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借不还

2021-10-22 11:29来源:湖南政协新闻网 

小时候,母亲总喜欢跟我们讲一句话:“有借有还,再借不难。”这既是对我们的一种教育,其实也是母亲的一种体会。我成长那会,家里极穷,连饭也只能吃个大半饱,还得搭配玉米、荞麦、红薯等许多杂粮,十天半月难得见回荦腥,向人借钱借物,是常有的事。越是贫困,信誉就越为重要。


不过,世事复杂,有些东西必须有借有还,有些东西还真可以“有借不还”。


我每天早晨6点起床,早餐过后还不到7点,这时一定会踱进书房构思作品。按照自定的规矩,上午只要不上课,我就得写点什么,万一没灵感,也必须在书房里坐着,一直坐到想不出才离开。我这样做是跟外公学的,外公活了60岁,整天忙忙碌碌,对陷入困境的后辈多有接济,逝世40多年,亲人想起他,依然不舍。我向外公借的勤快,不需要还给他。


我喜欢读书,文学、历史、地理、艺术、美学、哲学都有涉猎,有段时间,对曾国藩感兴趣,他的家书、日记、传记、诗文集,我都读了,累计超过5000页。为何喜欢读书?我要向古今中外的作者借知识和学养。我教的课叫中国当代文学,课程性质决定了我只要任教,对文学作品的阅读就不能停止。我是个写作者,创作时涉及的学问很多,需要在不同门类的书籍中发现素材、得到启示。这些年读过的书,至少也有数千本,向作者借的诸多好处,我也不用还。


我还向别人借过才华,也没必要还。进入大学中文系学习后,我不懂诗,更不懂诗的韵味。但教唐宋文学的吴容甫老师对诗词特别有研究,他能将一首在我们看来极其平常的诗解读得别具一格,此时我才知道诗歌是怎样的一种文学体裁。我的创作便是从诗歌起步的,我向老师借了“诗意”。上世纪90年代,我转向散文、杂文创作,大量向报刊投稿,一有机会就跟编辑们讨论稿子,这种交流很有益处,它使我明白了自己的优势与劣势,迄今为止,我在省级以上报刊发表了数百万字作品,这些可敬的编辑借给了我散文、杂文创作的能耐。


认真一想,一个人借的东西该不该还,取决于两点:其一,你的“不还”有没有造成他人的损失;其二,它是否有违公序良俗。如果回答是肯定的,你就一定要还。反之,回答是否定的,你就可以理直气壮不还,甚至还可以多借。其实,借给我们品德、学问、才华的人,并非想要得到回报,他们期望的不过是我们成长得更出类拔萃,对社会有贡献就是最好的回报。


许多时候,有借不还恰恰是有借有还最关键的一步。


文 | 游宇明


上一篇:  不虚“清供”
下一篇:  平凡中自有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