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鸿茅药酒案当事人回家,代理律师是湖南湘阴县政协委员
2018-04-19 07:51来源:湘声报-湖南政协新闻网

今天(4月18日)下午6时,谭秦东与律师胡定锋一起乘坐飞机返回广州。

 

此前一天,撰文吐槽鸿茅药酒后被跨省抓捕的谭秦东,被取保候审,走出了内蒙古凉城县看守所。


640.jpg

昨天(4月17日)下午,谭秦东(左)被取保候审,与胡定锋律师在内蒙古凉城。


连日来,由凉城县公安机关、检察机关办理的“谭秦东损害鸿茅药酒商品声誉案”,成为社会关注热点。


谭秦东曾在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获得硕士学位。谭秦东的代理律师胡定锋,是广东舜华律师事务所主任。湘声报了解到,胡定锋同时还是湖南湘阴县政协委员。


在谭秦东和胡定锋登机前,湘声报记者通过电话对他俩进行了专访。




640 (1).jpg

谭秦东今天下午乘飞机回广州前接受湘声头条采访。胡定锋供图


对话谭秦东


湘声头条:你为什么要在网上发文章,而且标题提及“毒药”两字,是为了博取眼球吗?


谭秦东:当时在朋友圈看到一篇比较火的医药类科普文章,一位医药圈的朋友就建议我也写一篇。我的印象中鸿茅药酒广告打得很响,就在网上搜索了它的相关资料和文章,想从科普的角度谈谈鸿茅药酒夸大药效和虚假宣传。


我博取的是老年人,特别是有心脏病、高血压、糖尿病这些人的眼球,如果不用刺眼的标题,就不会引起他们的注意,他们还会一如既往地去买这种药酒来喝。


湘声头条:后悔写这篇文章吗?


谭秦东:不后悔,为什么后悔?人这一辈子,总要说两句真话、干两件有意义的事情,刚好我就做了。


湘声头条:有没有想过因为一篇文章会被警方抓捕?


谭秦东:我是运气不好,有这么多人写了批评性的文章,却独独抓了我(笑)。


我认为事有蹊跷,在抓我进去时,仅仅只有2000多的阅读量的文章,怎么可能造成100多万元的经济损失。回过头来一想,因一篇标题敏感的科普性文章,千里迢迢赶到广州抓人,有一种杀鸡骇猴的感觉。我比较困惑的是,他们是否想利用我这个草根小医生作典型,用来警示整个医生行业,让全行业都不敢说真话。

湘声头条:从看守所出来,你现在的心态是什么?


谭秦东:大悲大喜、峰回路转,这两个成语可以形容我的感觉。


湘声头条:经历这近100天的拘禁,自由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谭秦东:新生,以及珍惜现在的生活。


湘声头条:取保候审,意味着你还有着失去自由的可能?


谭秦东:已经有心理准备,但我更愿意相信这个社会是有公平正义的。


湘声头条:如何看待现在各方的关注?


谭秦东:我相信这次如果没有网民和媒体的关注,我不可能得到阶段性的取保候审。


湘声头条:这次经历了这么多,对以后的生活有信心吗?


谭秦东:有,还是会做一个好人,做一个好医生,多做公益回报社会。

湘声头条:现在即将登机回家,你的心情如何?


谭秦东:昨天刚出来时心情激动,还未从被拘禁的状态中调整过来,有些言不达意,语速也缓慢,感觉都十分凝重。到今天心情慢慢平复下来,非常期待见到自己的家人,希望飞机早点起飞尽快到家。


640 (2).jpg

胡定锋是广东一律师事务所主任,同时是湖南湘阴县政协委员。


对话胡定锋律师


湘声头条:你是什么时候接受代理此案的?


胡定锋我是在1月20日左右接受此案的代理,我的一位朋友是谭秦东家属的亲戚,于是将我介绍给了谭秦东家属。一接触到这个案件,我就感觉有些离谱。

湘声头条:当时,你是如何分析案件的?


