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0天,湖南力量在废墟上重塑新理县 | 汶川地震十周年
2018-05-13 08:59来源:湘声报-湖南政协新闻网
640.jpg
640 (1).jpg

2008年,汶川大地震后湘声报刊发特别报道支援灾区


在四川理县县城,连接新老城区的主干道,名为三湘大道。这条路跨越岷江支流——杂谷脑河,其上的桥梁被称为潇湘大桥。


距湖南近千公里之外的县城,为何有以湖南元素命名的交通要道?初次经过这里的人或许会惊讶不已,殊不知,这正是“湘理相亲”最重要的见证之一。


2008年5月12日,汶川发生8.0级大地震,位于汶川县西北70公里外的理县是受灾最为严重的地区之一,全县受灾率达到100%,改革开放30年的成果毁于一旦。



灾难过后,理县重建任务艰巨而繁重。湖南省委、省政府积极响应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号召,派出33人的援建工作队支援理县。700多个日夜,这支队伍与当地藏羌同胞一起,在废墟上建起了崭新的理县。


640 (2).jpg

理县县城新貌


挺进重建一线


十年前的5月12日中午——长沙市工务局局长席超波至今难忘。


当时,担任宁乡县副县长的他正在参加一场会议,“突然间,椅子好像被谁踢了一脚,感觉人不受控制地晃动,桌子上的水杯、笔筒也在摇”。


得知四川发生大地震后,席超波第一时间就萌生了赴灾区一线抗震救灾的念头。


地震灾后,百废待兴,中组部决定在部分省份选调一批懂业务、能力强的年轻干部,充实到灾区基层,帮助灾区重建。近一个月后的6月初,席超波接到了中共中央组织部打来的电话。


席超波是中南大学建筑与土木工程专业的硕士,此前担任过长沙市芙蓉路、沿江风光带改造等数十个市政重点项目工程指挥部指挥长,具有丰富的工程管理经验。当对方询问他是否愿意深入灾区第一线,参与重建工作时,席超波毫不犹豫地说 “愿意,一切服从组织安排”。


几天后,中组部和省委组织部的选派文件就到了席超波手里,他将前往理县挂职县委常委、副县长,同时还担任湖南省对口支援理县灾后重建工作队副队长。


640 (3).jpg

2009年中秋节,席超波(左二)在理县“三湘情”农村安全饮水和灌溉工程工地


从成都去理县,汶川曾是必经之路。由于地震导致山体滑坡、路面塌陷,交通受阻,去理县只能绕道九寨沟,经松潘县、红原县,翻越海拔4345米的查真梁子后,从西北往东南方向进入理县。因为绕道,路程多出了400多公里,席超波花了50多个小时才赶到理县。


到达灾区后,席超波和4名理县县领导挤住在一个四面透风的车库里,睡的是地铺,晚上没电只能点蜡烛,因为缺水洗澡只能拿湿毛巾擦擦。


640 (4).jpg

援建的第一年,工作队每天行走在高海拔山寨,常会发生汽车抛锚的状况


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席超波用一个月的时间跑遍了理县13个乡镇81个村,并形成灾区调研报告,上报湖南省委、省政府,为日后组织灾区重建提供参考。


这段时间,席超波磨破了带去的3双鞋,被石头和枝条挂破了5条裤子。


此时,省内援建工作队组建工作正在紧张进行,对口援建领导小组的24个省直部门出现请缨热潮。


省委宣传部干部李仕铭与妻子结婚刚满一年,夫妻俩同时向各自单位报名申请援建理县;省地税局干部姚格平的妻子已经怀孕7个月,这是他们结婚十年迎来的第一个孩子,但姚格平仍然取得家人支持积极报名;省交通厅高速公路管理局干部方博夫顶着女朋友的压力,积极向单位争取机会……


在方博夫看来,争取去灾区做3年重建工作,既不是在单位图表现,也不是热血上头,而是大灾大难面前,人的一种本能选择。


2008年8月19日,由时任省发改委纪检组长张银桥担任队长,湖南对口援建理县的33人援建工作队从长沙出发,沿着席超波先前走的路线,进驻理县,拉开了重建理县的序幕。

640 (5).jpg

理县中学新貌


半年拿下安全饮水工程


到达理县的第二天早上8点半,湖南援建工作队准时在临时搭建的板房前升起国旗,庄严宣誓:“不畏艰难,团结拼搏,严格自律,真诚奉献,不辱使命。”


此后的3天里,工作队在全县的13个乡镇开展地毯式的全面走访,对村庄、学校、医院、路网、水网、电网情况进行全面了解。一个多月后,《湖南对口援建规划总纲》正式确定。


按规划,湖南将对理县投资20亿元,用于理县民生建设、基础设施及未来经济发展等基础行业的9大类99个项目。其中,灾区农村安全饮水工程被确定为“一号工程”。


地震发生后,理县原有的供水设施损毁殆尽。震后几个月里,余震频发,剩余的供水设施进一步被破坏,仅能满足县城居民一部分的需要。一些原本水质不错的山泉,由于地震引发的地质结构变化而干涸,县城以外的农村陷入“下雨有水喝,天晴背水喝,干旱没水喝”的困境。


