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蒲中2018年开局“走红”  走进中南海的浏阳农民
2018-02-11 09:48来源:湘声报-湖南政协新闻网作者:湘声报记者 杨朝文



  “你怎么会被邀请进中南海开会?”被问了无数次的孔蒲中挠了挠头说:“可能是我养甲鱼养得比较好,还教了一些学生吧。”


  1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座谈会,听取教育、科技、文化、卫生、体育界人士和基层群众代表对《政府工作报告(征求意见稿)》的意见建议。浏阳市达浒镇农民孔蒲中作为唯一的基层农民代表,在会上就促进家庭农场发展作了发言。


  2月2日回到达浒以来,孔蒲中已然成为“名人”,许多邻居和亲友都来串门,打听去北京中南海的见闻和参会的详情,他的手机也几乎被各路媒体记者或周边向他取经学习的人“打爆”。


孔蒲中-1.jpg

  孙蒲中在北京留影。受访者供图




  24年成了“甲鱼通”


  谈及如何养好甲鱼,孔蒲中的话明显就多了。24年前,为了给家里增收及供孩子读书,以种田为生的孔蒲中在村里承包了一方鱼塘,开始养甲鱼。由于缺乏技术经验,甲鱼互相打架撕咬引发感染,导致孔蒲中第一年就亏损了7万多元。


  “如何不让甲鱼打架这个问题,曾困扰了我七八年。”2012年,孔蒲中偶然间看到电视上一个稻下养黄鳝的节目,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他在门前的一亩稻田里放下了70多只小甲鱼。


  “在稻田里,甲鱼有躲藏和栖息的地方,打架现象明显减少了。同时,甲鱼吃掉了田里的福寿螺、蚊虫,水稻长势也变好了。”尝到成功的甜头后,2014年,孔蒲中成立家庭农场,通过流转土地,慢慢扩大了稻田种养殖的规模,并陆续加入了鱼、青蛙、田螺、泥鳅、黄鳝和龙虾等多种水产品。为了减少害虫对水稻生长的影响,他还在田埂上安装了杀虫灯,来吃水稻的害虫都成了田间水产的饲料。水稻收割以后,孔蒲中又在田间放养鸡鸭,将大部分农民都无法避开的化肥农药成本节约了下来。


  “水产品打了药就会死,水稻和水产能够共生共长,说明我的产品是绿色和生态的。”孔蒲中说,稻田里的甲鱼批发价能卖到每斤150元,共生稻米也能卖到每斤10元以上,而且供不应求。2017年,孔蒲中将流转土地面积由原来的30亩增加到120亩,一年下来,他获得了55万元的纯利润。


  孔蒲中家庭农场的相关经营理念、技术,让周边的农户和种植大户也看到了优势及效益所在,近两年来,周边100多农户在他的带领下开展了相关生态种养,纷纷实现了优质稻米和水产养殖大丰收。大量进城务工人员返回农村,闲置田地如今成了“硬通货”,农村土地流转市场火热了起来。


  在家里当“农民教授”


  农民创业最愁的就是不懂技术,一路摸索过来的孔蒲中深知技术在农业产业发展中的重要性。在这个过程中,只要有机会,他就会主动找各类专家请教,或参加各种培训班进行充电。


  当孔蒲中逐渐摸透生态种养的技术要领后,就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将技术分享出去,让更多的人少走弯路。过去的农民孔蒲中,也逐渐成了孔蒲中老师。


  2016年,孔蒲中的家庭农场成为湖南农业大学生态种养产学研基地之一。2017年,湖南生物机电职业技术学院新型职业农民与创业致富带头人培育实训基地在这里挂牌。


  “家里经常比过年还热闹。”孔蒲中介绍,近两年来已经有不下4000人次来到他的农场参观学习,其中不乏湖北、广东、江西等周边省份的组团学员,甚至还有联合国杂交水稻技术培训班的外国学员。每接待一批学员,孔蒲中总会尽量用普通话,组织更通俗易懂的语言回答各种提问。


  孔蒲中透露,近日他在与湖南农业大学博士生导师、稻田生态种养专家黄璜交流时,又敲定了一件大事。农历新年后,双方准备将目前的产学研基地进一步升级为实训基地,学生在学校上完理论课后,再到孔蒲中的家庭农场进行实训,孔蒲中将会把自己各种实践经验传授给这些学生。


