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回望 | 悲壮衡阳:血火铸就唯一“抗战纪念城”

2016-12-11 15:14来源:湘声报-湖南政协新闻网作者:湘声报记者 黄旻 



  “衡阳之役,支持之久、牺牲之烈、贡献之弘,尤足以惊动全世界” 

  悲壮衡阳:血火铸就唯一“抗战纪念城”

  

 

  

  衡阳,70年前,中国军民与日寇47天浴血搏杀,从而让这座城市扬名中外。

  

  在全国所有城市中,衡阳是唯一一座被国民政府命名的“抗战纪念城”。

  

  如今,战火的硝烟早已远去,历史却被铭刻。

  

  走进衡阳市岳屏公园,登上岳屏峰顶,只见一块高大的纪念碑巍然屹立在蓝天白云之下,上面赫然刻着“中国抗战纪念城”,仿佛在向人们诉说着70年前那悲壮而惨烈的一幕……

  

  孤城奋战47天

  

  位于衡阳城西蒸湘区的陆家新屋至今仍留有战争的印记。

  

  衡阳保卫战期间,中日双方曾在这里激烈战斗,古宅的外墙上至今保留着数十处清晰可见的弹孔。2007年,陆家新屋被改建为衡阳保卫战纪念馆。

  

  湘声报记者采访当天,在这里遇到了参加过衡阳保卫战的老兵朱涣之子朱亮。

  

  “我们专程来替父亲还一个心愿。”带着女儿寻访父辈当年战场的朱亮说,今年正值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已经93岁高龄的父亲很想回来看看,却因行动不便没能成行。

  

  父女俩在一块日军战报的展板前久久驻足。

  

  《日本帝国陆军最后决战篇》记载:“敌人之守将方先觉将军,为一号骁勇善战之虎将,其第十军之三个师,皆以必死之决心,负隅顽抗,寸土必守,其孤城奋战的精神,实令人敬仰。亘四十余天之激战中,敌人尚无一卒向我投降。”

  

  “我的父亲与方先觉将军是同乡,父亲常常回忆起战争现场,枪林弹雨下血肉阻敌,视死如归。”朱亮带来了父亲的口述记录,并将这份珍贵的材料捐给了衡阳保卫战纪念馆。

  

  1944年,为了扭转太平洋战场的不利局势,打通从中国东北到越南的大陆交通线,日军调集50万兵力,通过陆海空配合,实施“一号作战计划”,开始了侵华以来在中国战场上最大规模的进攻。由于进攻方向主要集中在河南、湖南和广西,史称“豫湘桂战役”。当年4月,日军占领郑州,5月许昌、洛阳相继失守,6月中旬长沙沦陷,随后日军向衡阳进犯。

  

  衡阳地处粤汉铁路和湘桂黔铁路的交会点,是中国西南的门户和军事咽喉。自此,成为了中日双方争夺的焦点。

  

  民革衡阳市委秘书长范琳介绍,当时中方守军是国民革命军陆军第十军,军长方先觉。该军由于前段作战消耗过大,人员装备只有七成,总兵力只有1.7万余人。而气势汹汹的对手则是横山勇率领的日军第11军,该军下辖5个师团,共计11万余人。

  

  1944年6月22日,日军前锋抵达衡阳外围,并派飞机对衡阳城进行狂轰滥炸,一场残酷的战斗拉开了序幕。

  

  骄横的日军狂妄地叫嚣:“只要3天时间便可拿下衡阳!”他们原以为从此可以长驱直入,却万万没有料到在这座人口仅有20余万的南方小城遭到了猛烈的阻击。

  

  8月8日,血战47天后,衡阳已是一座孤城,兵员、弹药、粮食无法得到补充,最终失陷。

  

  衡阳保卫战终因寡不敌众,以衡阳的陷落宣告结束。但它却极大地鼓舞了中国军民的抗战士气,打破日军原计划三天攻陷衡阳的美梦,牵制了日军打通大陆交通线的力量。

  