席超波回忆,由于灾区缺乏热水供应,水资源又少,到灾区后的3个月里他没洗上一次澡,“如果连群众最基本的生活需求都满足不了,重建工程也就失去了意义”。


9月24日,“三湘情”农村安全饮水及灌溉工程正式启动。当时理县农村人口有3.5万人,散布在4000平方公里的崇山峻岭中,大的村子上百人,小的村子只有10余户。在高寒山区开展饮水工程,震前就是当地长期想解决而没有解决的问题,短时间内仅靠援建队的力量,难度可想而知。


在地势险峻的山区,寻找量足且安全的水源是一件极其艰难的事。席超波说,可用水源点基本在海拔2000—3000米的半高山无人区,寻找一个合格水源点,往往要跋涉几十公里山路。同时,还可能找不到水源点,只能无功而返,回到起点再次规划路线。


640 (6).jpg

“三湘情”人饮和灌溉工程


铺设管道也是一项巨大的工程。水源点离居民点一般都有十几里路的距离,工程点多线广,有些地段甚至需要在悬崖峭壁上安装固定水管,施工人员身上绑着安全绳进行高空作业。


强烈的高原反应也给施工带来挑战。一段钢制水管需要十几个人才能抬上山,困难的情况下,一天能装好一节水管就算是成功了。


尽管难度重重,但工程进展却一天一个样。


11月6日,首个示范工程——薛城镇沙金村安全饮水工程完工并通过验收。随后,“三湘情”一号工程在理县81个村全面铺开。到2009年4月底,理县安全饮水及灌溉工程全面完成。这是理县灾区第一个开工、第一个竣工完成的民心工程。


短短半年时间,湖南援建用心血和汗水,彻底解决了3.5万藏羌同胞祖祖辈辈期盼解决的饮水问题。理县13个乡镇81个村户户喝上了放心水,不少村民敲锣打鼓为工作队送来锦旗。


一个个“第一”重塑理县


一个个援建项目破土动工,一个个建成的项目重塑着理县。


640 (7).jpg

当年正在建设中的潇湘大桥,横跨杂谷脑河


2009年8月,湖南援建理县的16个中小学校全面竣工交付使用,使理县成为阿坝州学校整体竣工第一县,6200多名藏羌中小学生在新校舍迎来了灾后的第一个学年。当地教育事业因此向前推进了至少20年。


当年12月20日,包括理县人民医院、公共卫生服务中心等在内的9个医卫项目于当天正式竣工验收并交付使用,理县百姓在家门口就能享受二甲标准的医疗服务。


640 (8).jpg

湖南投资8700多万元援建的理县人民医院

湖南援建理县公路项目开工仅4个多月,总长190多公里的理县农村公路就全线竣工,项目涉及全县25条公路和6座桥梁。据当地交警部门统计,农村公路竣工后的3个月内,理县就新增各类机动车200多台,超过之前一年的新增机动车总量。


640 (9).jpg

三湘大道


在灾后2年多时间里,援建“湘军”用一个又一个的第一,让理县迅速恢复活力,帮助群众生活步入正轨。


在欣喜于理县的变化时,援建队员也有着对家人的愧疚与遗憾。这两年里,张银桥、席超波先后失去了岳父,李永东失去了父亲,王先佑、田野也失去了母亲。

一生难忘的湘理情

2010年10月26日,援建工作队完成在理县的各项任务后返回湖南。


640 (10).jpg

藏族老阿妈满含热泪的将羌红、哈达挂在援建队队长张银桥的身上


“我们要走的那天,理县各机关单位的干部和各乡镇村组群众组成的送行队伍,一直从县城317 国道排到了40多公里以外。”席超波说,理县群众为湖南的援建者们带上庆功的大红花,披上哈达和羌红;藏羌同胞争相把自己家的土特产、自绣的鞋垫送到他们手中,人们端起青稞酒,祝福恩人们扎西德勒。


当时的情境至今让援建队员们感动。


640 (11).jpg

2011年,湖南、四川两省领导与对口支援四川理县灾后重建工作中的先进集体代表和个人合影留念。


“援建工程进展顺利,与当地群众的支持是密不可分的。”方博夫回忆,安全饮水工程实施过程中,部分引水管道要埋在村民的田地下,村民们毫不犹豫同意施工;还有村民看施工人员啃干粮,主动把自家牦牛杀了,送到工地上。


方博夫说,队员们当时虽然身处家乡千里之外,但从没有陌生感。特别是每次路过三湘大道和潇湘大桥时,更有一种身处家乡的归属感。


640 (12).jpg


援建结束后的工程质量回访中,席超波发现许多村落的沟渠边,都树着刻有“感谢湖南人”“喝水不忘湖南人”等字样的石碑。主持过多项工程的他每每看到,总忍不住落泪,“通过参与援建,自己的理想信念、价值追求都有了深刻的变化,只要一心为公,为老百姓做了实事,就会得到老百姓的尊重,和他们成为朋友。”




640 (13).jpg

吉祥之地——理县

理县位于四川省西部,青藏高原东部,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东南缘。国道317线沿杂谷脑河贯穿全境。


全县地质结构属龙门山断裂带中段,境内山峦起伏,平均海拔2700米。


辖5镇8乡,共有村民委员会81个。

 

总面积为4318.36平方公里,距离省会成都200公里,距州府马尔康190公里。


2016年年末人口总数4.4863万人,县内居民结构以藏、羌、汉为主。  


理县农业资源丰富,优势资源主要有林、果、蔬菜、花椒、药材等。旅游资源丰富,不仅有风景秀丽的自然生态景观,还拥有体现古羌文化和嘉绒藏族文化的人文景观。



END

文|湘声报记者 杨朝文

资料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