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群众越近越有底气”——基层民主协商的宁乡实践
2017-07-01 09:39来源:湘声报-湖南政协新闻网作者:湘声报记者   刘敏婕


  基层党委、政府愿不愿意,甚至是敢不敢于与民众就当地经济、社会等发展中的热点问题开展协商对话,恐怕时下对很多地方而言,依然是需要仔细掂量的“敏感”问题。在宁乡县政协的统筹指导下,黄材镇日前举行了该县一场史无前例的镇级千人民主协商对话会。

 

  这场破冰式的基层民主探索究竟成效如何?湘声报记者进行了现场直击。


 

“离群众越近越有底气”

 

——基层民主协商的宁乡实践

 

  民主协商对话会成员依次投票

 


  宁乡县委书记周辉和县政协主席邓杰平等县领导到会与黄材镇群众面对面打商量

 

 

 

  6月24日,周六,大雨滂沱,宁乡县黄材镇中心小学礼堂里涌动着兴奋和期待,连窗外都站满了好奇的围观者。

 

  炭河里村、塅溪村、龙泉村、青羊社区……17块印着村(社区)名的木牌后,坐着黄材镇的1000余名村民。

 

  围绕炭河古城景区的文明管理和生态环境保护,各村推选的代表畅所欲言,县委书记、县政协主席、镇党政领导到场,和群众一起“打商量”办事。

 

  这是黄材镇的第一场民主协商对话会,也是宁乡县政协探索基层民主协商新形式的第一次试水。

 

  自中共十八大提出“健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积极开展基层民主协商”以来,各地尝试探索基层民主协商,但深入至村镇的“规范化、程序化、制度化”的基层民主协商在湖南尚属首次。

 

  这次民主协商对话会的召开其实有一个背景,就是7月3日,宁乡将迎来撤县设市揭牌及位于黄材镇的炭河古城景区开园。宁乡县委书记周辉对湘声报记者说,“希望借助基层民主协商这种形式,在宁乡由县到市的过程中,培养一种开放包容的城市精神。”


 

  “县委书记的话我听懂了”


 

  “不知道这个对话会是个啥开法?”青羊社区村民喻江龙坐在会场上暗自嘀咕,感觉到心里很没有底。然而县委书记周辉的一番开场讲话,让他提振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炭河古城景区开放后,我们即将从农村生活跨越城镇生活,直接进入景区生活,大家还有很多需要适应的地方。”周辉告诉村民们,“景区建起来了,没有游客是失败;游客来了,出现环境不整洁、宰客杀客等现象是更大的失败。”

 

  这次协商对话会召开的背景颇为特别。自上世纪30年代以来,位于黄材镇的炭河里遗址出土了大量以四羊方尊为代表的精美商周青铜器,使得这里不仅成为南中国青铜文化中心,也成为中国罕见的西周古城遗址。

 

  为此,宁乡县投资25亿元打造炭河古城,并与“中国演艺第一股”——宋城演艺集团签约,建设一流的文化景区。如今古城迎客在即,宁乡县委、县政府对已经建起来的古城硬件环境信心满满,但一直担心景区的软环境——面对将从全省、全国甚至全世界大量涌入的游客,当地群众是否已经做好准备,成为炭河古城景区的管理者、经营者、宣传者和景区形象的维护者?

 

  由于不仅和当地群众切身利益密切相关,而且还关系到全县的经济发展,炭河古城景区文明治理和生态环境保护被层层推选为第一次民主协商对话会的主题。

 

  当天的协商内容包括三项:炭河古城景区管理文明公约倡议、炭河古城景区管理文明细则和炭河古城景区生态环境保护共同守则。

 

  炭河里村是离炭河古城景区最近的村,村民唐义均对景区的发展前景抱着很大期望。他打算开一家大型客栈,听到周辉书记强调景区配套建设要有商周文化特色时,他在会上就开始琢磨客栈应该如何设计和打造。唐义均说,这个会开得好,希望景区早日火起来,大家都能受益。

 

  “周辉书记说,一条条小河汇成黄材水库,一座座小山峰聚成沩山,炭河古城景区是我们大家的,不是哪一个人的。”喻江龙告诉湘声报记者,“他的话很通俗,不讲大道理,我们听懂了。”


