畏己之心

2022-07-22 13:24来源:湖南政协新闻网 

一位朋友跟我讲过一种感觉:每每碰到创作上的大好事,比如某幅画获得大奖或者画作被人重金买走、某单位要为他设立名家工作室、某机构准备授予他重要的荣誉称号,他都会感到不安。到底是在怕什么呢?是怕德不配位、才不配名,还是怕站到了峰顶找不到下来的路?他一时也讲不清楚,只是觉得已习惯了那个默默努力、不被人关注、也不企望暴得大名的自己,而现在似乎有些过于热闹了。


我将朋友的这种感觉归为“畏己之心”。


最近读《左宗棠家书》时,我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左宗棠每升一次官,由四品京堂候补升为正三品的太常寺正卿,由正三品再升为级别更高的巡抚、总督,他必写信给儿子,要求他们节俭过日子,发奋读书。升任高位,让左宗棠整天战战兢兢。在阐释道理时,他还专门用了一个句子:“富贵怕见花开。”意思是:花开很好,花开之后就是花谢了。左宗棠为什么怕呢?做大臣的伴君如伴虎,而自己骤然富贵,万一处事不慎,很有可能一脚踩空。他希望儿子能够自立,不要将自己的命运绑在高官父亲身上。由此看来,左宗棠也有畏己之心。


“畏己”,就是畏惧内心深处的那个自己,在说话、做事之前,先拿着理智、正直、善良的尺子量一量,看它是否有利于灵魂的远行。“畏人”是每个人都会的,“畏己”则不是人人能做到。相对于“人”设置的道德基准线,“己”设立的标杆相对较为宽松,一个人不“畏己”,也未必立马能受到什么惩罚,这就需要前瞻的目光、需要克己的能力、需要不受世俗干扰的判断力、需要对自己有严苛的道德标准。


对于“畏己之心”,我们的先哲一向非常重视,行己有耻、以己为镜、一日三省吾身,都是对“畏己”的描述。有了这样的“畏己之心”,一个人的内心就有了长期的看守者,我们的人生旅途才有了更好的保障。


文/ 游宇明


下一篇:  看一场人生烟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