胡定锋:我认为,谭秦东的撰文就是一个科普类的文章,对鸿茅药酒并没有恶意抹黑。文章目的是明确地告诫老年朋友,尤其是有心血管疾病、高血压、糖尿病的患者不要轻信鸿茅药酒的虚假广告,这类广告有误导购买的嫌疑。谭秦东在文中所运用推理的医学论据事实,对鸿茅药酒并没有危害。


文章标题中“毒药”的措辞,用得不妥,是带有情绪化的表述,但这并非是捏造事实。一方面,从客观上来说此文不存在捏造事实的行为。《刑法》第221条中明确规定,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是指捏造并散布虚伪事实,损害他人的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给他人造成重大损失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我认为,文章中只是质疑鸿茅药酒“包治百病”“放大疗效”等问题,不存在捏造事实的情况。另一方面,从主观上来说,他并非使用攻击性的语言故意抹黑和解读鸿茅药酒,只是指明它存在虚假广告的客观事实。


湘声头条:你第一次见到谭秦东是什么时候?


胡定锋:我们第一次会面是在1月26日,当时他的状态还好,认定自己无罪,也坚信自己很快就可以出来。他认为自己的文章不可避免地影响了鸿茅药酒的商品信誉,但却没有恶意,并非故意抹黑。


湘声头条:近100天来,你主要围绕哪些方面开展工作?与哪些方面进行了交涉?


胡定锋:我首先与办案单位取得联系,进行沟通。一是撰写了律师辩护意见书;二是申请了谭秦东的取保候审;三是以谭秦东的名义撰写和提交了比较全面、详细的申诉书。


但是,办案单位对我们提交的申诉书文件,并未仔细研究,更多的是关注所在单位领导的看法和意见,以及鸿茅药酒方的态度。这导致第一次的取保候审没有做成,如果当时取保候审通过的话,可能后面就不会引发媒体关注,更不会导致如此大的舆情。


湘声头条:你与鸿茅药酒生产企业交涉过吗?


胡定锋:我们曾通过一个中间环节,申请见面沟通,但被拒绝了。


湘声头条:在与当地警方和检方交涉过程中,你感受如何?


胡定锋:警方的态度十分明确,取保候审需要鸿茅药酒方面的同意,反之,则没有希望。他们认为这个案件应该“快审快结”,并尽快移送检察院。他们还和我们说,必须做有罪辩护,他有一个好的认罪态度,才能够“尽快判”“轻点判”。


湘声头条:你一直主张做无罪辩护,曾说如果要做有罪辩护,宁愿选择不接受委托?


胡定锋:从专业角度来说,我感觉此案做无罪辩护难度更小,有罪辩护难度大一些。更何况,如果做有罪辩护,我很难说服我自己。


我与谭秦东在3月12日的第二次会面时,他的情绪有一些波动,态度发生了转变。他说:想尽快出来,只有快点认罪,不然判得更重。


因为那时,当地办案人员私下给谭秦东家属推荐了一位在凉城的委托律师。那位王律师与我的办案思路有分歧,他主张有罪辩护,尽快认罪趁早出来。这直接导致原本已经交给办案单位的无罪申诉书,又撤了回来。我当时沉思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向谭秦东的妻子说,如果这样就没必要(让我继续辩护),您让这位律师作辩护算了。


湘声头条:当时主要考虑到什么,打算放弃辩护吗?


胡定锋:第一,是自己的观点得不到采纳;第二,我的辩护意见,可能会让谭秦东的判处更重。因为王律师本身与当地办案机关更为熟悉,那边已经向王律师表态,只要认罪,就会快审快结,尽快出来。


湘声头条:谭秦东一案近3个月悄无声息,是什么原因导致突然成为舆论焦点?


胡定锋:我认为此案属于典型的公众案件,也是一个典型的法制新闻。之所以能成为舆论焦点,有多方因素。第一,社会舆情对药品虚假广告、保健品市场乱象早已深恶痛绝,希望政府能出面,出台相关整治措施;第二,鸿茅药酒这样的大企业,将原本属于民事侵权的案件上升到刑事犯罪的地步,让公民对自身的言论自由产生怀疑。近年来针对鸿茅药酒的批评报道不断,但造成的影响却不大,引人深思。

湘声头条:你认为谭秦东在这件事中有无过错?公众如何合法地行使表达权?


