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指头陀与邵阳人的“诗交”

2021-08-23 12:18来源:湘声报作者:陈扬桂 

陈扬桂

中华佛教总会首任会长、爱国诗僧八指头陀(1851-1912),俗名黄读山,法名释敬安,字寄禅,湖南湘潭人。他7岁丧母,11岁丧父,18岁出家为苦行僧,35岁起,在湖南长沙、衡山、沩山及湘阴神鼎山等佛寺任方丈,52岁那年任浙江天童山方丈。目前未发现他涉足邵阳的踪迹,却知他与数位邵阳人有过诗歌交往。

八指头陀的老师王闿运与邓辅纶是至交兼亲家,头陀也与邓氏交往密切。邓辅纶是武冈大甸人,他入读长沙城南书院时,与胞弟邓绎、王闿运、龙汝霖、李仙篁,成立“诗社”,号称“湘中五子”。1856年,邓辅纶被叙用为内阁中书,从此诗名冠京师。从1858年起,他先后进入曾国藩、左宗棠幕府,深得二位中兴巨臣器重。但他无意做官,于同治年间回武冈云山隐居。后因生计所迫,走出山中,主讲于武冈、靖州、衡阳及南京各书院。

《光宣诗坛点将录》仿照梁山好汉排座方式,将清末光绪宣统年间著名诗人排了座次,王闿运与邓辅纶同居诗坛领袖地位,称“托塔天王晁盖”。八指头陀或许是因为俗姓称黄的缘故,他被排在黄面佛黄文炳那个位置。他虽是王闿运的入门弟子,却同样尊邓辅纶为师,相互间颇多诗词唱和。由八指头陀《呈邓弥之先生,用见赠原韵》一诗,可知邓辅纶此前给头陀有过同韵的题赠诗。

头陀住持衡山方广寺时,曾约邓辅纶上山散心。在邓氏《衡山舟中追别东洲学徒,兼酬寄禅上人发衡阳之咏》中,有句“终践方广约,不啻许与支”提到寄禅曾有约游方广之事,并且“终践”了约。但是,邓辅纶去世时,头陀写了两首挽诗,其中一首是:“世相无常住,愁闻《薤露》篇。关心一别后,弹指十年前。曾问云亭字,同游建业船。如何方广约,偏乏入山缘。”从诗中可知,在邓辅纶去世的十年前,他们曾经有过相聚,相问过“云亭字”,在南京一起坐过游船。诗的最后两句也提到了他俩的“方广约”。另一首挽诗则写到他俩在河北的交游。邓辅纶不仅与八指头陀多有唱和,而且对头陀的师友也时有题赠。如《毗卢踏雪歌为小寄禅本师笠公作》就是为头陀的业师笠公题写的,诗中两次称头陀为“寄师”,幸赖他“不忘衣传”,从千里之外请来笠公,使即将被撤废的毗卢佛光重耀。

八指头陀与隆回金潭魏午庄也有交往。1892年,主政新疆的魏午庄因母丧回家丁忧。这年秋天,他去了一趟南岳衡山。八指头陀尽地主之谊,陪同他登上祝融峰观日出。事隔12年,当年的新疆布政使已经官至两江总督兼总理各国事务大臣,正如头陀所言“公勤王室我安禅”,但两人依然保持真挚的友情。头陀寄呈了八首绝句给魏午庄,盛赞他入疆平叛、抵御沙俄、牛庄抗日、移节南洋的壮举,称誉魏午庄是左宗棠衣钵的传承人。但此时,魏午庄因不满于晚清朝廷的投降政策,产生了不想再干下去的念头,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幅《洞庭归钓图》与头陀共赏。应午庄之嘱,头陀欣然命笔,在图上题诗寄意。

魏午庄的侄儿魏春阶做过知府,但因清末的官不好做,早早弃官归田了。他性格洒脱,多才多艺,尤擅刻章,因仰慕苏轼,亦自号“东坡”。笔者曾读到一首《题魏春阶司马看剑图》的古风,诗作者也是八指头陀,可见头陀与他也有交情。这首诗作于1901年,当时头陀已“知天命”,而魏春阶才35岁,正值盛年,却在看剑,足见其人之雅趣。

吴德襄,字称三,醴陵人。34岁前还在读书应试的他,获选“拔贡”后,担任宝庆府(今邵阳)属城步县教谕20年,后升任宝庆府学教授,堪称半个邵阳人。八指头陀对家藏五万卷、才学冠天下的吴德襄很仰慕,于1885年,写了一首七绝《送吴称三官城步教谕》,第二年,又为他的藏书楼写了一首五律《题吴称三石笋山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