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宝藏“三绝碑” 苏仙岭留下的千载故事

2022-04-22 14:55 

踏莎行·郴州旅舍

  

宋·秦观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驿寄梅花,鱼传尺素。砌成此恨无重数。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

  

踏莎行

  

陶铸

  

  翠滴田畴,绿漫溪渡,桃源今在寻常处。英雄便是活神仙,高歌唱出花千树。桥跃飞虹,渠飘练素。山川新意无重数。郴江北向莫辞劳,风光载得京华去!

  

苏仙岭摩崖石刻.jpg

  郴州苏仙岭,素有“天下第十八福地”之美称。这里不仅有秀异的风景,还有独特的人文宝藏——“三绝碑”。此碑因“秦观词”“苏轼语”“米芾书”而得名,为古城郴州增添了厚重的文化底蕴,数百年来,吸引了无数人前来观赏。

  

  “三绝碑”之一绝便是北宋词人秦观的代表作——《踏莎行·郴州旅舍》。

  

  秦观,字少游,别号邗沟居士,又被称作淮海居士,与黄庭坚、晁补之、张耒并称“苏门四学士”,其词清新宛转、情思绵密,为北宋婉约词派的一代词宗。但他在仕途却是一生历经坎坷,饱受折磨。

  

  北宋后期,主张变法的新党和反对变法的旧党之间的争斗愈演愈烈。宋哲宗绍圣元年,新党再起,作为旧党的苏轼被贬谪岭南,身为“苏门四学士”之一的秦观受牵连也被贬官流放。

  

  宋哲宗绍圣四年(1097年),秦观沿湘江水路到达贬所郴州旅舍,途中的凄苦与悲凉涌上心头,他挥笔写下《踏莎行》,感叹仕途的跌宕和人生的凄凉苦涩。

  

  王国维曾评价:“少游词境最凄婉。至‘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则变为凄厉矣。”

  

  据说苏轼在收到此词后,尤爱结尾“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两句,把该词书于扇面以志不忘。3年后,秦观在悲愤中辞世,苏轼于感伤之中,洒泪挥毫,在扇面接着写下“少游已矣,虽万人何赎”的跋语。

  

  书法家米芾向来钦佩秦观和苏轼的才华,同情二人的不幸遭遇,于是将秦词、苏跋书写下来,连同米字,世称“三绝”。到了南宋咸淳二年,郴州知军邹恭对3位大家的手笔备感珍惜,命工匠镌刻于白鹿洞的石壁,使得“三绝碑”这一宋代艺术瑰宝保存至今。

  

  1960年3月12日,毛泽东在长沙的专列上会见湖南省地方负责人时,问当时的郴州地委书记陈洪新:“郴州有个‘三绝碑’,你看过吗?”陈洪新不熟悉情况,回答说没有听说过。毛主席侃侃而谈:“宋朝有个秦少游,此人有点才华,但不得志,被流放到郴州,写了一首《踏莎行》。”接着,毛主席背诵全词,并盛赞《踏莎行》和“三绝碑”的文化价值,要求做好“三绝碑”的保护工作。

  

  随后,郴州地委在苏仙岭白鹿洞的荆棘丛中找到了“三绝碑”,所幸其保存较为完好,于是修公路一条,建护碑亭一座,树碑一块,重拓了原迹。

  

  1965年3月27日,中南局第一书记陶铸读《踏莎行·郴州旅舍》有感,写下新词:“翠滴田畴,绿漫溪渡,桃源今在寻常处。英雄便是活神仙,高歌唱出花千树。桥跃飞虹,渠飘练素。山川新意无重数。郴江北向莫辞劳,风光载得京华去!”一改秦词惆怅,更具欣欣向荣之意境,同刻在石壁上,置于护碑亭内,与“三绝碑”一道,成为郴州一处美丽灿烂的历史人文景观。

  

委员品读

两首词里悟今昔

  

  自秦置郴县始,郴州已历经2000多年的岁月沧桑。在历史上,由于区位和交通的特殊性,郴州成了朝廷贬谪地,或被贬官员的必经之地,这些失意人有的路过郴州直抒愤懑,有的凭栏长亭惆怅送客,有的不胜唏嘘、你唱我和,为这块土地留下了不少诗篇和传说。

  

  北宋词人秦观因党争遭贬,远徙郴州,客居旅舍时写下一首《踏莎行》,写尽失意人的凄苦和哀怨,流露了对现实政治的不满。

  

  1965年3月,时任中南局第一书记陶铸到郴州检查工作时,造访苏仙岭“三绝碑”,只见千枝吐艳,景象欣欣。他有感而发,依秦观词原韵写下《踏莎行》词一首,并附跋语:“感其遭遇之不幸,因益知生于社会主义时之有幸,乃反其意而作一阕,以资读该词者作今昔之对比,而更努力于社会主义革命与社会主义建设。”

  

  又是一个春天,今年4月7日,郴州市政协在苏仙岭郴州旅舍开展“福城新咏”政协委员线下实景读书活动。委员们声情并茂地朗诵了两首《踏莎行》。

  

  郴州市政协委员陈安军看到石碑上两首意境截然不同的词,他感慨万千:“一是感慨才华横溢的秦少游虽踌躇满志,却接连贬谪,只好把自己的精神寄托在山水中。二是感慨陶铸所感‘因益知生于社会主义时之有幸’‘今昔之对比,而更努力于社会主义革命与社会主义建设’,更领悟要珍惜现在海晏河清、前景光明的发展环境。三是感慨新时代郴州发生的巨变,如今一派繁华景象,人民的幸福指数高了,获得感也更强了。”

  

  郴州市政协委员欧阳占才认为,“秦词‘雾失楼台,月迷津渡’‘为谁流下潇湘去’均突显了词人何去何从的迷茫感。而陶词所表达的意境和心境则完全不同,‘翠滴田畴,绿漫溪渡’描写的是一番春意盎然、生机勃勃的景象,‘英雄便是活神仙,高歌唱出花千树’一句体现了群众的力量是无穷的,也更能体现郴州的人杰地灵。”

  

  在欧阳占才看来,陶铸版的《踏莎行》充满活力和激情,为如今正处于大干、快干、抓紧干、拼命干的郴州注入了正能量,对于郴州打造“一极六区”、贯彻落实“三高四新”战略起到激励和推动作用。

  

  80后郴州市政协委员谭海玲说:“上学的时候学过秦观的《踏莎行》,更多的是逐字逐句的背诵和面上的理解。参观‘三绝碑’,看到了陶铸版的《踏莎行》,更有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谭海玲认为,陶词中“郴江北向莫辞劳,风光载得京华去”一句表达了词人对郴州的期望。而现在,郴州人民正在用新时代的发展继续诠释着革命先辈的期望。

  

  □ 政协融媒记者 李崎瑜   通讯员   傅毓群   陈一锋   金发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