为此新。揽之则舒,舍之则卷,可屈可伸,能幽能显。若乃六亲乖方,离群索居,鳞鸿附便,援笔飞书,写情于万里,精思于一隅。”

  从傅咸赞美纸作为书信之用词看,蔡伦纸问世后的最早用途之一就是书信,它既获得“天下莫不从用”的“蔡侯纸”的美誉,又随着书信频繁流动而使造纸术迅速传播各地。

  蔡伦造纸术的发明,使中国古代的文明与科学技术遥遥领先世界一千余年,它与另外三大发明(指南针、印刷术、火药)一起,成为中华民族对世界文明做出的巨大贡献。

  唐代著名诗人李峤在《蔡侯纸》一诗中赞叹道:“妙迹蔡侯施,芳名左伯驰。云飞锦绮落,花发缥红披。舒卷随幽显,廉方合轨仪。莫惊反掌字,当取葛洪规。”而“一时制作崇轻省,万古文章藉卷舒”,则是明代耒阳籍进士胡文璧《蔡池夜月》一诗对蔡伦造纸的咏叹。

  在后汉的政治斗争中,虽然大部分时间是宦官掌握着国家机器,但舆论权从来不在他们这一方,而是掌握在他们的对立面儒生手里。但读过《后汉书·宦者列传》的人知道,后汉宦官不但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坏,而且其中不乏贤人。比如蔡伦,“伦有才学,尽心敦慎,数犯严颜,匡弼得失”。这样的优秀品质,就算那些最正直的儒生,也顶多不过如此吧。

  作为中国的造纸祖师,差不多所有产纸的地区都为蔡伦塑像造庙,奉祀为神。元代至元四年(1267)九月,耒阳知州陈宗义“窃思侯之异能,功垂万世,遂捐升斗之俸,并纠郡之好义者,协力命工,度其故地,为祠一所,仍设侯像于中。祠旁置屋,募民居之,以奉祀事。又于骜山乡北冲口,置田一十亩,并广济仓后。予亲置桑一百四十株,俱付其祠,以充给赡”(《重修新亭蔡侯庙记》)。

  到了清代,官府在旧址兴建蔡侯祠,祠后为蔡伦衣冠冢。2001年9月,耒阳市举办蔡伦科技发明节,举行公祭蔡伦大典,新建发明家广场,扩建蔡伦纪念园,园内增设蔡伦造纸作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周谷城题写了“蔡伦纪念馆”匾额。

  蔡伦是湖南有史以来第一个文化名人,也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世界文化名人。德克·卜德在《中国物品西传考》中,对造纸术给予了这样的评价:“它对后来西方文明的整个进程的影响,无论怎样估计都不过分。世界受蔡侯的恩惠,要比受许多知名的人的恩惠更大。”

  从这个意义上而言,毫无疑问蔡伦是伟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