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城常飘香

2022-10-09 09:48来源:湘声报作者:朱能毅 

朱能毅


我对家乡汉寿的历史,读初中时就有所获知。它西汉时期归属索县地域,东汉阳嘉三年(134)钦命为汉寿,寓意“汉朝江山万寿无疆”,关羽就曾受封“汉寿亭侯”。后来三国孙吴忌讳“汉”字,改为吴寿、龙阳,至1912年复名汉寿。曾经显赫无限的汉王朝没能“万寿”,却留下一个县名——汉寿。

后来,从屈原、阴铿、李白、杜甫、刘禹锡、黄庭坚的诗里,我读到有关汉寿的更多内容,尤其让我惊艳的,是明初唐温如《题龙阳县青草湖》:“秋风吹老洞庭波,一夜湘君白发多。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2002年汉寿被授予“中华诗词之乡”,得益这些大诗人厚植的文脉。

我读初中那几年,县城最长最热闹的算北正街,但也长不到200米,最红火的店面是春华轩(后来改名“红旗”)粉馆。步出街口便是沅水支流,对岸是一滩芦苇,几无人烟。我常常趁假日待在码头边,凝望沅水由西至东平缓流去,带着几分依恋汇入洞庭湖。1927年5月一个夜晚,汉寿籍巾帼、我国妇女运动先驱帅孟奇,在这里搭乘一条渔船,走向寻求光明的远方。魏巍《年轻人,让你的青春更美丽吧!》里的战斗英雄戴笃伯,也是从这里起程,奔赴抵御外侮的战场。他们身上的志向与胆魄,一直在我年少的胸腔激荡。

汉寿古称“鱼米之乡”,这从清嘉庆十八年(1813)《续修龙阳县志·原序一》可以求证:“龙阳一邑,其三地六水,土宜稻麦,泽足鱼蒲,民俗尚耕稼,喜诗书,昔人称为富庶文献国。”北正街有条皇庄巷,1938年7月11日,现代作家郁达夫携家自武昌来到汉寿躲避战乱,就寓居在皇庄巷蔡天培醋铺。郁达夫在71天里,除了与汉寿籍文人易君左同游,留下“西竺山前白鹭飞,花姑堤下藕田肥”等咏景、唱和诗,还写有多篇抗战杂文等。在他的《回忆鲁迅》正文末,特意注明“廿七年(1938)八月十四日在汉寿”。有个细节不容我省略:郁达夫来县城后,很多天的早晨,陪同王映霞提篮上街买鱼,夫妻俩同声交赞:“汉寿的鱼,是这样好,这样便宜!”

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汉寿县城南进西拓,面积大了几倍,北正街也碾平对岸的苇滩,延长到2000米了,县特种水产科研所就在北正街新区拔地而起。汉寿位处洞庭湖西滨,是湖南水产养殖大县,也是全国渔业健康养殖示范县,县境纵横30多条河流,遍布青草湖、太白湖等70多座湖泊,1995年,被授予“中国甲鱼之乡”称号。我在那年转入县城工作至今,目睹了汉寿甲鱼产业,从巅峰到低谷徘徊到再度崛起全程。前不久该所同志告诉我:今年由他们领头,已扩建中华鳖亲本提纯、种苗繁育等基地500亩,开展酱板甲鱼、甲鱼罐头、甲鱼蛋等精深加工,就是让百姓品尝甲鱼的多种风味。如今,全县渔业年产值55亿元,其中鳖、龟养殖30亿元。我也看到,县城和乡村餐桌上,都少不了甲鱼镇席;恢复了原名的春华轩粉馆,更是将甲鱼列入招牌菜,作为礼仪文化经营。

水美则鱼肥,土沃则菜香。在北正街新区,还有40余家蔬菜专业合作社,全是从过去荒地呼啦啦“长”出来的,与特科所等机构组成城中村,这里举办了六届蔬菜文化节。县政协常委、县蔬菜协会会长舒丽介绍:2022年,全县借助高速公路和高铁贯通县境的优势,稳定无公害蔬菜45万亩,新增粤港澳大湾区菜篮子基地3个。“绿色菜园,美丽家园,汉寿人有本事做好!”她的自信引起我的共情。

县城西郊有个西湖洼,就是郁达夫诗句提到的“藕田”,出产的泥藕曾是明、清两朝贡品。因色如玉、形如臂,被明朝万历皇帝朱翊钧赐名“玉臂藕”。郁达夫曾因初尝玉臂藕时,不知其脆嫩多汁,汁液顺嘴角滴在长衫上,引发好友易君左吟句调侃:“拔山力,举鼎威,何愁似铁咬成泥。禽蛋大小,水流如注,吞咽休管别的。今日尝新藕,惹人醉。”

2014年,我受汉寿县质监局委托,撰写了玉臂藕相关材料,申报“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使该藕种和甲鱼同时获得授牌保护。

具有1800年农耕文明史、跨入洞庭湖生态经济区的汉寿,正在书写绿色农业的蝶变。香与鲜,是她不可辜负的韵味,而且滋养着世界。

我写过一首《家乡味道》的歌,现录一段:

有一种味道把我萦绕,

那是家乡特有的佳肴。

西湖洼中玉臂藕,

农家乐里甲鱼煲,

妈妈制的鲜米皮,

还有绿色蔬菜的丰饶。

一口口,我品出家乡真好……

“汉”是风啸云涌后的盛世气象,“寿”是生命长歌中的幸福守望。近年,汉寿已列入“长株潭3+5城市群”,标示出它的明天,会焕发更加蓬勃的生命气象。我想,这种卓然立世的气象,并非来自权位的赐予,而是源自她骨髓与肌理里的进取基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