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人的惹巴拉

2021-09-03 14:09来源:湖南政协新闻网 

从里耶古城出发,一路沿酉水下行,到了一个叫隆头的地方后,再沿一条清亮亮的河上溯,半个小时的路程,眼前便会出现一座美得令人迷醉的山村。


这,就是惹巴拉。


走进惹巴拉,就凭“惹巴拉”这三个字眼,也有一种诗意而空灵的美。惹巴拉,土家族语意“美好和美丽的地方”。走进其间,村寨依山傍水,原始古朴,风格独具。一栋栋青瓦木屋,犹如荷叶般安卧在山水之间,田园之中;一条条青石板路,宛若磐龙样游走在山村之间,木屋之中。安谧祥和的古村古寨,热肠古道的乡亲乡人,原汁原味的民俗民风,足以让人看得见山,望得见水,记得住乡愁。


其实,这里是洗车河、捞车河、靛房河交汇的地方。据传,一个叫惹巴冲的土王,曾在这里修了座王宫,给这里留下了一片“毕兹卡”的圣地。在这崇山峻岭之中,有着绮丽美妙的宁静,宫阁、庙堂、木屋、青瓦、亭桥、流水、田园、古树……这里是“毕兹卡”的香格里拉,世外桃源。


在惹巴拉行走,最让人惊奇和留恋的还是这座连着三寨、横跨三河的凉亭桥,人们也叫它风雨桥。


凉亭桥像一条彩虹,飞檐,栏杆,极其精美;横板,石墩,极尽力道。桥横跨水面,水倒映亭桥。河水与凉亭桥在这里深情得犹如一对亲密的恋人,互依互偎,互相依托,互相映衬。天地间这种和谐静谧的美,让人无声,令人窒息,总觉得一呼一吸之间,有陶醉的色彩在流动,有迷恋的情愫在传递。


桥下的河水清亮又透澈,足以照人身影,足以洗人心尘。鱼儿在水中慢游,卵石在水中一览无遗。两岸的柳树随风摆动着,摇靡着,把苗条的倩影嵌定在水里。


洗车河与靛房河在凉亭桥下相拥,诞生了捞车河。水势更大的捞车河带着洗车河与靛房河的血脉,一路荡荡漾漾流入了酉水河,奔向了更广阔的天地和世界。


据《龙山县志》记载,这座凉亭桥始建于清光绪元年(1875年),多次毁于水患,又多次修复。现今所见的凉亭桥为水泥浇注,上搭木构的风雨连廊,再不惧洪水。整座桥呈“Y”字形,分为三岔,连通三个村寨,它们分别是彭家寨、梁家寨和惹巴拉。


冲天楼,是惹巴拉的一个巨形感叹号。望着这冲入天际的木楼,无不让人感叹“毕兹卡”的聪明和智慧。这是一座高约数丈的木结构建筑,以最原始的杆栏式风格叠加而成,全是木制的榫卯结构,没有用一个铁钉,足可显示匠人的高超技艺。“毕兹卡”有句歌谣:“山歌好唱难开头,木匠难造冲天楼。”


惹巴拉的这栋冲天楼,只是一个复制品,但其雄壮的姿态,仍让人叹为观止。冲天楼最原始的建筑在离惹巴拉十数里外的树比寨,那里地势陡峭,山环水绕,至今还保存着许多传统木构建筑。相传,元未明初,树比寨的王姓从北方迁居于此,至今己有16代,约400年历史。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他们以种油桐和鸦片烟兴家,修建了这座己有上百年历史的冲天楼,堪称木构建筑的“活化石”,也是解读“毕兹卡”民风民俗的“活标本”。


“你屋雄你屋雄,你屋没起冲天楼。”这句流传于“毕兹卡”山寨几百年的俚语,如今在惹巴拉实现了,高耸入云的冲天楼,雄奇壮阔的土王宫,美丽绝伦的凉亭桥……人们用它来打造全域旅游,致富一方百姓。


土家织锦,又叫“西兰卡普”,她是“毕兹卡”的艺术精灵,也是惹巴拉景区的文化之魂。在惹巴拉这个不足千人的村寨,因“西兰卡普”而涌现出了三位国家级的工艺美术大师。


关于“西兰卡普”,在惹巴拉还有一个美丽得令人心碎的传说。很久很久以前,山寨有位叫西兰的姑娘,她非常热爱编织,在织机上她织过天上的云,织过水中的鱼,织过山里的花,也织过行走的禽。有天,西兰听老人们讲,山里有株白果树,开的花美丽无比,只因是半夜开花,人们很难得见。西兰为了将这美丽的花织出来,每天半夜起床去看白果树开花,不久山寨中有了闲言。西兰的阿科听说后,不问青红皂白,便用沙刀将她砍死。坐在织机上编织白果花的西兰遭此横祸,血溅织布上,一朵朵美丽的白果花便在织布上展现。“毕兹卡”为了纪念她,就将土家织锦改称“西兰卡普”。


传说固然凄美,“西兰卡普”更是绝伦。一山一水,一景一观,一步一程,一心一念,令人迷醉的惹巴拉,世人为其而来,且让游子们用另一种深情,细细品读。


文 | 山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