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至美   自有光辉——他们眼中的陈艳辉
2017-09-08 10:16来源:湘声报-湖南政协网作者:湘声报记者  刘敏婕  程琴怡

 

 

  名不见经传,不曾有惊天动地的事迹,但益阳市政协委员陈艳辉48年的人生,如清泉一般,滋润了无数人的心田。

 

  “烂摩托”局长、较真委员、深情丈夫、慈爱父亲、真挚朋友……“每一个”陈艳辉,都令人怀念。正如他的好友刘文斌形容的,“尽管只是简简单单地活着,他却给他到过的地方、见过的人带来很多温暖和快乐。”

 

  沿着九曲回肠的山道,陈艳辉走了51天,走入了136户贫困家庭,走进了石溪人的心里。

 

 

  

  丈夫陈艳辉

  与妻子相爱22年如热恋

 

  “亲爱的,我想你,多么希望和你携手回家”……

 

  蔡小玲依然每天给丈夫陈艳辉发微信,拉拉家常,诉说思念。她舍不得让丈夫的手机停机,“这样,就能感觉到他还在我们身边,只是去工作了。”

 

  结婚22年,蔡小玲依然如热恋一般崇拜陈艳辉。在她心中,自己拥有一个完美的丈夫,善良、正直、体贴、幽默、有才华。如果硬要说有点什么毛病,就是“这么多年,他很少拿过工资给我们这个小家”。

 

  对此,她嗔怨过,但没抱怨过,丈夫一次次用家里的钱扶贫济困,她打心眼里觉得这个男人善良、侠义。她也不过问陈艳辉的钱去哪儿,“我了解他的人品,相信他的每一分钱都是花在了该花的地方”。在清理遗物时,陈艳辉身上仅剩205元。

 

  从4月1日至今,每个深夜,无论是清醒时,还是睡梦里,蔡小玲脑海里浮现的无一不是两人一起生活的画面:

 

  为了节约生活成本,夫妻在学校偏僻处开辟了一片菜园,常常采摘蔬菜瓜果分给亲朋好友;

 

  2016年农历三月初二,陈艳辉与她买了240枚鸡蛋,用地菜煮好了第二天带到班上分给学生;

 

  晚上查完学生寝室已是11点,蔡小玲怕黑,陈艳辉总会到宿舍楼接她,两人手牵着手,走过一段长长的林荫道;有时蔡小玲上完晚自习进门后,陈艳辉听到她的脚步声,躲在家门后,悄悄从背后将她拦腰抱起,连转几个圈圈。

 

  在陈艳辉的头七之日,蔡小玲来到他生前心心念念的石溪村,看到他伏案工作的办公室,发现办公桌边有个小烤火炉,是朝外对着别人的,“从我认识他起,他就是一个这么细心、体贴、温暖的人。”

 

  父亲陈艳辉

  “追求物质不会带来快乐”

 

  用木板隔出了客厅和两个卧室,客厅摆着一张用了20年的竹沙发、两把凳子和一张书桌,房顶的老式吊扇呼啦啦地转着。房间里最打眼的,是装满各类书籍、占了整整一面墙的书架。

 

  陈艳辉一家三口居住的房子,实际上是益阳市箴言中学闲置的半间教室。房间处于学校的林荫里,朋友打趣说简陋得像“难民营”,陈艳辉却自夸是浪漫的“森林小木屋”。

 

  女儿陈健敏从来没觉得自己家里有什么不好,因为爸爸总告诉她,“不要和别人去比物质条件,这样永远得不到快乐”。

 

  从陈健敏记事起,家里总是很热闹,不断有妈妈班里的哥哥姐姐来吃饭、学习,经常有人上门来向爸爸咨询求教,有时还是陌生人,对方要解释很久才知道是“某某的亲戚的朋友”。而爸爸从不推脱,一聊就是一两个小时。“没办法呢,名气太大了!”陈艳辉幽默地对妻女说,往往遭来母女俩笑着奚落“臭美”。

 

  今年11月,陈健敏将迎来自己的20岁生日,“我多么希望能告诉爸爸,你不是臭美,我真心佩服你,永远为你骄傲”。

 

  跪在陈艳辉灵堂前的,除了孝女陈健敏,还有“孝子”谭彪。

 

  如今已是一家总部在深圳、拥有全国多家连锁分店的公司老总的谭彪,十多年前还是蔡小玲班里一名顽劣学生。由于母亲早逝,父亲性格暴躁,逃课、打架成了谭彪的家常便饭,陈艳辉把他带回了家,关心他的学习生活,直至他考上大学。

 

  陈艳辉去世后,谭彪连夜从深圳赶回益阳,泪如雨下。他记得,就在今年正月,全家去看望陈叔叔和蔡老师。临走时,陈叔叔非得往他儿子口袋里塞红包,“陈叔叔的钱是干净的,放心收着!”

