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反电诈劝返小组组长的亲历 那里没有美梦,只有噩梦

2022-06-03 10:16来源:湖南政协新闻网 

一年前的6月5日,邵东市政协副主席朱石乔作为邵东市反电诈驻云南劝返小组(以下简称劝返小组)组长,前往云南省普洱市孟连县开始了劝返工作。


一年来,朱石乔见证了开展反电信网络诈骗工作的成效,也从一个个被劝返人员的遭遇中感受到了工作的紧迫性。


针对诈骗分子到缅北和东南亚、中东等境外国家和地区实施诈骗的情况,湖南公安机关依托打击跨境突出犯罪统筹协调机制,已从缅北地区教育劝返高危人员1.5万多名。


劝返工作困难重重


邵东市劝返小组有20人,由邵东市政协、市公安局、市司法局等多个单位以及各重点乡镇(街道)的工作人员组成。


“进驻云南后,面对这项全新的工作,大家深感责任重大,压力也大。”朱石乔说,当时公安部已正式下发缅北涉电诈高危人员名单,邵东市人数多,相关工作一直没有取得突破性进展。


面对这一状况,朱石乔鼓励劝返小组成员树立信心,在战斗中学会战斗,在工作中探索方法。


很快,劝返小组通过多种渠道了解到缅甸的情况、电信诈骗以及邵东人在缅甸的情况,在反复讨论之后,形成了多项行之有效的具体举措。


由于当时采取了先隔离后入境的防疫措施,许多人滞留在缅北佤邦,其中包括大量邵东籍人员。得知这一情况后,朱石乔第一时间带领劝返小组通过与佤邦中央高层多次沟通,成功开辟了一条经勐阿口岸入境的绿色通道,实现每天有一定的邵东籍缅北涉诈高危人员可以先隔离再入境。随后,劝返小组又在果敢老街、小勐拉开通入境快速绿色通道。


在朱石乔看来,劝返小组能够打开工作局面,得益于邵东举全市之力构建了职责清晰、系统完备、运行高效的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工作体系,形成了“党委领导、公安主打、部门联防、综合治理”的工作局面。


“邵东市形成的劝返工作三种方法——亲人呼唤法、干部召唤法、公安传唤法,得到公安部的肯定。”朱石乔说,邵东市把劝返工作责任压实到村、责任人,村干部每天要与所在村的缅北窝点人员发微信、打电话,做他们的思想工作。


通过电话、微信、支付宝等多种方式反复劝说,是劝返小组的常用方法。一些滞留缅北人员要连续做几个月的思想工作,才能劝返他们。


缅北是噩梦的开始


一些从事电诈滞留缅北人员的经历,让朱石乔心情十分复杂,“一方面,这些人通过电诈让其他人痛苦不堪。另一方面,他们又被控制,过着非人的生活。可以说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朱石乔发现,从事电诈的滞留人员大多是年轻人,他们都是怀揣着发财梦前往缅北的。


2020年7月,18岁的周星在网上看到一则关于缅北的招聘信息,“月薪8000元,包吃包住,缴纳五险一金,年底提成高”。 周星心动了,联系了招聘者。


“出国务工很赚钱,尤其是缅北,遍地都是黄金。”2021年,因为听信朋友的话,23岁的彭华阳和女朋友也踏上了前往缅北的道路。


当翻山越岭偷渡到达缅北后,周星和彭华阳就被送往各自的公司。之后,他们等来的不是发财梦的实现,而是噩梦的开始——他们走进公司大门,便有人围上来,把他们的手机强行没收,要求他们从事电信诈骗工作。


“电信诈骗发源于台湾地区,后来转移到福建、广东等地。国内打击力度加大之后,又转移到境外,如欧洲、东南亚等地。”朱石乔说,缅北地区主要是指缅甸的4个特区,分别是果敢、佤邦、克钦邦、小勐拉,这些地区是相对独立于缅甸政府的少数民族地方武装控制区,复杂的政治局势、方便的地理位置、相似的文化为诈骗提供了温床。


