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古稀老人自掏20万元服务残疾人群

2016-12-06 22:08来源:湘声报-湖南政协新闻网作者:文/图 湘声报记者 杨朝文 
株洲古稀老人自掏20万元服务残疾人群
一辆车 一份爱 一条纽带





  

  

  “妈妈,会长爷爷来了。”看到株洲市益云公益协会会长陈瑛走进家门,17岁的脑瘫少年易泽伦熟练地用鼻子在手机上打下这行字,告诉在家附近干活的妈妈。

  

  由于父母忙于生计,易泽伦的活动范围只能在家里,唯一的伙伴就是亲戚送的这部智能手机。虽然家门口就有公交车,离城区也还不到10里路,但他基本没出过门。

  

  这样的生活在今年8月被改变。在陈瑛的残疾人无障碍出行服务车(以下简称“无障碍出行车”)的帮助下,易泽伦第一次看到了株洲市中心广场的繁华,还结识了一群和他一样的残疾人。现在的易泽伦,可以在微信群里和朋友们聊上一整天。

  

  “虽然他不能说话,但脸上的笑容明显比以前多了很多。”易泽伦的妈妈告诉湘声报记者。在株洲市许多和易泽伦有同样境遇的家庭心中,陈瑛的这辆无障碍出行车代表着一份温暖的关爱,自从有了这条纽带,他们与社会联结起来,“不再感觉孤立”。

  

  为了让残疾人走出家门

  

  一辆车再配上一部自动升降机,无障碍出行车的配置看似简单,却能满足大部分轮椅残疾人最基本的出行需求。

  

  “轮椅残疾人的家庭状况大多数都不是很好,出门打车成本比较高,家庭支付不起;同时上下车都需要人抬,很不方便。而这辆车既减轻了残疾人的负担,也让他们更有尊严。”说起购买无障碍出行车的初衷,今年76岁的陈瑛声音洪亮。

  

  多年来,陈瑛一直热心公益。关注三峡移民、无偿为农民提供法律援助,用他自己的话来形容,过去做公益更多的是用腿和嘴。但一场家庭不幸,让这个普通的退休老人毫不犹豫地拿出了近20万元,购买了一辆不能为自己提供便利的车。

  

  6年前,陈瑛的大女婿在工作中突发脑溢血,虽然经过抢救挽回了性命,却永久失去了活动能力,在床上一躺就是5年。“跟我们现在帮助的残疾人一样,需要专人陪护,出门非常不方便。在女婿去年去世之前,只带他出了一次门。”谈及大女婿,陈瑛依然十分遗憾。

  

  2015年6月,陈瑛的大女儿陈志从网上了解到,港台地区有一种专门服务残疾人群、发展比较完善的“康复接送巴士”模式,并已经在深圳、上海等地推广试行。



陈志看望易泽伦。受访者供图

  

  “如果有了这种服务车,像我丈夫这样的残疾人生活质量会不会提高呢?”为了解情况,当时担任株洲市政协委员、芦淞区残联副理事长的陈志先后3次利用假期,前往深圳、上海考察。回来后,她向陈瑛提出了购买车辆为残疾人提供免费接送服务的建议。

  

  听到女儿的讲述,想着躺在床上5年多不能出门的女婿,陈瑛在争取株洲市残联的支持后,毅然取出退休金,分别购买了一辆七座汽车和一台进口电动升降机。

  

  从去年9月开始,这台车身印有“残疾人无障碍出行服务车”字样的汽车穿梭在株洲市的大街小巷,成为残疾人的专用公交车。残疾人群通过电话或者微信预约车辆,确认目的地和自身健康状况后,车辆就会带着两名志愿者陪护提供免费上门服务。

  

  陈瑛的小女婿是名的哥,不用上班时也经常主动过来客串司机,以实际行动支持陈瑛的公益事业。

  

  目前,“无障碍出行”已经成为益云公益协会的一项日常关怀行动。碰到天气好的周末和节假日,陈瑛就和志愿者们带着残疾人到户外欣赏美景,或组织各类联谊活动。

  

  在与残疾人的交往中,陈瑛深深感到,他们最需要的是关心和理解,“无障碍出行服务车与其说是一个服务残疾人的工具,倒不如说是联系普通人和残疾人、以及残疾人之间的一个重要纽带,让他们感受到更多的爱和温暖”。

  

  热心公益的父女俩

  

  在外人看来,陈瑛、陈志这对父女有点奇怪。“家里条件不怎么宽裕,关心别人都胜过关心自己。”陈志说,“但我和父亲都认为,关心别人其实也是关心将来的自己,这是一种社会责任。”

  

  陈瑛退休前是株洲市芦淞区工商联会长,虽然平时很多公益项目都是他在执行,但在背后出主意的往往是陈志;每当陈志提出好建议,陈瑛也不遗余力地给予支持。父亲是共产党员、女儿是民建会员和政协委员,这样的组合为合作增添了默契。

  

  在陈志看来,自己热衷公益是从小受父亲影响;而陈瑛之所以始终充满干劲,也因得到了女儿的鼓励。当陈瑛把“残疾人无障碍出行”越做越完善时,陈志也在利用政协委员的身份,投入大量精力来改善重度残疾人的生活。

  

  无障碍出行车投入运行后,陈志与联系到的重度残疾人及其家人,还有 100多名社会各界志愿者组建了一个微信群。这个平台不仅成为无障碍出行车服务残疾人群的一个渠道,还打开了残疾人与外界交流的一扇窗。

  

  为了让他们重拾生活信心,陈志还联系包括当地电台主持人在内的10多名志愿者,每天定时在微信群内进行读书朗诵,这让很多残疾人第一次听到如此多“陌生人”的声音。

  

  亲身经历让陈志对残疾人家庭有更深的了解。一个家庭若出现一个重度残疾人,很可能意味着家庭经济水平将处于贫困线以下。在日常调研中,经常会有残疾人父母向陈志提出这样的问题——“我们都走了,他怎么办?”