 

  兄弟陈艳辉

  “今生无处觅知音”

 

  “魂断清明泪纷纷,我失骄杨君失兄。天若有情天亦悔,今生无处觅知音。”这是邹志荣在陈艳辉去世后,写给其他好友的诗句。

 

  2014年7月22日,邹志荣在桃江出车祸,在ICU昏迷5天才醒来,后又经历了大小11次手术才勉强能依靠拐杖行走。想到此后长达数年的复健和苦痛,邹志荣对未来失去了信心。

 

  那段时期,他听不进任何安慰,但陈艳辉经常下班后到病房陪着他,聊天下棋、讲励志故事,甚至一连十多天就陪住在病房。

 

  “他告诉我,要从心里走出这个病房,融入到人群中去。”在陈艳辉的开导下,邹志荣重新树立起生活的信心,回归益阳医专附属医院上班。正如陈艳辉对妻子说过的,“你有时候以为给别人的只是一缕阳光,说不定就是他的整个太阳。”

 

  领导、农民、个体经营者……陈艳辉的朋友来自各行各业、各个阶层。好友徐昶说,“他从不因你的身份、贫富差别而低看或献媚。在他工作过的地方,很多人都得到过他的帮助,他是朋友,也是军师。”

 

  政协委员和党外干部陈艳辉

  为人民利益较真

  

  “他热爱九三学社,认同爱国、民主、科学的理念。”曾在衡龙桥镇和陈艳辉共事的夏泓,就是被他的个人魅力所吸引,加入了九三学社。

 

  自2011年起,陈艳辉担任九三学社赫山区委主委。夏泓印象深刻的是,自己多次申请加入九三学社,陈艳辉再三和她沟通,要求她仔细考虑,最终才接受她的申请,“他没有任何功利心,发展了很多高素质的社员,希望我们不会后悔自己的选择。”

 

  由于办公经费紧张,陈艳辉带领支部成员自筹经费开展学习和履职活动。“他用公家的钱比用自己的还‘细毛’(益阳方言,‘抠门’‘小气’的意思)。”九三学社赫山区委副主委李黔说。

 

  作为益阳市政协委员,陈艳辉为民意代言、为基层奔走。就群众反映强烈的茂林臭水沟问题,他和其他委员深入走访调研,于2015年初递交了《整治茂林社区臭水沟刻不容缓》的提案。

 

  然而当年提案办理进展不大,陈艳辉对此直率表示“不满意”,由此这份提案成为当年唯一的“不满意”案。后来在市委、市政府、市政协主要领导的督促下,有关部门重新办理,终于顺利化解了多年的难题。

 

  局长、镇长陈艳辉

  屡遭威胁仍坚持原则

 

  在长达十多年的时间里,陈艳辉总是骑着一辆“烂摩托”,风里来雨里去,他因此得了个绰号叫“烂摩托”。

 

  “我见他工作办事都骑这辆摩托,曾提出过给他申请点油补,但被他拒绝了。”时任岳家桥镇党委书记的曾国昌,对副镇长陈艳辉的“烂摩托”印象深刻。

 

  后来调任赫山区监察局副局长,陈艳辉经常对妻子说,“我们多一份廉洁与正直,家中就多一分安定与温馨。”在7年的纪检监察工作中,他主办案件总数达160多件,接到说情、威胁甚至恐吓电话不在少数,却能保持零投诉。

 

  “他从来没有利用职务之便为自己和家人捞取过任何不当利益。”蔡小玲的语气里满是自豪。有人了解陈艳辉的脾气,只送两桶茶油上门,也被陈艳辉以“我家都吃食堂,不开火做饭”为由给退了回去。

 

  经商多年的刘文斌对好友脾性了然于心,“从来不要想着从他分管的建设项目里挣钱,即使他找你合作,都是要你动用资源帮衬项目的,比如扶贫。”

 

  2016年7月,赫山区遭遇了洪涝灾害,陈艳辉被抽调到夜间督查组工作。连续十多天里,他往返穿梭在重点防区20多公里的大堤上,几乎是“车不熄火,人不闭眼”。

 

  这件事让陈艳辉“名声在外”——只要和陈艳辉分在一组,一定是最苦最累的一组。今年7月,湖南遭遇历史罕见特大洪水,蔡小玲给丈夫发了好多条微信:

 

  “亲爱的,涨大水了,去年的汛期你整天整夜在堤上巡视哩。”

 

  “去年你还打着手电穿着过膝的雨靴,教大家在坝基斜坡上查看有无漏水的方法。”

 

  “亲爱的,你能回来防汛多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