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虚“清供”

2021-10-22 11:29来源:湖南政协新闻网 

读《味水轩日记》,感觉大有情味。


其作者明人李日华,虽然官至太仆寺少卿,但却“工诗文,能书画,善鉴赏”,故尔,其人雅,其文雅,其所行之事,亦多风雅。


“日记”记曰:“旬日,晴煦,小盆水仙梅花盛开,香气郁浡,终日在氲香中。有招者,俱不赴,不欲虚此清供也。”盆中水仙、梅花,俱已盛开,室内香气氤氲。若然任其花,自开自落;任其香,自然弥散,岂不是大煞风景之事?故尔,李日华就“有招者,俱不赴”,他要留在室内,他“不欲虚此清供”。


清供,要懂得赏,要懂得享,徒然摆设,清供何用?因此,就觉得李日华“不欲虚此清供”一句,真正是好。李日华,亦真可谓是“清供”之赏者,之识者。


“不虚”,大概有两层含义:其一是清供长摆;其二是懂得赏识。而大部分人,就是忽略了后者。


文人,大多喜欢在案头,摆设一点清供物,不止是节日,纵是寻常之日,也要摆设一点,室雅,人静,清供可赏——怡情悦性,游目骋怀,乃至于浮想联翩。


似李日华,冬日里,清供物即为水仙、梅花。


其实,更多的人,清供之物,则可能是随季节而变换的,比如,春日,清供时令鲜花;夏日,清供时鲜瓜果;秋日,可供嘉禾果实;冬日,则是水仙梅花等。


著名作家张中行老先生,生前,亦是喜欢案头清供,但其清供物,并非什么贵重稀罕之物,而通常是一个小南瓜,或者一只老玉米棒子。


老先生,出身农家,摆设此等物什,自是有不忘本之意。想想,老人读书写作之余,举目望向桌面的南瓜、老玉米棒,他会想到什么?南瓜,或许会让他想到孩童时居住过的农家小院,夏秋之日,小院边的篱园里,南瓜花开,金灿灿似喇叭。成熟的南瓜,金黄色的最好,金灿灿的,是秋光,是氤氲的秋意。如果说南瓜是篱园之思,那么,一只老玉米,就可能寄托了老人的田野之想了。望着,望着,那只老玉米在老人的眼中放大,放大,很快便幻成了一片摇曳的玉米地,挺拔的秸秆儿,一只只大玉米棒子,挂在秸秆儿上,满是丰收的喜悦。


思想至此,老人笑了,笑吟吟的脸上,有一种秋稼般的成熟和饱满。


白石老人画有一幅《岁朝图》:红灯笼、鞭炮,还有佛手、苹果等。很显然,红灯笼、鞭炮,是照应年节的;而佛手、苹果,则为清供物。


佛手清供,亦是为我所喜欢。然则,秋日清供,我更喜欢的还是柿子和瓜蒌。清供柿子,我是跟着祖母学的,当年祖母清供柿子,只供一枚,她想的是“一柿(世)平安”。而我清供柿子,更着重于风景——柿叶凋尽,数枚柿子,仍然挂于枝头。真真是一团欢喜,一树风情。


清供瓜蒌,一直是我的秋供最爱。青花瓷盘中,放置一枚或者两枚,都好。瓜蒌耐放,初色浅黄,渐变为金黄,最终一变为红黄,洋溢着明朗的喜色。读书写作之余,我每望之,都会油然而生一份欢喜心——它让我想到秋日明朗的阳光,想到满田野饱满的秋实,想到秋风浩荡和一望无际的广阔秋野……


游目骋怀,沛然而思,清供之功也。所以说,李日华之“不欲虚此清供”,真好——得存一份真风雅也。


文 |   路来森


上一篇:  正是天花更着香
下一篇:  有借不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