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涛山的等待

2022-07-29 12:29来源:湖南政协新闻网 

  “我明白你会来,所以我等。”这是沈从文《边城》中的翠翠在等傩送归来,还是沈从文在等他的爱妻归来?


  等,一城烟雨。渡,一世情缘。翠翠,你还在等吗?沈老,你也还在等吗?


  带着这个疑惑,我走进了沈老的故乡——湘西凤凰。


  凤凰古城虽小,却孕育了民国总理熊希龄、文学大师沈从文、艺术大师黄永玉等湘西名人,使得古城文星璀璨,文脉连绵,牵来文人墨客驻足沉醉,引来无数游人流连忘返。


  走进凤凰城,一只只栩栩如生、展翅待飞的金凤凰跃入我的眼帘,似在迎接远道而来的游客。踏着古朴的青石板道,我们来到中荣街21号,来到了沈从文先生的故居。抬头仰望“沈从文旧居”几个大字,心里默默地说:沈老,我到您的故乡看您来了。


  眼前的这座建筑,是典型的南方四合院,院子不算大,木质结构。屋宇门窗,有很多精美的镂花雕刻。高门大户,古色古香,耐人寻味。虽经历百年风霜,却仍能保存完好。院内陈列着沈从文生前用过的物品,那床那柜那桌那椅,以及陈列柜中的手稿、留声机,墙上的照片等遗物,在悄悄向游人讲述着一段往昔的历史。除此之外,《沈从文传》《沈从文文集》《凤凰》《读人生》《从边城走向世界》等琳琅满目的书籍,让院子弥漫着浓浓的书香。


  我在庭院里,默默地看,轻轻地走,静静地凝思。仿佛看见了少年沈从文,他天资聪慧,小小年纪就显现出不凡的气质。他站在我们中间,那调皮、淘气的样子很是招人喜爱。他向我们挤眉弄眼,炫耀他如何逃课去看木偶戏,如何爬树捣鸟窝、下水摸鱼、玩水仗游戏,以及去偷邻家树上的水果解渴,再后来就被老师抓住,揪着耳朵,用戒尺打手心、罚跪等等。他有着一颗不愿被桎梏、自由自在的心灵,以至于后来走出凤凰,闯荡外面多彩的世界,终有所成,成为让人敬仰的文学大师。


  从故居出来已接近黄昏,落日的余晖洒满大地。我们疾步穿过古城的小街窄巷,来到沱江边,置身于吊脚楼下。夜幕降临,沱江岸边城墙的灯光亮起来了,吊脚楼的灯光亮起来了,远处亭台楼阁的灯光也依次亮起来了。在灯光的照耀下,吊脚楼在沱江中的倒影更加多姿多彩。


  离开沱江岸边,我们来到虹桥,找了处清静的地方停下来。忽然,我左耳清晰地听到一个声音:“我一辈子走过许多地方的路,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这是沈老年轻时写给张兆和的求爱信。


  张兆和是沈从文在中国公学教书时的学生,他欣赏她,爱慕她,魂里梦里全是她。张兆和由开始的拒绝,到最后的接受。他们相爱了,他们之间的爱情传奇,至今仍脍炙人口。


  泪水早已模糊了我的双眼。朦朦胧胧中,我分明看见沈从文先生拉着夫人的手,从虹桥上走过来,只听见沈从文轻声细语地对他的夫人说:“在青山绿水之间,我只想牵着你的手,走过这座桥,桥上是绿叶红花,桥下是流水人家。桥的那头是青丝,桥的这头是白发。”


  最后,他俩相视一笑,手拉得更紧了,朝听涛山的方向走去了。


  我呆呆地站在那里,久久挪不动脚步。不知过了多久,朋友推了我一下。我猛地一惊,原来我坠入了幻想之中。


  我用手揉揉眼睛,鞠一捧沱江的清水,洗洗脸,让自己清醒过来。


  听涛山上,躺着沈从文先生和他一生爱着的夫人张兆和。明天,我将手捧鲜花去祭奠。


□   许秋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