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鼓戏演员拿到梅花奖有多难?  
2018-02-11 10:04来源:湘声报-湖南政协新闻网作者:湘声报记者 寻晓燕

叶红,湖南省政协委员、省花鼓戏传承中心国家一级演员,2017年获得中国戏剧梅花奖。


刘海砍樵图.jpg

  叶红、李左演绎的《刘海砍樵》。受访者供图



   “情郎哥相送奴的九连环,用手推呀推不开,拿把刀来割,割不断衣得衣子呀……得儿得儿得儿得儿呀得儿衣儿呀……”


  2月5日,湖南戏曲春晚上,湖南省花鼓戏传承中心演员叶红以一曲花鼓戏《九连环》赢得满堂彩,那高低声的自如切换,九个连续的花舌腔,将晚会推向高潮。


  2017年对叶红来说,是收获之年。作为花鼓戏经典剧目《刘海砍樵》中胡秀英的第三代演绎人,她凭此角色摘得第28届中国戏剧梅花奖。这是时隔25年之后,湖南花鼓戏演员再次获得这一中国戏剧界最高荣誉。


  叶红是湖南最年轻的国家一级演员,扎根戏曲行业28年里,她亲历传统戏曲的沉浮,也曾面对转行的选择与诱惑,但最终坚守了下来。


  新任第十二届省政协委员后,叶红期盼通过政协平台,为花鼓戏薪火相传作出自己的贡献。


  

  师从两代“胡大姐”



  “我屋里女儿从小爱唱爱跳,3岁时就能摆出标准的花鼓戏步法‘顺风旗’,越是人多她越来劲、越爱表现,从不胆怯。”说起女儿叶红,父亲叶俊武打开了话匣子。


  叶俊武是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花鼓戏的传承人,也是第二代“刘海”的扮演者。出生花鼓戏表演世家,叶红从小就在表演上展露天资。


  “要想学好花鼓戏,夏天捂得热,冬天穿得薄,一练就是一整天,这种苦非常人能忍受。”虽然自己是名角,但叶俊武无意将叶红领上学艺之路。可打小就听着比古调,在花鼓戏大院里长大的叶红,心中早已种下艺术梦想。


  “考艺校时,父亲从不支持到默许,到如今他对我知无不授、以我为荣。”爱笑的叶红和性情爽朗的父亲,如今互为彼此的骄傲。


  1990年,15岁的叶红报考湖南省艺术学校,以专业第一名的成绩成为花鼓科班生,师从因《刘海砍樵》胡秀英一角名满梨园的肖重珪。3年学习中,叶红在唱做念打等基本功方面有了长足进步。


  让叶红没想到的是,毕业后刚进入省花鼓剧院工作,就遭遇了一场打击。


  当时,团里正在复排大型传统戏《刘海戏金蟾》,对胡秀英这个角色选定了三组演员,却没有叶红的名字。团领导认为叶红的嗓音条件不够好,难以驾驭角色。


  这件事让叶红很失落,更不甘心。她找到父亲的搭档、第二代胡秀英扮演者唐钟壁,表明了自己要练好声音的决心。看着叶红长大的唐钟壁欣然答应,并把自己多年积累的经验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了叶红。


  “那段时间,叶红除了吃饭睡觉,基本上都泡在我家。手把手地教、一遍遍示范,不厌其烦地说戏、引导。”唐钟壁告诉湘声报记者,叶红天赋好、领悟快,声音完全可以通过后天勤奋练出来。


  持之以恒的练习,让叶红的嗓音变得清脆,行腔自然流畅,念白充满情感、顿挫分明,渐渐得到观众与同行的认可,终成第三代“胡大姐”的扮演者。


  “我的成长,离不开第一代‘胡大姐’肖重珪的开蒙教育,离不开第二代‘胡大姐’唐钟碧的精心施教,还有‘金嗓子’刘赵黔老师的唱腔指导。”叶红深有感触地说,自己是戏曲路上的幸运儿。


  

  多年坚守赢来梅花奖



  “这个梅花奖,是湖南花鼓人共同努力的结果,我们为此等待了25年,于湖南花鼓戏意义重大。”叶红犹记站在领奖台上的那一刻,心中回荡着《刘海戏金蟾》中自己曾演唱过千万遍的旋律。她成为继刘赵黔之后,第二位获此殊荣的湖南花鼓戏演员。


  花鼓戏是湖南民间小戏的总称,是一丑一生一旦的“三小戏”,以其载歌载舞、通俗明快、幽默诙谐的艺术风格,广受群众喜爱。


  “花鼓戏通俗、贴近生活,但几乎没有高难度的绝活,所以参评梅花奖很吃亏。”叶红一语道出了花鼓戏演员20多年来缺席梅花奖的主要原因。


  2015年,在省文化厅的重点扶持下,叶红演的《刘海戏金蟾》被推荐参评第27届梅花奖。


  本次初评入围梅花奖的叶红,滚动到第28届继续参评。


  2017年的梅花奖是全国文艺评奖改革后第一次评选,名额由原来的30名压缩到15名,而参评的是来自全国各地的50名选手,“过五关斩六将”的梅花奖角逐越发激烈。


  为在台上展现最美身姿,叶红在赛前一周未食一粒米。那7天里,叶红还要排练另外两个剧,从早忙到晚的高强度工作,一度让她几乎支撑不住。


  “为了梦想,努力坚持”,父亲的这句话成为她坚持的原动力。“当你真正投入地表演时,力量是无穷的,也感觉不到累。”叶红说。


  88岁的花鼓戏名角钟宜淳听闻叶红获奖,兴奋地赋诗一首:“梅花香自苦寒来,血汗浇灌花才开。花鼓代代传帮带,又见梅花靓舞台。欢欣鼓舞齐喝彩,更盼叶红上金阶。”


