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凉看霞光

2021-09-03 14:11来源:湖南政协新闻网 

德富芦花《凉夕》有文:“日落。坐在后垣上,垂着双脚钓鱼。面前,残照溢满河川;背后,青芦飒飒震颤。”读之,有如清风飒至,明月入怀。窗外桂子飘香,菰蒲摇曳。


秋日黄昏,一缕缕炊烟从黑黢黢的烟囱里冒出,袅袅娜娜,如悄然绽放的睡莲,再现“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的田园风光和“柴门寂寂黍饭馨,山村烟火春雨晴”的美妙意境。


站在木桥上眺望,到处都是田园山水。木桥苍老,夕照凝脂,流水娇柔,牧笛轻飏,灰瓦土墙,随意穿插,一种累积千百年沉垢般的气息,扑人衣袂,宋画般苍劲古雅。


秋天的黄昏是清简的素描,黑白灰的色调就是琴键,任风儿抚弄,一波一波嫩嫩的音乐,柳絮一样扬起又落下。清秋黄昏,用少女般的柔情轻轻抚慰着庄稼和田野,抚慰着村民皴裂的心灵。青草覆盖着的小路伸向庄稼的深处,伸向土地的内核。秋虫鸣叫,和童谣、山歌一样,沁入内心。


伫立在村后的圩堤上眺望,芦花渐白,如谦恭的侍女早生华发,把寥落的村庄装点得诗性而空灵。夕阳如古老的篆印,天地是立体的卷轴。令人想起屠格涅夫笔下的乡村田园,梭罗神秘静美的瓦尔登河,梵高笔下南普罗旺斯燃烧的麦田。


晚霞是绚烂而静谧的,如雪地里的腊梅,透明着一颗心,用极致的美诠释着生命的大爱。黄昏温柔,金粉一样的光线,落在构树和苦楝上。小巷很静,似午后空中缱绻的云。在霞光中面对庄稼和农人,是一种哲学,一次洗礼。


大雁扑闪着双翅掠过清澄的天空,那高亢嘹亮的鸣和之声汇成激越的浑天清响,久久回荡于旷野。身披黑纱的乌鸦张开双翅拍得夕阳直颤栗。一阵旷古凄厉的叫声扯破原野的岑寂。几只花喜鹊盘踞在鸟窝里,吟诵着属于自己的诗篇。远处圩堤上有水牛剪影,牧歌轻飏,一派古雅意蕴。古老的村庄,浸润在丰盛的色泽里,成为一幅凝固的剪影。


农人的小船静静地泊在浅岸边,染一身水绿,泊在一首婉约的宋词里,泊在松尾芭蕉的俳句里。一朵镶金边的白云向村庄投下最后一瞥,便悠悠地向前飘去,小河里留下她美妙的倩影。云朵是天空的脚印,扯出浓郁的乡愁。夕光酡红,不胜娇羞,林间鸟雀啁啾,暮色清凉而欢悦。


乡村小院,柿树亮着红灯笼。皮肤黝黑的农妇,仿佛来自雷诺阿的油画,她凝视着她的子女,如同凝视一丛植物,依稀听见铮铮拔节的脆响。院角桂花细细碎碎地开,晚风里,趁热啃上一口桂花藕,倏然觉得尘世仁厚可亲。炊烟袅袅升腾,空中弥漫淡蓝色的呼唤,炊烟实现了庄稼们的梦想,以云的姿态和蓝天亲近,和霜露握手,和阳光接吻。霞光温暖而柔和,理性而生动,它映照着河两岸的或葱茏或萧瑟的树木,也映照着清清浅浅的河水。


而今,栖居小城,格外怀想恬淡平和的故土田园,凄美得令人揪心的乡村黄昏。在木桥上看霞光,内心丰盈而柔软,让我们走出喧嚣和浮躁,享受清风明月和乡音土韵。二三布衣,瓜棚豆架,浅酌对弈,霞光濡染,暮色清凉,乡愁升腾,笛声一样悠远。


文 | 宫凤华


上一篇:  敦煌以西
下一篇:  醉人的惹巴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