  衡阳保卫战堪称中国抗战史上以寡敌众的典型战例,被誉为“东方的莫斯科保卫战”,是中国抗战史中作战时间最长、双方伤亡士兵最多、程度最为惨烈的城市争夺战之一,也是日本战史中记载的唯一一次日军伤亡超过我军的战例。

  

  据美国国会图书馆记载,衡阳保卫战中,中国军队死伤1.5万人,其中7400人捐躯;而日军则付出了超过7万人死伤、4.8万人被击毙的惨重代价。

  

  毛泽东为延安《解放日报》起草的社论高度评价“守衡阳的战士们是英勇的”;蒋介石则书之为“全世界稀有之奇迹”。《大公报》以“感谢衡阳守军”、“衡阳战绩永存”为题连续发表社论,赞扬衡阳保卫战。

  

  倡建衡阳纪念城

  

  抗日战争胜利后,衡阳民众陆续返家。在重建家园的同时,把这悲壮、光荣的历史铭刻在衡阳大地上,成了衡阳民众的共同心声。

  

  时任衡阳市参议会议长杨晓麓根据各界人士的意见,提出倡议,把衡阳建为“抗战纪念城”。此议在衡阳市参议会一届二次大会一经提出,即获得与会者一致通过。

  

  然而,衡阳战后灾情严重,民生凋敝,建城所需巨大物力财力省、市已不能胜任。市参议院决定由参议会议长杨晓麓,副议长欧炳,参议员万衡、王继武等五人组成请建衡阳抗战纪念城代表团,赴南京向国民政府请愿。

  

  1946年10月,代表团抵达南京,面陈国民政府,呈递请建衡阳为“抗战纪念城”文。

  

  这年12月18日,国民政府核准衡阳请建为“抗战纪念城”各项请求,蒋介石签发了批准衡阳市为全国唯一的抗战纪念城的电文——“以衡阳市于抗战八年中经历大会战多次、人民生命财产牺牲最大、于国家贡献至多,请中央特予补助建设并建衡阳市为‘抗战纪念城’,以昭激劝。”并要求对衡阳建为抗战纪念城“先行设计筹备,逐步分期建设”,由中央给予一次补助,尽快核发救济物资。

  

  城市品牌和历史荣耀

  

  获得“抗战纪念城”批复后,杨晓麓当即作出了《衡阳抗战纪念城建设纲要》,抗战胜利纪念碑亭便是其中规划之一。

  

  由于建设经费短缺,建设纲要一时无法全部进行,衡阳决定先启动“衡阳抗战纪念城”的标志工程——抗战胜利纪念碑建筑群,并将纪念碑立于衡阳保卫战时日寇发动第二、三次总攻,敌我争夺激烈的制高点,且敌人屡攻屡挫的岳屏山上。

  

  1947年8月10日,“衡阳抗战纪念城”命名暨纪念标志工程奠基典礼在岳屏山举行,有关政府要员宣读了1947年7月14日蒋介石审定签发的《训词》,以“抗战八年,大战百余合、小战不可胜计,而衡阳之役,支持之久、牺牲之烈,与夫关系之巨、贡献之弘,尤足以惊动全世界”,充分肯定衡阳保卫战的历史意义。

  

  抗战纪念城的建设规划,随着解放战争进程的强力推进,而停止。

  

  刻着“衡阳抗战纪念城”七个大字的纪念碑依然屹立在岳屏公园,碑座为八面体,寓意八方和平、永无战事。

  

  抗战纪念城的倡建人杨晓麓之子杨安编撰的《不应尘封的历史——衡阳抗战纪念城史事钩沉》中写到:衡阳成为中国政府唯一命名的抗战纪念城,不但是地方人民当之无愧的城市品牌和历史荣耀,也是无地域无党派之分的中华民族的精神财富和集体荣耀。

  

  参考资料:《衡阳抗战纪念城威名的铸定暨岳屏山纪念工程建设及其修复概况》(李岳平著)、《父亲杨晓麓的故事:“衡阳抗战纪念城”建设始末》(杨安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