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回望 | 战时重地辰溪:“石头城”的荣光岁月

2016-12-11 14:57来源:湘声报-湖南政协新闻网作者:湘声报记者 许望桥 

这里曾是抗战大后方,又是抗战反攻的前哨阵地






  

  “这里是湖南乃至全国的抗战大后方,又是抗战反攻的前哨阵地。6000多名辰溪儿女拿起武器走向了抗击日本侵略的道路,5000多名抗战英烈在这里长眠……”

  

  8月25日,一场名为“抗日烽火在辰溪”的纪念展在怀化辰溪县胜利公园开幕。

  

  地处沅江中游的辰溪县城,如今还不到 10万人口。但在70余年前的抗战期间,随着国民党中央海军办事处、第十一兵工厂(汉阳兵工厂)、湖南大学、军政部第十一重伤医院、海军陆战队第一独立旅等来自全国各地的50多个机关和单位搬迁至此,县城由5000人的小城镇一度成为超过10万人口的城市。这座武陵山深处的“石头城”,成了名闻遐迩的战时重地。

  

  抗战爆发,小城成战略要地

  

  因水陆交通发达和地理区位优势明显,辰溪自古就是“当川鄂之通衢,扼云贵之锁钥”之地,为进入湘西、贵州、四川的门户。

  

  1937年春,国民党中央海军办事处500余人由长沙西迁辰溪,成为进驻辰溪的第一个机关单位。随后,国民党新编陆军独立第三十师第三十二旅、海军鱼雷营等部队陆续进驻辰溪。

  

  此时,八路军也在辰溪开展相关活动。经八路军120师师长贺龙批示,向石宇、陈策、陈积山等共产党员从陕北抗日根据地返回原籍辰溪工作。他们积极宣传中共抗战主张,并组织民众发起了抵制日货、募捐支前、奔赴前线等活动。

  

  1938年6月,汉阳兵工厂奉命从湖北汉阳西迁辰溪。占地730亩的兵工厂,生产的各种武器被直接送往全国各地的抗战战场。

  

  1943年,国民政府动用5万民工在辰溪修建了皂角坪机场。运输军需物资的飞机,平均一天在此降落三到四架次。

  

  “进驻的军队机构多,进驻的兵种多,驻扎士兵的数量多,使得辰溪成为湘西地区最重要的军事战略要地之一。”辰溪县政协秘书长刘泉涌说。

  

  1945年,雪峰山战役(湘西会战)爆发,辰溪成为练兵和指挥作战的前沿阵地。当时驻有国民政府机关23个,军事及其后勤服务机构30多个。数万驻扎在辰溪的作战部队陆续投入到战斗当中。1942年,驻扎在辰溪的国民革命军第四方面军司令部和美国盟军顾问团,在此指挥了前线部队的战斗。

  

  共产党员米庆轩组织辰溪青年、学生400多人加入青年军,奔赴战场杀敌。

  

  随着省内长衡战役、常德会战、湘西会战的爆发,国民党陆军九五重伤医院、军政部第四陆军医院、海军医院等一批医院迁至辰溪。

  

  抗战期间, 每天有大量从前线转来的伤病员赴辰溪接受救治。由于治疗条件有限、药品匮乏加上运送不及时等多重因素,共有5000多名中国士兵因重伤在辰溪医治无效死亡,当中绝大部分长眠于此。

  

  从1937年至1945年间,辰溪共有6200人赴前线参战,其中牺牲610人。

  

  随着湘西会战胜利,驻扎在辰溪的军队机构、参战部队、军事医院纷纷撤离,军用机场也开始荒废。

  

  8年抗战,遭遇22次轰炸

  

  除了军事机构之外,抗战期间很多的学校、工厂、企业等社会组织也相继迁入辰溪。

  

  1937 年10月,湖南大学师生、职工及家属共1000余人奉命迁入辰溪锦滨乡龙头垴村,继续办学。

  

  迁入辰溪的湖大继续得到发展壮大,到1945年3月,湖大拥有教职员工2000余人,建设校舍新式木板平房104栋。期间,校方组织师生开展救亡运动,先后有100多名热血青年报名参军抗日。

  

  1938年11月,中国妇女运动领袖向警予和著名作家丁玲的母校——桃源女子中学奉命迁入辰溪。其校址就设在国民党陆军九五重伤医院附近。

  

  为了慰劳抗日负伤的将士,该校学生排练出《前夜》、《古城怒吼》等剧目,为伤病员作专场演出。同时,还到辰溪城乡进行了公演。

  

  此外,云麓中学等大批中学、外地的书店以及《中国晨报》、《中华时报》等报社相继迁入辰溪。储安平、严怪愚、黄达三等知名编辑、记者,长期在辰溪活动,宣传团结、进步的抗战方针。

  

  与学校同时期迁入辰溪的,还有来自沦陷区的华中水泥厂、复兴玻璃厂、交通银行等企业。据国民政府1941年统计,辰溪当时共有外来工业企业170家,从业人员7820人,分别从事采矿、机械、水泥、电力等行业。辰溪县城相比抗战以前,面积扩大了一倍。

  

  由于政府机关、学校及军需民用工厂的云集,辰溪成了日军轰炸的重点目标。从1938年10月至抗战胜利,辰溪先后遭遇日军轰炸22次,兵工厂、水泥厂、学校成了轰炸的重点对象。日军共出动飞机209架次,投弹766枚,炸毁房屋1232栋,伤亡军民3770余人,其中死亡517人。

  

  抗战结束,平静与荣光

  

  1940年底,国民政府实行“中央集权之财政”,把原来属于地方财政的田赋、营业税、契税等划入中央财政,致使县级的税收减少。因人口、机构、企业的增加,县自治权扩大,各项开支增多,到了抗战后期,辰溪财政逐渐走向崩溃。

  

  1945年,抗战胜利前后,通货膨胀日趋严重,纸币贬值,物价飞涨。外迁至辰溪的企业、学校、银行陆续迁回原址,10万人口的城市,随着抗战的结束,逐渐恢复到原来的面貌。

  

  这年8月开始,国民政府相继在辰溪修建了大酉山抗战烈士陵园、桑木桥陆军独立第三十二旅阵亡烈士陵园、枣子林抗战烈士公墓三座抗战陵园。辰溪亦于当年被国民政府列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其中,始建于1945年8月的枣子林抗战烈士公墓,占地面积5000平方米,共安葬抗战烈士达2100余名,分别为1941至1945年常德战役、长衡战役和湘西战役的抗战伤亡战士。

  

  近年来,皂角坪机场、南庄坪兵工厂、湘西会战第四方面军司令部遗址和重伤医院及抗战碉堡等一批抗战遗址相继被列入省级文物保护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