  

  这成为陈志经常思考的问题。

  

  她了解到,很多残疾人、包括重度残疾人虽然在运动能力、语言表达能力等方面存在不足,但大部分具有创造价值的能力。因此,她多次建议参考福利院的形式,在市级范围内实施针对重度残疾人的集中托养,“类似幼儿园一样,既可以学习文化知识,又可以扩大社交范围,还可以组织他们做一些简单手工,得到一些经济收入,以提高他们的的自信心和获得感”。

  

  “解决了残疾人看护难的问题,就基本上解放了这个家庭的生产力,这也是扶贫的一种方式。”陈志说。

  

  作为全省第一支专业轮椅舞蹈队的创始人之一,省政协委员唐波是无障碍出行车的受益者。说起陈瑛,她由衷敬佩。

  

  1997年,25岁的唐波因车祸导致高位截瘫,从此被禁锢在轮椅之上。在经历了短暂的无助和彷徨后,她决心重新拥抱生活。

  

  2010年,唐波通过网络认识了全国第一个轮椅舞蹈队的创始人张仲。他为唐波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原来坐在轮椅上也能跳舞,而且还是拉丁舞。从此,唐波决定组建一支残疾人轮椅舞蹈队,带动身边的残疾朋友自信地生活。

  

  然而,在没有任何经验和基础的株洲成立轮椅舞蹈队谈何容易。

  

  首先,舞蹈轮椅与普通轮椅相比,价格昂贵(至少1万元左右),大部分都需要进口;其次,轮椅舞蹈是个新项目,市、区各个相关职能部门都没有专项经费支持,同时还极度缺乏专业的轮椅舞蹈教师和舞伴。

  

  陈瑛得知情况后,主动发动志愿者为唐波募集到4辆舞蹈轮椅;省政协委员、株洲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统战部部长彭爱华为舞蹈队捐赠了一辆轮椅。湖南工业大学体育学院的老师招募一批舞蹈专业的学生,担任舞蹈团的教师志愿者。2015年底,唐波终于圆了自己的心愿。

  

  今年7月,省残联开展全省首届“活力、健康 、自强、快乐”主题文体活动比赛。接到通知后,唐波立即组织队员参赛。从7月到9月的每个周末,她和队员们都会乘坐无障碍出行车前往长沙训练,一练就是一整天。10月,参赛作品录制完成,这是轮椅舞蹈队成立以来的第一个作品。

  

  整整2个多月的时间,没有一名队员喊累或中途放弃。唐波回忆,“当穿着精美的舞蹈服站上舞台时,我想每个人的内心都在喊‘残疾人也可以活得很精彩’。”

  

  2016年初,唐波坐着无障碍出行车到长沙参加省政协全会,已经连续4年为残疾人权益发声呼吁的她,尤其关心无障碍环境的建设,包括无障碍出行、无障碍停车以及无障碍就业等。

  

  看到古稀之年的陈瑛依然在为株洲市残疾人而奔忙,唐波感慨万千。她早已加入益云公益协会,希望能够帮助更多的人,“如果社会能提供更多无障碍环境,中国几千万残疾人的明天会更有希望”。




无障碍出行车帮助轮椅舞蹈队训练。 受访者供图


  

  轮椅舞者的新生活

  

  对话陈瑛

  

  湘声报:购置这台残疾人无障碍出行服务车时,有没有人提出反对意见或者质疑?

  

  陈瑛:反对意见基本上没有,家人都很支持。只是有一些朋友会过来劝我“七十几岁的人不要搞这些空事了,多享会儿清福”,他们对车辆运营效果和成本等问题都提出了一些质疑。

  

  湘声报:无障碍出行服务车已经运营一年多了,当初朋友们质疑的问题出现了吗?

  

  陈瑛:运营效果其实大家都是看得到的,残疾人特别是重度残疾人非常迫切地需要社会提供出行便利。这种服务对提高他们的生活质量和培育良好的心理,帮助都非常大,总体来说我们的服务是供不应求的。运营成本方面只靠我一个人肯定是吃不消的,在志愿者和一些爱心人士的帮助下,这项服务还能维持下去。

  

  湘声报:对于残疾人无障碍出行服务,你还有没有更多的想法或计划?

  

  陈瑛:其实去年年底我就发现了一个问题,现在我购买的这台服务车,由于空间的限制,每次最多只能满足两名重度残疾人的出行需求。每当组织大型的关怀活动,只能来回多次接送,非常不方便。因此我向株洲市政府提出建议:利用公交公司轮换下来的公交车,改造出更多、空间更大的无障碍出行车,希望建立“政策支持、政府购买、民间运作、企业合作、市民参与”的共建模式,形成一种完善的社会服务。这一建议已经得到市领导的批示,希望不久的将来可以真正实现。

  

  湘声报:这份服务会一直坚持下去吗?

  

  陈瑛:我会把“残疾人无障碍出行”继续做下去,帮助更多的人群,直到自己动不了。我是一名共产党员,要奋斗终身、奉献终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