 

  “和领导打商量的感觉很好”


 

  “对于违反文明细则、破坏生态环境的行为,可以明确经济惩罚”;

 

  “不为一文利益而宰客、不为无名火起而欺客,开放炭河里,包容天下客”;

 

  “建议将无法焚烧的垃圾进行回收处理,改变以往丢到河里的现象”;

 

  “除了保护绿水青山,应对偏僻乡村的民生工程进行一事一议,专人负责”……

 

  民主协商对话会上,对话成员们争先恐后“抢话筒”,黄材镇党委书记叶辉一一回应。

 

  黄材镇党委副书记、本次民主协商对话会总召集人陶浊原本担心代表们的发言过于集中或分散,没想到却收获了许多惊喜。

 

  协商观点的丰富性源于参与者的多元化。经过由户到组、再到村的层层推举,75名民主协商会成员包括群众代表、村(社区)干部、党员代表、离退休人员、企业代表、新型职业农民、社会贤达、两会代表等,为了确保基层群众的参与率,在职干部必须控制在15%以内。

 

  最终除了一名成员请假、两张表决票填写不规范,三项协商内容几乎全票通过。“还有一位成员留了一张表决票作为纪念。”陶浊笑着说。

 

  经黄材镇民主协商对话会第一次会议协商投票表决公示后,炭河古城景区相关公约和细则将自今年7月1日开始实施。

 

  根据细则,对于车辆乱停乱放乱鸣,倒票、拦车拉客、欺客宰客、强买强卖等不文明行为,以及野外用火、乱砍滥伐等破坏生态环境等行为,初次违犯由镇或村对其警告,违犯两次及以上的将被列入“黑名单”,受到“张榜或村村响通报批评”“取消相关照顾性福利等待遇”等制裁。

 

  完成投票后,民主协商对话会成员之一、龙泉村党员代表黄岁山十分兴奋,“在这么多领导和群众的面前说出了我们心里的话,和领导打商量,这种感觉很好。”

 

  来自17个村(社区)的1000余名村民冒雨赶来参加黄材镇民主协商对话会



 

  “相比村民代表大会,民主协商对话会更能畅所欲言”


 

  全县第一场协商民主对话会“打响头炮”,在宁乡县政协主席邓杰平看来,得益于前期扎实的户主会议和村级协商对话会,“这种新的交流对话形式,敞开了群众的心扉、拉近了干群的距离”。

 

  作为村级民主协商会对话会成员,井冲村村民姜仕强对此深有感触。几年前村里两户邻居由于宅基地扩建而产生纠纷,村干部多次上门调解无效,在村级协商对话会上,这件事被大家摆在台面上一起讨论,提出了一个双方都能解决的方案,现在两家和好如初。

 

  “农村有些矛盾,光靠个体很难调解,大家聚起来议一议,把道理讲通,就好解决得多。”姜仕强坦言,开始被村里请去开会觉得有点麻烦,但是协商会上调解了矛盾、解决了问题,自己作为其中一员很有成就感。

 

  就在黄材镇民主协商对话会的前四天,松溪村召开了村级协商对话会,17个组的39位村民代表参加。

 

  “好多老人说,还是三十年前包产到户的时候开过类似的会。”松溪村村支书喻科平回忆,村民们提出了建设村部、安装太阳能路灯等建议,尤其围绕村里养殖污染开展了激烈讨论,最终养殖户代表同意在距离松溪河300米以外处重新规划场地,并改善养殖条件。

 

  “相比村民代表大会,民主协商对话会的形式更加随意,村民们能畅所欲言。”喻科平说,村干部一开始对这种方式没概念,担心开不好,“但开过两次后就找到感觉了。”

 

  宁乡县政协研究室主任李国武参加了黄材村十组会议,他感觉到村民们心中有很多话想说,“合村以后,每个村有六七千人,很多人都不认得村干部,更别说镇里干部了,和他们坐下来对话的机会难得”。

 

  根据实施方案,黄材镇镇、村级民主协商对话会全年定期召开2次,时间分别为每年3月初及12月底。此外,当有重大项目、突发舆情等重大情况出现时,通过一定程序可以召开不定期民主协商对话会。

 

