锻长板,补短板,赋能湖南种业研发生产 迈向“种业强省”,还需从何发力

2021-08-13 19:08来源:湘声报-湖南政协新闻网 


  □政协融媒记者李崎瑜


  “做强现代种业体系,为粮食安全作贡献”是省政协2021年度重点调研协商课题。作为农业大省,湖南在种业研发、生产等方面具有较好基础和较强实力。经过深入调研,调研组形成了高质量的成果。前不久,省政协还召开了专题协商会。


  调研期间和专题协商会上,各方在充分肯定湖南种业体系建设取得显著成效的同时,更期待尽快补齐存在的短板,共同推动湖南从“种业大省”向“种业强省”迈进。


  源头

  护好用好种质资源,下好先手棋


  调研期间,双峰县杏子铺的五色糙米、花家麦李,靖州县的木洞杨梅、茯苓等地方特色产业让调研组成员印象深刻。


  湖南农作物种质资源丰富,建有农作物种质资源保护与良种繁育中心和农作物种质资源保护库,已经收集保存全球59个国家(地区)和我国各类农作物种质资源3万多份,向全国17个省和隆平高科等10多家种业公司提供种质资源2.6万多份次。


  近年来,湖南通过强化制种技术攻关、制种基地建设,不断提升种子生产能力,已拥有8个国家级杂交水稻基地县,6个县建有制种产业园,获批4个国家级区域性良种繁育基地,建设储备杂交水稻制种基地6个。


  调研组也发现,对于种质资源的挖掘、鉴定和利用还有待推进,现有种质资源只有不到3%开展了深度鉴定评价,难以满足品种选育对优异新种质和新基因的需求。种质资源消失的风险尤为严重,很多优质、抗病、耐旱等地方品种逐渐消失。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种质资源是种业原始创新的源头,拥有丰富的种质资源,是育种乃至整个种业发展的先机。


  在调研组看来,深入开展种质资源普查行动,发掘、保护性状优良的种质资源十分迫切,急需构建全省统一的种质资源信息库,对主要农作物、旱杂粮和重要特色作物种质资源进行基因组测序工作,实施精准鉴定和评价。


  一个需要关注的问题是:部分新品种到底新在哪儿?


  由于新品种申请门槛不高,“合法侵权”容易,有的育种工作不过是将旧品种的基因成分和结构进行调整,品种之间差异小,而难度大、周期长、见效慢的原创性育种研发开展较少。


  调研组成员认为,只有真正产量高、品质好,给生产合作社、龙头企业、种粮大户带来效益的才是优质新品种。因此,要加强品种审定和原始创新保护工作,提高农作物品种申请审定门槛,解决好品种过多过滥问题;要加快推进“实质性派生品种制度”试点,完善实质性派生品种权利人和原始品种权利人之间的利益分配机制,充分保护和激励种业原始创新,推动企业在种质资源、育种技术等方面的实质性创新。


  关键

  建设种业创新高地,强化产业体系建设


  “打造现代种业产业体系”“加大种业科研攻关力度”“完善科技成果转化机制”等意见和建议在调研组实地调研和座谈交流中出现的频率很高。大家认为,构建现代种业科技创新和产业发展体系对于湖南“种业强省”建设尤为重要。


  近年来,湖南农作物种业品种培育、规模化育种、精选加工、生产经营等全产业链条日趋完善。龙头企业也在不断发展壮大,省级生产经营农作物种业企业共有45家,5家企业销售额进入全国二十强;隆平高科市场份额更是占全国的30%,居中国种业第一,全球种业第八。


  多家种业企业通过在海外建立研发平台、开展海外并购等方式推进国际化步伐。例如:隆平高科携手中信农业基金收购陶氏益农巴西玉米种子业务,袁氏种业对巴基斯坦、孟加拉国、越南、马达加斯加等国的杂交水稻种子出口量近1800吨,在海外推广杂交水稻120万亩以上。


  业绩表现突出的背后也存在着亟待重视的问题。一些科研工作者向调研组“吐槽”:种业科技创新资源配置不够精准、科研力量分散、传统“四唯”评价机制限制人才发展、商业化育种资源向企业有效流动的机制尚不健全、论文多而实用技术少……


  如何破解?调研组认为,要进一步提升产业集中度,严格种子企业准入限制,加强对现有种子企业资质的全面定期审查,淘汰不合格企业;国有、民营资本可以通过并购、参股进入种业,鼓励引导龙头企业加快兼并重组步伐,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种业航母”;有实力的企业可以在境外建立研发中心、制种基地和销售网络,做强“海外粮仓”。


  构建种业科研创新体系方面,则可以建立主要由市场决定种业技术创新项目和经费分配、成果评价的机制。积极争取国家重点研发计划和育种国家科技重大专项支持,组织科企共同围绕种源“卡脖子”问题开展技术协作攻关;积极打造种业创新联盟,鼓励种子企业与科研院所、高等院校构建产学研一体化平台,以形成全产业链一体化的种业创新模式和成果转化模式。


  后盾:

  市场监管、服务保障,为种业发展保驾护航


  除了风险大、用工难之外,种业生产经营还存在融资难、知识产权保护难等问题。


  调研组发现,部分农田设施老化严重,田网、渠网、路网不配套,制种生产规模化、机械化、智能化程度低。


  种子销售市场监管需进一步强化。一方面,种子生产经营主体小散乱,且链条长、覆盖面大,导致未审先推、超范围推广等违法情况时有发生;另一方面,部分地方种业管理机构设置趋于边缘化,个别县市区处于无机构、无编制、无人员的“三无”状态,基层执法监管的力度不足。同时,由于种子价格差异以及网络电商兴起,跨区域购种、预定购种和种子团购等现象增加,给种子市场监管带来新的挑战。


  调研组建议,职能部门要继续加大对种业的支持力度,实施种业科技创新及人才培养工程;加大对种业企业的多元化资金投入,对积极投入种业企业的社会资本及金融部门,给相应的政策支持或奖励;强化生产基地建设,建设一批稳定、高标准的核心育种和种子生产基地。


  调研组提出,要制定完善种业市场监管方案,明确各级种业管理的责任部门、责任人和监管重点,构建属地为主、部门协同、区域联动、社会参与的监管格局,推动市场监管与种业高质量发展需求相适应。


  对于种业知识产权的保护,海南崖州湾科技城推进知识产权特区建设的探索给了调研组很大启示。调研组提出,可以充分利用种业大数据平台,打通品种创新线、种子市场线、种业主体线,完善二维码追溯管理系统,提高监管工作效率,加强对知识产权的保护,确保农民用种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