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步踏察,发现问题!委员小分队挺进洞庭湖
2018-04-10 22:29来源:湘声报-湖南政协新闻网
640.jpg

  踏察小分队,正在挺进洞庭湖。

  

  一段时间以来,“政协委员环洞庭湖踏察行动”的数个小组兵分多路,在洞庭湖区相关段点开展调研、协商和监督。

  

  “洞庭湖生态环境治理推进落实情况”是2018年省政协3项年度重点专题协商课题之一,成立了总课题调研组,由省政协主席李微微担任组长,省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社会和法制委员会,九三学社省委,民盟省委分别成立调研组。

  

  值得关注的是,各调研组下设立若干实地踏察小组,分别前往岳阳、常德、长沙、益阳等地的洞庭湖段开展调研。

  

  洞庭湖是湖南的母亲湖,也是全国第二大淡水湖。随着经济社会快速发展和人口不断增加,洞庭湖的生态环境问题日益凸显。2017年底,省政府下发《洞庭湖生态环境专项整治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要求对洞庭湖生态环境进行全面整治,还洞庭湖一湖清水。

  


委员如何开展踏察


期间发现了哪些问题

又提出了哪些建议

  

湘声报记者一路跟随,

记录下踏察小组的点滴。


640 (1).jpg

东洞庭湖湿地(资料图片)


  


1

在一线发现问题

  4月2日,省政协人资环委主任张智军与任贤龙为一组,来到岳阳县东洞庭大小西湖核心保护区。

  

  到达湖区时已是上午11点半。吃完中饭,顾不上休息,委员们不要陪同,不打招呼,直奔湖堤附近的村庄了解情况。

  

  眼前的洞庭湖碧草如茵,鸟儿飞翔。委员们每到一处仔细询问,“这里是否还有人捕捞?”“畜禽养殖业是否退出?”……

  

  在这之前3天,省政协委员刘怀德、纪雄辉和岳阳市政协委员、湘阴县政协主席周义军也采取同样的方式,乘船来到湘阴县青山岛湿地保护区开展实地踏察。

  

  11平方公里的青山岛,目前有300户居民。在这里,委员们察看当地居民的院落、水产养殖场、垸外湿地,走访保护区负责领导、村支部书记、村民,收集问题20多个。

  

  青山岛和东洞庭大小西湖核心保护区,是实地踏察中的2个点。此次踏察涉及10多个县市区,每个点都经过精挑细选,反复讨论,具有代表性。其中既有核心保护区,也有缓冲区、实验区,并兼顾湖上、岸边,以及退耕还湿项目和垃圾分类减量示范点等。

  

  根据安排,省政协人资环委分15组前往岳阳,社法委分3组赶赴常德,九三学社省委分3组在长沙,民盟省委的5大组7小组在益阳,分头开展行动。

  

  君山区的采桑湖是其中的一个点。这里曾碧波万顷,是洞庭湖区灰鹤、豆雁等候鸟主要的繁殖、栖息、食源补给地,曾被称为“百鸟乐园”。2014年,岳阳一商人获得采桑湖约1万亩的经营权,用来种湖藕和养螃蟹,致使候鸟栖息地及湿地生态系统遭到破坏。如今,在林业部门的强力阻止下,湖藕暂时没有采挖。

  

  “选择这个点,是要看有关的生态环境治理政策是否得到落实。”委员们说,踏察不是随便走走看看,要有针对性。

  

  在岳阳市湘阴县樟树镇文谊新村、益阳市大通湖区东洞庭湿地保护区、长沙市望城区乔口镇大垅围村垃圾分类减量示范点,委员们一路看一路向渔民、村民了解情况,掌握了大量一手资料。

  

  “不同的踏察点,可以看到不同的问题,找到不同的借鉴经验。综合起来,这样就可以多角度、全方位地了解情况。”张智军介绍,徒步踏察是为了让整个调研做得更深更实,不搞走马观花式的调研,通过深入基层一线发现问题,再提出有针对性的对策建议。

  

640 (2).jpg

  4月2日,委员们在东洞庭大小西湖核心景区走访居民,了解情况。 黎计辉/摄 



2

加强协调保护顶层设计

  对于张智军等委员的突然到访,正在家中忙碌的岳阳市君山区村民许河中有些激动。许河中说,自中央环保督查组来湖区督查后,一批老大难问题得以解决。

  

  “以前,湖中很多地方设置了矮围网围,这对湿地生态系统影响非常大,现在已很少见到了。”许河中说,如今采砂、畜禽养殖基本退出了湖区,但麋鹿和鸟类却跑来吃庄稼,“去年鸟吃了家里近一半的麦子,麋鹿也对庄稼造成了一定损害。”

  

  如何处理好洞庭湖的保护与农民的生产经营活动?踏察组在湖南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进行了交流。

  

  “有时候国家会对农民进行补偿,但不稳定,今年有,可能明年就没有了。”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杨盛建议,可探索一种保险机制解决这个问题。

  

  在青山岛走访时,省政协委员纪雄辉发现,居民垃圾收集设施简陋,枯枝落叶焚烧的现象随处可见,而居民生活污水仅采取简单的化粪池处理,甚至直排。

  

  纪雄辉将看到的场景拍下来,马上写了一份微建议报告发布在政协云上。他建议,应根据区域制定环境保护的分工责任制,并在区域内宣传环境整治政策,使生态文明建设政策深入民心。

  

  “大堤一边是洞庭湖的核心保护区,属于岳阳县;另一边则是实验区,属于君山区。”赴东洞庭大小西湖核心保护区的委员发现,洞庭湖的保护协调机制也值得关注。

  

  杨盛曾被这个问题困扰过。“洞庭湖的管理涉及3个市、4个保护区,多个部门具有执法权,但管理协调有些难度。”他建议,做好顶层设计,申报成立洞庭湖国家公园,更好地统筹各市、各部门的管理。

  

640 (3).jpg

  4月4日,委员们在望城区乡里里手书堂山池塘工业化养殖项目基地调研。湘声报记者  闫利鹏/摄

  


3

从未中断的关注与建言

  由于洞庭湖水量长期出多入少,湖区的各类湿地正向湖心转移,呈现明显退化趋势。再加上人类的破坏,越冬候鸟食用的苔草提前生长,水类生物的生存空间和环境逐渐恶化,湖泊湿地自净能力降低。

  

  面对这些问题,委员们感叹洞庭湖治理任重道远,洞庭湖的生态环境要发生根本性改变,并非一朝一夕能完成。

  

  “在踏察过程中发现的一些好经验、好做法,可以大力推广宣传。”参观完大垅围村垃圾分类减量示范点后,省政协人资环委副主任宋娟娟说。

  

  踏察过程中,纪雄辉随时掏出手机,对一些乱象进行拍摄。在他看来,踏察的形式非常好,深入基层,以问题为导向,这是政协履行民主监督职能的有益探索和尝试。

  

  自第一届湖南省政协成立以来,对洞庭湖治理的关注与建言从未中断。“洞庭湖治理需要久久为功,省政协的脚步不会停歇,将不断创新工作,采取多种形式,持续跟进。”张智军说。


END

文|湘声报记者 陈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