  “对基层干部来说,民主协商对话会从一开始的压力变成动力,最后形成合力,成为干部一种自觉的工作方式。”黄材镇党委书记叶辉告诉湘声报记者。


 

  “基层民主协商对话的生命力值得期待”


 

  “这就是‘协商于民、协商为民’。”在邓杰平看来,黄材镇民主协商对话会为群众发表意见和参与管理畅通了渠道,解决了基层治理“最后一公里”的问题。

 

  今年5月,宁乡县政协围绕基层民主协商对话会的试点方案设计、制度体系构建等进行了统筹和指导。

 

  周辉是县政协这场基层民主协商探索的坚定支持者,“炭河古城景区发展过程中,不可避免会出现一些矛盾和问题,怎么来调和矛盾、解决问题,光靠政府管理很难实现目的,就要靠协商对话,达成共识,正如习总书记所说的,要和群众打商量办事。”

 

  宁乡县政协副主席李纯介绍,为了确保黄材镇民主协商对话会“不做秀、不落于俗套、不流于形式”,县政协要求议题精准,只议群众关心的热点、焦点问题;为确保协商对话效果,每位成员都被鼓励畅所欲言,形成的共识通过投票表决方式产生后必须公示。

 

  “只要扎扎实实地推进,民主协商对话的影响力、生命力和实际效果将值得期待。”邓杰平表示,民主协商对话会在黄材镇试点积累一定经验后,将在宁乡其他乡镇推广。

 

  此次民主协商对话会召开前,从宁乡县到黄材镇的部分干部有些担心:发言者完全是随机的,万一有人挑起敏感话题,引发现场群众激烈情绪怎么办?陶浊对此显得胸有成竹,因为“离群众越近越有底气,离群众越远才越没把握”。

 

  “通过协商对话,政府意愿变成群众自愿,政府强制变成群众自治,一些复杂矛盾开始破冰。”叶辉向记者感慨,“当群众对政府的满意度增加了,我们的工作也就好做了。”


 

  记者观察

 

 和群众面对面打商量不可怕

 

  近几年来,协商民主的发展在我国呈现有序推进之势。协商什么?谁来协商?怎么协商?如此等等,没有太多的惯例遵循,需要大胆去尝试,去探索。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人民政协成立65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说,“我们要坚持有事多商量,遇事多商量,做事多商量,商量得越多越深入越好”,“涉及基层群众的事情,要在基层群众中广泛商量。”总书记的话说得真好,朴实无华的语言,说到了人民群众的心坎里。

 

  在记者的见证下,开展民主协商对话会,建立党委政府与普通群众、社会各阶层代表之间的协商对话机制,基层民主协商的“宁乡模式”初见雏形。

 

  对于投资数十亿打造的炭河古城景区,周边群众希望从景区发展中受益,宁乡县委县政府则担心群众因一时无法适应生活环境的变化而对景区发展造成负面影响。

 

  群众的致富心愿,也是党委政府的奋斗目标。宁乡县政协积极探索,助推开展基层民主协商对话会,领导和群众面对面“打商量”,架通了黄材镇群众和党委政府的联系桥梁。

 

  从现场反应看,这场民主协商对话会的效果达到甚至超出了预期。村民们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都表示“机会难得”“会上说的都是实话”“很有意义”,可见群众对于“真协商”的拥护和期待。而从会议召开的全流程来看,也做到了有序开展,“对基层干部来说,民主协商对话会从一开始的压力变成动力,最后形成合力,成为干部一种自觉的工作方式。”说明当下人民群众的民主素养,也达到了一定的水平。

 

  黄材镇民主协商对话会,不仅是宁乡县推进基层社会治理创新的一项探索,也是宁乡县政协践行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生动实践。

 

  在一段较长时间内,农村村民小组层面的社会治理处于盲区。为了覆盖这一盲区,黄材镇民主协商对话会从村组开到村、镇,这既是层层收集民意的过程,也是层层解决矛盾、达成共识、推动发展的过程。

 

  协商的目的在于解决问题。这就要求协商不能止于会场,而要建立常态沟通和反馈机制,使群众有当家做主的切身感受。期待民主协商对话会能在三湘大地生根发芽,结出硕果。

 

  每个民主协商对话会成员拿到一张表决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