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里的一把“火”

2022-11-18 10:32来源:湖南政协新闻网 

35年前,费翔演唱的那首《冬天里的一把火》红遍了大江南北、海峡两岸,受到众多歌迷的喜欢。


我也是歌迷,自然爱听。听着,唱着,便长大了,成家立业了。而今,每每再听此歌,总会滋生怀旧的情愫,忆起冬天里的一把“火”。


儿时的冬天十分寒冷,不单缘于天公不作美、温度低,还缘于衣裤单薄。如何度过严冬?记忆中的母亲往往会抓起一把干松毛,划燃火柴后点燃干松毛,很快干松毛蔓延成了一把光亮的火。


“赶紧放进灶膛里!”父亲在一边提醒。母亲麻利地把燃烧的干松毛放进去,再放些干杂木、干杂草进去,用火钳架好,再用嘴吹火,渐渐地,火势便大了起来。


“来烤火哟。”母亲大声说。我和弟弟赶忙过去,坐在板凳上烤灶膛里的亮火,不时伸出手、脚对着灶门烤,还适时搓搓、揉揉。


不出所料,我们烤暖和了,身心都感到惬意。以“干松毛火”为基础,盖上[冈] [桴]炭或桴炭,用扇子扇一扇,要不了多久,炭火就会红火起来,亮堂一家人的脸庞,烤暖一家人的心灵。


冬天虽冷,但有的人户必须得去走,只因为人皮子难搭、为人处世要懂得,而年幼的我们喜欢撵脚。在外晚餐后,冬天黑得早,回家要么打电筒照亮步行,要么摸黑步行,要么燃起火把步行。


有时,既无电筒,又不便摸黑步行,那就得燃火把。这时,父亲会找到主人家要些向日葵秆、干木棍、干稻草等编成把,点燃顶部干稻草后,火把亮亮的、红红的,可以照亮路,便于夜行。


“走,跟着火把走!”父亲手举火把,带领母亲和我们小心翼翼地行走在返家的路上。走着走着,那把火暗了。父亲就左右晃动火把,借助风势,让火星闪烁,火光又重新亮堂起来。我们岂敢怠慢,赶紧跟着父母走,走得踏实,走得安全。尤其是过石桥或跳礅河时,父亲还会让母亲执火把,他把我和弟弟逐一抱过去。


后来,我们外出求学。每到周末,便会步行三个小时回家,到家时,天早已黑了,不得不硬着头皮走一段夜路,恐惧就甭提了。


庆幸的是,就在我们忐忑不安地走夜路时,父亲燃起火把来了,顺利地把我们带回了家。那时那地,如山的父爱让我们感动,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好好学习、走出大山、出人头地呢。那把火,照亮了我们夜行的路,给了我们温暖,给了我们力量。


再后来,我们考上了学校,成家立业了,在电筒、路灯、车灯的照亮下,走夜路安全而踏实。而那把火早已退出了我们的视野,不再照亮父母夜行的路,却照亮老家的灶膛、火盆、鼎罐。如今,我们偶尔回到老家,也能看见父母在冬天里燃起的一把火,是那样温情,那样暖心。


文 | 何龙飞


上一篇:  盐味人生
下一篇:  雪天煮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