  “梅花奖代表着一个剧种的繁荣昌盛。湖南花鼓戏界盼这个奖,的确已经很久了。”叶红说,梅花奖是一个新起点,她愿意为传承和繁荣花鼓戏事业坚守一生。


  

  融入血液的花鼓戏



  “刘海哥,你把我比作什么人啰嗬!”这段脍炙人口的花鼓戏《刘海砍樵》比古调一出声,几乎男女老少都能哼上几句。


  走进任何一家卡拉OK厅,点一曲《刘海砍樵》,录像上载歌载舞的胡大姐和刘海哥的扮演者,就是叶红和搭档李左。这一版本的VCD碟是省花鼓剧院录制的唯一一版,发行22年来,叶红和李左扮演的第三代胡大姐和刘海哥已走进千家万户。


  虽然比叶红年长17岁,但李左已是叶红最默契的戏曲搭档。在李左眼中,叶红就是戏痴一枚,从来曲不离口。


  多年前和叶红同住一栋楼时,李左每次经过她家门口,就能听到家中练曲的声音。如今,已是梅花名角的叶红依然改不了随口就唱的习惯。


  “不管是走路还是做事,欢喜还是不悦,嘴里哼的都是花鼓戏,有时候唱得老公孩子都烦躁了,恳求我别唱了。”叶红笑言,家人都是花鼓戏剧院的,玩得好的闺蜜也多是戏曲人,花鼓戏已经融入血液。


  新一代“胡大姐”有何不同?叶红有自己的理解,她在表演中大胆创新,上半场主要表现胡秀英妖媚、娇艳、多情的一面,而下半场则着重表现其性格中温柔、善良、质朴、勇敢等特点。这样的“胡大姐”,角色形象更立体,也更贴近生活、贴近现实,富有生命力,使得这个传统小戏焕发出青春、时尚的光芒。


  对人物形象的刻画,叶红追求细腻极致。在第二场《砍樵情缘》中,把热恋女子与情郎相会的殷切期盼,表现得淋漓尽致。


  无论是对角色,还是戏曲程式,叶红一直在努力探寻新的诠释方法,希望在传承经典的基础上,让古老的戏曲表演焕发新的光彩,从而吸引年轻一代的关注。


  多年的舞台实践中,叶红逐渐形成自己的演出风格。不论是妩媚灵动的“狐仙”、娇俏可人的“表妹妹”,还是泼辣俊俏的“春草”,都被她演绎得活灵活现。


  导演何艺光看了叶红在现代花鼓戏《走进阳光》里的表演后,盛赞她就是为戏曲舞台而生的人。


  

  做传承戏剧的种子



  “以前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表演者,但现在我更多地思考这个剧种的未来。”拿到梅花奖,让叶红心中油生使命感,如何将花鼓戏传承下去是她念念不忘的责任。


  2017年11月,湖南省文化厅主办“湘戏新角——2017湖南青年戏曲演员电视大赛”,叶红主动申请给青年选手提供义务辅导。


  这场活动后,叶红对戏曲青年人才扶持与培养有了更多的担忧。


  叶红记得,比赛中一位名列前三甲的京剧演员条件非常好,获奖之后,院团有意留他,可他提出的解决住宿及奖金的要求,却因体制壁垒无法满足。


  “如此有意义的活动,最终还是无法解决湖南的戏曲人才荒。”叶红对此惋惜不已。近些年来,省花鼓剧院老一辈艺术家或退休或故去、青黄不接的人才断代问题凸显,而每次招人应者寥寥。


  有一次团里招了一批学生,其中一个男生的条件非常适合培养,然而在选择省花鼓剧院还是去一个年薪10万元的文化系统岗位时,这个男生还是放弃了只有底薪的“省花”。


  1993年,与叶红同批进入省花鼓剧院的24位学生,至今留下来的还有7人,其中5位男演员,2位女演员,因为人才断层,他们这一批成为团里的中坚力量。叶红20多岁就开始教学生,团里青年演员凡是会演《刘海砍樵》的,几乎都是她教出来的。


  在花鼓戏辉煌的上世纪80年代,一个县往往就有几千人参加花鼓戏剧团的考试,当时的演员可谓是“千里挑一”。近些年,随着传统戏曲的式微,加上待遇不高,愿意学戏的人骤减。因为选择性不多,人才挑选也不像以前那么严格。


  成为省政协委员,叶红和父亲叶俊武都有点激动。叶俊武曾担任20年省政协委员,多次为传统戏剧和群众艺术的发展鼓与呼。


  第一次参加省政协全会,叶红提交《关于推动建立湖南青年戏曲人才的奖励机制,完善青年戏曲人才的扶持和培养》的提案。


  “刘海哥和胡大姐的爱情应该一直唱下去,不光是因为它的优美旋律和精彩演绎,还因为它突显了湖南人的性格、湖湘精神。”叶红认为,戏曲是非物质文化遗产,需要靠人来传承;如果传承人没有了,那么戏曲就会断了。


  对于未来,叶红说:“不管是作为梅花奖得主,还是省政协委员,我都愿做播撒种子的人,让传统戏剧的种子在年轻一代演员中开花,迎来百花齐放的春天。”


叶红.jpg

  2月5日,湖南戏曲春晚上,叶红演唱《九连环》。 受访者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