  当“农民教授”,给大学生授课,孔蒲中既激动又紧张:“学生越来越多,已经快没有地方集中学习了。”春节即将到来,孔蒲中并没有像其他农民一样闲下来,而是在忙于寻找场地:“要想方设法完善教学基地,准备好能容纳100多人同时上课的场地,让每个前来取经的人都能满意而归。”


孔蒲中-2.jpg

  近两年来,很多外国友人也慕名来孔蒲中家中学习。  受访者供图


  孔蒲中们迎来新机遇


  “种了一辈子田,竟然被邀请面对面向总理提意见,充分体现了党和国家对普通群众特别是农民的重视,感觉特别温暖。”座谈会上,孔蒲中用8分钟时间作了脱稿发言。随即,李克强说,实施好乡村振兴战略,要积极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各地区各部门要针对他们的需求加大支持,使他们在广阔的农村舞台上充分施展才华。


  回到浏阳的第三天,孔蒲中浏览新闻时就发现了更加令人激动的消息:2月4日,题为《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发布。这是改革开放以来第20个、新世纪以来连续第15个指导“三农”工作的中央一号文件,2018年的这份文件,对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进行了全面部署。


  座谈会上,孔蒲中最为关注的加大农村投入、农村人才培养力度和农民增收等问题,这些在2018年一号文件里都能找到答案。


  “一号文件”明确提出,确保财政投入持续增长,公共财政更大力度向“三农”倾斜;财政投入既要“真金白银”,也要“四两拨千斤”,撬动更多金融资金和社会资金投向乡村。


  在扶持培养人才方面,文件也提出了多条具体措施,如扶持培养一批农业职业经理人、经纪人、乡村工匠、文化能人和非遗传承人等;还要全面建立高等院校、科研院所等事业单位专业人员到乡村和企业挂职、兼职和离岗创新创业制度。同时,探索宅基地所有权、资格权、使用权“三权分置”,增加农民财产性收入。


  这些好消息给了孔蒲中更大的信心:“国家出台各项惠农政策,支持三农发展,农民要主动抓住发展的机遇。”


  从2017年开始,孔蒲中就在开始着手扩建新房,准备办农家乐,依托自家农场的产品优势,面向城市消费人群,主推绿色、有机、无公害的农产品。孔蒲中说,他的农家乐春节后就能开业。


  在中南海的座谈会上,孔蒲中表达了“要过上让城里人都羡慕的生活”的意愿,并向总理发出了来家庭农场看一看的邀请,李克强总理高兴地说,以后有机会一起去农场吃生态鱼、生态米。


  从北京回来,孔蒲中满是干劲:“要争取给乡亲们带个好头,让农村变得越来越富、越来越美。”


  链接


  省政协助力发展现代农业


  近年来,湖南省政协先后围绕“三农”领域多个课题开展调研协商监督,取得了明显成效。


  2015年6月,省政协举行双周协商会,围绕“大力发展我省家庭农场”进行协商议政。委员们认为,家庭农场作为继种养大户、农民合作经济组织、农业龙头企业之后的又一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对于破解我省深化农村改革难题、加快现代农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同年7月,省政协再次举行双周协商座谈会,就“推动湖南农村土地经营权有序流转”进行协商议政。委员们认为,推动农村土地经营权有序流转,既要提高土地流转率,又要注重土地流转的效益。要加强政策扶持力度,设立土地流转专项扶持资金和现代农业经营主体培育专项资金,强化物权保护,为土地经营权流转奠定坚实基础等。


  2016年9月,省政协召开“加快转变农业发展方式和加大农村面源污染治理”界别协商会。与会委员与专家学者表示 ,要建设农业强省,就必须进一步大力推进规模经营、优化农业产业结构,发展现代农业。同时提出要因地制宜开展禽畜粪污、有机肥以及清洁能源生产,优先应用“种养结合、就地利用”的循环生态治理模式等建议。


  还有哪些湖南农民

  进过中南海与总理对话?