胡定锋:公众在网上发表批评文章时,应注意自己的措辞。既要能达到警示的目的,又要不构成损害名誉权和商品声誉,这个边界需要公众自己去把握。


消费者拥有表达自身看法的权利,但本案中,谭秦东是作为一个医生,在告诫消费者鸿茅药酒存在虚假宣传的行为,我认为应该给予更为宽松的环境,要适用刑法的“谦抑”原则,能采取其他手段规范的,就不宜使用刑法去对付。


湘声头条:重获自由的谭秦东状态怎么样?


胡定锋:昨天下午6点左右,他从凉城县看守所出来时状态非常不好。里外信息的不对称,导致他看起来已与社会脱节。后来在看到一些媒体的报道,尤其是最高检以及公安部对此事的关注后,情绪逐渐稳定。


湘声头条:取保候审意味着什么?


胡定锋:现在还是一个逗号,并非最终结论。凉城县检察院和公安局现在还在限时一个月的补充侦查过程中。一个月后,要么继续移送检察院,要么就认定案件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移送。如果是后者的情况,那才叫做正式获得自由。我们要以他们的具体通知为准。


湘声头条:从法律专业角度看,警方跨省抓捕是否涉嫌滥用权力?


胡定锋:跨省抓捕本身在程序上不存在问题。此案最大的问题在于立案不严,刑事案件在立案后要启动司法侦查程序,利用各种侦查手段,可能会涉及到对人身自由的限制。立案时,对现有的犯罪证据需要具体研究,如这个人到底能不能抓,抓了后是否可以移送起诉等等。


湘声头条:下一步,你打算怎么代理此案?


胡定锋:继续配合办案单位对案件的侦查,做到随传随到。同时,会针对整个案件是否构成犯罪,向办案单位提供一个完整的意见。根据下一步公安机关侦查的结果,开展相关工作。


湘声头条:你认为此案是因为舆论关注才出现转机的吗?


胡定锋:正义也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这个案件取得现在阶段性的进步,媒体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但有一点必须明确的是,谭秦东的行为并未达到犯罪的标准。只是说,如果没有媒体和社会各方的关注,这个案件可能会拖更长的时间。


最高检和公安部的关注,让我们可以通过此事,看到司法的进步。我们希望能通过这一个案促进食品药品行业的管理,也可让更多人了解,在刑事诉讼中如何正确使用法律。



回  溯


2017年12月

谭秦东在网上发帖,称在老年人群体中热销的鸿茅药酒,实际上是酒剂类中药,成分中含有多种毒性中药材,并在标题上指鸿茅药酒是“毒药”。



2018年1月10日

谭秦东在自家楼下被内蒙古凉城县警方带走。



1月25日

谭秦东因涉嫌损害商品声誉罪被执行逮捕,羁押于凉城县看守所。



4月15日

凉城警方发布通报称,对谭秦东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系因其行为“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并表示目前案件已依法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4月16日

中国医师协会法律事务部针对此事发布声明,认为公权力机关应慎重对待不同学术观点和言论,防止将民事纠纷刑事化,并表示愿意为谭秦东提供法律援助。



4月16日21时许

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新闻发言人就鸿茅药酒有关监管情况接受采访表示,将责成企业解释药酒安全性,正组织专家论证药酒转为处方药问题。



4月17日15时许

内蒙古检察院表示:

“谭秦东损害鸿茅药酒商品声誉案”证据不足,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指示,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听取了凉城县人民检察院案件承办人的汇报,查阅了案卷材料。经研究认为,目前案件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自治区人民检察院指令凉城县人民检察院,将该案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并变更强制措施。



4月17日16时许

公安部回应:已责成内蒙古公安机关开展核查工作。

针对近期媒体高度关注的“鸿茅药酒”事件,公安部高度重视,立即启动相关执法监督程序,已责成内蒙古公安机关依法开展核查工作,加强执法监督,确保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严格依法办理,相关工作正在抓紧依法推进中。



4月17日19时许

内蒙古公安厅回应“鸿茅药酒”事件:责成变更强制措施。

对社会和媒体广泛关注的“谭秦东涉嫌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案”,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高度重视,已经依法开展案件核查工作。遵照公安部要求,自治区公安厅责成凉城县公安局立即按照检察机关意见,依法对该案事实和证据进行核查,并变更强制措施。


END

文|湘声报记者 肖君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