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韵灵秀的洗车

2022-11-25 13:09来源:湖南政协新闻网 

湘西的酉水河流域,有条较大的支流,人们叫它洗车河。它不仅是土司王曾经洗车的廊场,更是人们洗涤心灵记住乡愁的地方。


其实,洗车是土家族的语音地名。洗,土家族语义是“多或大”;车,土家族语义是“水”。因几条溪流在这个地方交汇,河水便陡增,流量更大,所以,人们便从这里开始叫它“洗车”。


洗车这个地名的来历,还有一个更神奇的传说。据说,有位土司王叫禾撮冲,他在洛塔山界建了一座土司王城,居高临下,统领山河。由于洛塔山界缺水,土司王每次清洗自己心爱的马车时,都很不方便。于是,土司王出征时或收兵回来,都要到溪水交汇的地方清洗马车。这个地方因溪水的长年冲击,便形成了一个平潭,水不深也不浅,是清洗马车的极佳地点。


有一年,土司王正在潭边洗车,突然涨起了洪水,将他的马车冲走了。原来,是一条犯了天条的秃尾巴龙要回归东海,在此兴风作浪。于是,土司王提起千斤铁棍,与秃尾巴龙一番恶战。最后,土司王将秃尾巴龙斩杀,为民除害。秃尾巴龙的头便落在了洗车河与酉水交汇的地方,衍化成了如今的隆(龙)头,秃尾巴龙的身子便衍化成了如今的龙山。


如今,平潭依旧伫立在洗车古镇的中央。此时,若站在古镇的石桥上,向平潭中望去,水清亮亮的,潭底一览无余。那潭中的小白鱼成群结队,时而上游,时而下摆,一副悠闲的样子,像极了生活在洗车古镇的人们。


据《龙山县志》记载,清代时,人们在此设溪塘圩场,形成了“日客三千夜宿八百”的繁荣景象。每逢赶场,凉亭桥上、跛子街和东西平街中到处是粮食、酒、豆腐、桐油和花纱布匹等,洛塔山界上的苞谷米,苗儿滩坝子的稻花米更是塞满了街市。


粮食多了,人们就开始用粮食酿酒,洗车一带酿酒业发展迅速,3条不足千米的街面上,就有几十个酒铺,在附近的山寨中更有不少酿酒作坊。土家族称酒为“热湖”,至今这一带还留下了不少以“热湖”或“热家湖”命名的村寨。


由于酿酒业的发展,酒的“尾水”——醋也自然多了起来。那个时候,洗车的粮白醋和洗车的苞谷烧酒一样出名。在土家族,“醋”读音为“扯”,或“洗车”,这便是洗车地名来历的又一个版本。


走进洗车古镇,这里最让人记忆深刻的便是凉亭桥。这座木制结构上盖青瓦的桥,已有百余年的历史。它横跨在洗车河上,将河两岸狭窄的街道串起来,是沿河两条街的唯一交接点。当年,这里便是古镇最为热闹、最为繁华之地。


其实,洗车最让人忘不了的还是“霉豆腐”。好水制出好豆腐,这个几百年来当地人只是用作调味的食品,虽上不了宴席,却成为了他们至味至爱。


在土家山寨,当地的婆婆客也就是上了点年纪的妇女,都会做“霉豆腐”。洗车一位姓刘的婆婆客,更是将“霉豆腐”做成了品牌,还成立了公司,网上网下销售,在湘鄂渝边区供不应求。


在洗车,不体验一番土家族一年一度的“舍巴日”,那才叫一个后悔。洗车的“舍巴日”,又名“摆手舞”。整个活动以祭祀、舞蹈、唱歌等为表演形式,以讲述人类起源、民族迁徙、生产生活、英雄事迹为主要内容。


关于“舍巴日”的起源,《蛮书校注》载:“巴氏祭祖,击鼓而祭。”以此认为,摆手舞是“毕兹卡”祭祀祖先的一种舞蹈。《永顺府志》记载:“每岁正月初三至十五日,土民齐集,披五花被,锦帕裹头,击鼓鸣铳,舞蹈唱歌。舞时男女相携,翩跹进退,谓之摆手。往往通宵达旦,不知疲也。”


在洗车一个叫岔堤的山村,至今还保留着清道光年间的土家摆手石碑,上面详细记录了当时修复摆手堂的经过和“舍巴日”的盛大情形。


“红灯万点人千叠,一片缠绵摆手歌”,这是清代诗人对土家族摆手舞的真实写照。“舍巴日”会让山外来的游人在这红灯万点、一片缠绵之中玩得不亦乐乎。


在洗车匆忙地走上一趟,山的厚实,水的灵秀,文化底蕴的独特,那份乡愁总是在脑海中反复回荡,弥久不散。


文 | 山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