  在浏阳农民孔蒲中之前,10年来还有3位湖南农民走进中南海与总理座谈。他们分别是岳阳市种粮大户阳岳球、湘阴县种粮大户周翼和湘潭县养殖大户卢国良。


  岳阳市种粮大户

  阳岳球


  “请你1月15日动身去北京,参加17日的政府座谈会。”没有任何征兆,44岁的阳岳球接到岳阳屈原管理区农业局的电话。2008年起,阳岳球开始规模化种植水稻。


  到北京的第二天下午,农业部安排基层代表阅读《政府工作报告(征求意见稿)》,并要求晚上写感受,谈需要改进的地方。阳岳球花了一个晚上,写了3点感受和一个建议,作为发言的准备稿。


  1月17日,座谈会开始前,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提前来到会议室,与各位代表一一握手。阳岳球发言时,李总理向他提问:“当地是不是按照国家最低收购价实行收购?有没有拒收的现象?扣秤的多不多?”阳岳球一一作了如实回答。


  阳岳球接着反映,现在很多农民都不愿意种田了。农民土地少,靠土地难以糊口,都愿意到外面打工,田里就种单季稻,也不精耕细作,只要自家有粮吃就行。为此他算了一笔账,每亩田单季稻相比双季稻要少产800斤粮食。


  “现在如何才能让农民种双季稻?”李总理问。阳岳球建议要集中育秧和给予一定补帖。李克强总理请农业部拿方案,并说:“对南方水稻怎么样支持,我的意见是单改双,不能双改单,南方水稻必须种双季稻。”


  湘阴县种粮大户

  周翼


  9点整,温家宝总理走进会场,和代表挨个握手。


  “你们应该是中南海的主人,来到这里就像到家一样。”温总理一句家常式的招呼,让周翼和其他代表紧张的心情开始放松。


  在前几个代表发言后,时间已近中午12点。周翼有些焦急,怕没时间发言,这时温总理主动点他的名字:“来自湖南省湘阴县的种粮大户周翼,现在请你谈谈吧。”


  周翼马上站起来:“买插秧机国家有补贴,政策很好,但现在有个困境。买得起的都是大规模种植户,他们获益大,对买不起的散户不仅没有补贴,而且还要去付租金租用。我建议国家统一购买插秧机,让所有农民均可获益。”


  当谈到粮价过低时,温总理马上插话:“不是提高了吗?”周翼回答:“还是低了,不能调动广大粮农的积极性。”温总理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当周翼谈到稳定和扩大双季稻种植面积时,温家宝总理马上表示:“你讲得很好,确实是这样。”


  大约11分钟的发言结束后,周翼发现自己的内衣几乎湿透了。在汇报过程中,周翼也注意到总理专注的神情一直盯着他,并不时作笔记。


  湘潭县养殖大户

  卢国良


  去北京之前,卢国良带上了湘潭县农业局执笔的18页汇报材料。


  “18页的汇报材料太长了,领导要求重写。会上不要说死猪的事。”卢国良回忆,2007年,蓝耳病导致全国出现大规模死猪,湘潭养猪大户死猪达60%以上,农民损失惨重。


  “死猪的事关系到当时政府绩效考核,所以政府部门不愿多说,但是作为农民,这是我最关心、最担忧的事,不能不说。”卢国良暗下决心,要把真实情况告诉总理。


  最后,在农业部相关人员的帮助下,卢国良的汇报材料由18页缩短成两页,1500字左右。


  卢国良记得,那次他是下午3点进入中南海,3点半会议开始。会议前,全体代表学习会议须知。他是第4个发言,时间限定8分钟,总理提问的时间不限。


  轮到卢国良发言时,他拿着事先准备的发言稿念起来:“中央的惠农政策很好,落实得也很好……”还没念几句,便被温总理打断了:“请你说说,2007年中央出台了哪些惠农政策?”之后,卢国良再也没有机会看稿子,温总理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他最想反映的死猪情况,也是总理先提起的。


  会上,温总理承诺各项惠农政策不会削减,在防病和价格调控上会继续采取措施。会后,温总理单独让他把汇报材料留下。走出会议室,温总理和卢国良握着手说:“你们基层同志很辛苦,我什么都知道。”


  湘声报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