2021年8月,缅北的4个特区都成立了缅北地区境外劝返工作组,协助政府做好劝返工作。邵东人王正毅在缅北做生意多年,他也是劝返小组成员,对电诈团伙的分工比较了解,“有负责话务窝点筹建工作的组织策划人,有负责管理境外话务窝点人员的管理员,也有根据话术剧本直接实施诈骗活动的实施者。”


在被逼迫之下,周星很快熟悉了电诈团伙教给他的一套话术。他利用陌陌、Solo等社交软件寻找、添加好友,使用话术和电诈公司准备的视频、照片取得对方信任后,就交由电诈团伙中的“老手”来继续聊,最后完成诱骗。


“每天都是煎熬”


“有的人被骗到电诈公司后,会被多次买卖,甚至有的电诈公司发现滞留人员没有利用价值了,就把他们杀害了。”朱石乔说。


在缅北的那些日子,对周星来说,每天都是煎熬。因没有完成任务,周星被人用枪逼着联系国内亲人、朋友收卡,为电诈公司“跑分”——通过银行卡或微信、支付宝账号,为网络赌博、电信诈骗等违法犯罪行为提供非法资金转移渠道。


“每天都是提心吊胆的。”周星说,他想回国,但要回国,就得向电诈公司缴纳巨额“赔付款”,否则无法离开。


王正毅曾解救过一个叫李闽的人。2021年12月,在佤邦首府邦康的一条街道上,李闽上了一辆出租车后,被出租车司机和两个带枪的人挟持,最终被以8万元的价格“卖”给了一个电信诈骗团伙。


李闽被卖之后,向诈骗团伙头目表示,可以给他们钱,希望对方把他放了,但当场被电棍电了一个小时,直至晕倒。醒来后,对方恶狠狠地说“在这里干两年后再走”。王正毅说,这个电诈公司大概有400多人,在缅北并不属于大公司。


2021年4月12日,国家反诈中心在视频号播出了一段视频,显示4月8日在缅甸佤邦的一次公判大会上,佤邦司法委对多名被告人进行了公开审判,其中3名被告人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据当地检察院指控,这3名被告人因在(疑从事电信网络诈骗)公司无业绩,随后在当地实施了多起绑架、抢劫、盗窃案件。


视频的最后留下一行醒目的文字:“你还认为缅北是天堂吗?”

“后悔又后怕”


为了让滞留缅北人员早日回国,朱石乔和劝返小组成员经常在凌晨三四点起床,每个月开车5000多公里到中缅边境的各个口岸,沟通协调处理相关事宜。


截至2022年6月2日,邵东市共劝返1675人,劝返总数居全国第一,劝返率88.9%,在全国处于领先水平。


解救的过程往往异常惊险。“营救十分危险,要小心又小心,谨慎又谨慎。”王正毅说,今年年初,他去接3位从电诈公司跑出来的人时,被电诈公司的保安发现,对方立即追赶了过来。“在弯弯曲曲的山路上,对方追了近2个小时。期间,我们还听到对天鸣枪的声音。”王正毅说,当他拐进了缅北另一个城市的小巷子后,对方找不到他才返回。


因为不愿意参与诈骗,彭华阳遭受到非人的折磨,他一心想着逃离出去。2021年11月,他终于找到机会将求救信息以及周边建筑物的照片发给了国内的警方。很快,多方开始寻找彭华阳,并对其展开营救。


在佤邦勐波县的一个警察局里,一位穿着便装的男子把彭华阳拉到一边,告诉他是受邵阳市公安局一名警察的委托来营救他的,并问“是否愿意回去?只要你想回去,任何人都无权阻拦你回去”。听到这话,彭华阳的眼眶瞬间红了,马上回答“愿意”。


不少滞留缅北人员回国后纷纷表示,感谢党和政府,让他们能够顺利平安回到祖国。这也让朱石乔和王正毅十分欣慰,“虽然面对诸多艰险,但看到大家安安全全地回国就特别值”。


“原本是想过去挣钱,结果差点有去无回,真是后悔又后怕。”回到邵东后,周星一身轻松。他说,宁愿在国内接受法律的制裁,也绝不想待在缅北。


在经历缅北之行后,彭华阳不再做一夜暴富的美梦。他说,今后要老老实实做人,规规矩矩做事。


(文中周星、彭华阳、王正毅、李闽均为化名)


政协融媒记者 陈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