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人专业: 别再走先乱后治的老路

2017-12-08 15:45来源:湘声报-湖南政协新闻网作者:湘声报记者  程琴怡 

朝阳产业人才紧缺,职教师资经费不足

   

  12月6日,2017世界智能制造大会在南京召开,来自全球的顶尖专家、行业领军人物齐聚一堂,共同描绘清晰美好的智造未来。  CNS图

  12月7日,湖南信息职业技术学院(下文简称湖南信息职院)机器人学院院长谭立新连续接到4个电话,都是“要人”的——许多企业亟需机器人专业毕业生。事实上,到上个月,明年才毕业的机器人学院2018届学生就已基本到岗。

  2014年是中国机器人发展元年,机器人由技术研发向应用方向迅速转变。谭立新告诉湘声报记者,正是在这一年前后,全国各院校开始兴办机器人专业,从高等院校逐渐扩张到高职、中职学校,机器人相关专业尤其是工业机器人专业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到2016年,湖南共计35所高职院校开设了机器人专业。

  那么,各类学校开设机器人专业,是盲目跟风还是市场所需,是昙花一现还是会走得更远?

  未来8年,人才缺口450万

  湖南信息职院于2013年开设工业机器人专业,如今已形成电子信息工程技术(家庭服务机器人方向)、嵌入式技术与应用(水中机器人方向)、工业机器人技术、无人机技术、应用电子技术(教育机器人方向)等5项专业,招生近500人。

  2013年开办该专业时,湖南信息职院属于当时省内第一批开设机器人专业的院校。每一个开办机器人专业的院校,都因为嗅到了一个风向:2013年,工信部发布了《关于推进工业机器人产业发展的指导意见》。

  还有许多预测性报告,给机器人产业描绘了美好蓝图。如,《中国机器人产业发展报告(2017年)》指出,我国工业机器人连续5年成为全球第一大应用市场;日前发布的《制造业人才发展规划指南》中预测,到2020年我国高档数控机床和机器人领域人才缺口将达到300万,到2025年,缺口将进一步扩大到450万。

  伴随市场需求的是水涨船高的就业薪资,有数据显示,机器人专业学生毕业后平均收入4000元左右,能独立完成操作的可达到6000元,能完成系统集成方案的甚至更高。

  “不走进车间,可能无法想象工业机器人应用的广泛。很多工厂的焊接、喷涂、搬运,已进入了机器人替代人力的时期,因此需要大量会操作会维护的新人才。” 谭立新说。

  注意到人才的紧缺,长沙科瑞特机器人公司还成立了科瑞迪教育,与长沙12家职业技术学校建立合作关系,联合培养智能化人才。

  这是需求导向,跟着市场走。仅在长沙雨花经开区的工业机器人示范园区,就汇集了140余家机器人及相关公司。省教科院高教所所长陈拥贤认为,“无论本科、高职还是中职,只要培养出来的学生在企业里有相适应的岗位,就没有问题。”

  陈拥贤说,工业机器人的研究生、本科生、职高生、职中生的培养方向确有明确的分工,中职、高职的工业机器人专业教学并不研发和设计机器人,而是将重点放在了安装、调试、维护、维修上。

  “以汽车为比喻,中职培养的是驾驶员,会操作会应用;高职培养的是集成员,即能够选择恰当的发动机、方向盘、配件等组装成一台能行驶的汽车,会调试到最好的驾驶效果;本科生则能够组装更高级、更先进、功能更强大的汽车;研究生是专项研究汽车如何跑得更快、如何减少损耗、如何更精准地行驶等问题。” 谭立新说。

  大多数院校教学配置不到位

  开设工业机器人专业后,湖南信息职院目前直接投资设备500万元,间接投资1000余万元,现有2名教授带领的38人的师资团队。

  同样在2013年开办工业机器人专业的湖南机电职业技术学院,实训投入近1100万元,其中教学设备投入近900万元,现有教授1名,副教授及高级工程师7人,企业兼职教师5人。

  这样来看,开办机器人专业并没有那么容易。

  在谭立新看来,开办这一专业的理想配置需7个实验室:科普认知实验室、操作与编程实验室、仿真离线编程实验室、典型应用实验室、科研实验室、创新实验室、行业应用实验室。

  谭立新认为湖南信息职院只有5个,而他所接触的大多数高职和中职,基本只有二三个。

  吕志是江华县职业中专电子专业部主任,他认为投资800万元以上才能达到理想的教学效果。但他主管的电气运行与控制(机器人方向)专业,投资仅50万元。

  除了缺钱,制约高职、中职工业机器人专业发展的最重要方面是人。江华县职中的机器人专业每年招生1个班40人左右,仅配备了2-3名教师。

  “从工厂请有经验的师傅教学,达不到对方在企业能拿到薪资待遇。我们也试图从高职院校机器人专业的应届毕业生中招聘师资,但他们早早地就已被预定走了。”吕志说,“我们正在与本地的一家企业谈合作,讨论是否能采取订单式培养的形式,由企业提供设备,学校提供师资,定向为企业培养人才。”

  与同行的交流中,吕志发现,对于中职来说,机器人专业仍处于试水探索阶段,一则当前中专招生专业目录中并没有机器人专业,大多数学校在相关专业的基础上向机器人方向转型;二则对于师资、资金短缺的问题,大家都在探索校企合作的方式。

  与产业结合,服务区域经济

  机器人是一个朝阳产业,无论是谭立新、吕志还是科瑞特公司董事长张玉希都这样认为。

  吕志介绍,2018年,高等职业学院除了工业机器人技术专业之外,还将新增服务机器人装配与调试专业,工业机器人应用与维护也将被教育部正式纳入中等职业学校招生目录,面向社会招生。

  “将会有更多院校、企业进入这个领域。”作为湖南省机器人与人工智能学会副会长的谭立新说,面对发展大势,中职学校需要解决师资问题,“目前比较现实的一条路径,是电气自动化、机械自动化、信息技术等相关专业的教师,通过进修培训后转型。”

  而对于高职来说,需要明确定位问题,谭立新发现当前高职的工业机器人定位过低,“高职在抢中职的饭碗,大多培养出的是中职水平的学生。”

  桂东县职业中专当前正面临电子专业发展转型,工业机器人正是他们考虑的首选方向。学校在专业转型和设置时面临一个矛盾,即职业教育是把人才留在当地,还是培养人才走出去的问题。

  “从整体来看,开办在长株潭等地的机器人专业发展较好,市县一级的还需要更加规范。”谭立新建议,对于产业相对落后的地区,中职、高职不能盲目跟风开办与产业脱节、过于超前的专业,否则会导致学生就业难题,难以服务于区域经济;但又必须结合政府规划、当地企业环境,超前于产业,培养出人才后正好服务于产业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