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回望 | 南岳忠烈祠:规模最大的抗日阵亡将士陵园

2016-12-11 15:15来源:湘声报-湖南政协新闻网作者:湘声报记者 刘敏婕 






  规模最大的抗日阵亡将士陵园“千秋万代,血食无替”  

  南岳忠烈祠:一个向英烈下跪的地方


 

  

  8月27日,山中清凉,海拔700米的南岳香炉峰下,坐南朝北的忠烈祠石墙碧瓦,苍松翠柏。

  

  当天正值农历七月十四,中元节前日,香客稀少,衡山显得分外宁静。一进山门,沿景区东线盘山公路而上,不到4公里,就是忠烈祠所在。

  

  1938年动议、1943年落成的南岳忠烈祠占地200余亩,是国内规模最大的抗日阵亡将士陵园。在祠宇周围的青山绿岭中,长眠着国民革命军的抗日阵亡将士,包括7座集体墓葬和12座个人墓葬。

  

  因其规模宏大,并设有“抗日阵亡将士总神位”,南岳忠烈祠自建成之初便为世人所瞩目。之后,历尽劫难,曾沉寂了40余年。

  

  青山有幸埋忠骨,黄土无情化国殇。经过岁月洗礼的南岳忠烈祠,静静守望着时光……

  

  仿南京中山陵设计

  

  一幅蓝底白字的横幅“隆重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悬挂在忠烈祠正门上方,游客进祠瞻仰,无不轻声细语,唯恐破坏了这份静谧。

  

  进入南岳忠烈祠,许多人都感觉“神似南京中山陵”。因工程总设计师尚其煦参加过南京中山陵设计,所以忠烈祠的建筑形制沿袭了中山陵的设计风格,整座陵园依山而建,庄严肃穆。

  

  恭敬拾级而上,依次坐落在同一中轴线上的有牌坊、七七纪念碑、纪念堂、纪念亭和享堂,全长240米。两侧绿树夹道,如卫兵拱立。铺276级石阶,山坡间大理石镶嵌“民族忠烈千古”六个大字。

  

  最高处的享堂正门上方悬挂着蒋介石题写的“忠烈祠”,这是祠中唯一的原物,上世纪80年代在农户家中找到。匾额上“烈”字中间没有一点,一种解释为蒋介石在题写匾额之时思及死伤惨重,寓意“烈士少一点”。

  

  供奉着“抗日阵亡将士总神位”的享堂祭台前,整齐摆放着湖南省政协、民革湖南省委等敬献的一列花篮。两侧立着入祠将领的纪念方碑:张自忠、郑作民、佟麟阁、赵登禹、彭士量……参观者们驻足观看一张张英气逼人的面容和殉国事迹,低声感慨。

  

  阵亡将士不再“暴尸战场”

  

  南岳抗战文史专家曾瀛洲告诉湘声报记者,最早在南岳修建纪念抗日忠烈建筑物的,是卢沟桥事变后率部打响抗日战争第一枪的第29军军长宋哲元。

  

  1938年8月,宋哲元因伤病来南岳修养,怀念并肩作战血洒疆场的战友,在麻古桥畔的公路旁,为阵亡部将佟麟阁和赵登禹修建了纪念亭,并请冯玉祥题写了“双忠亭”亭额。

  

  此外,第16军、第14军等早已在南岳择地,为各自部队抗日阵亡将士营建烈士公墓。

   



  1938年11月,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亲自主持召开“第一次南岳军事会议”,期间许多将领提到阵亡官兵多“暴尸战场”,不能掩埋,言者伤心,听者敛容。

  

  蒋介石在会议开幕致训词时强调:“我军过去最遭敌人轻视的一点,就是我们阵亡官兵的忠骸,有许多不仅不能抬回安葬,而且任其遗弃阵地,暴尸战场。这是我军最大的弱点,亦是我军最大的耻辱!”

  

  散会后,蒋介石嘱咐陈诚、薛岳主修忠烈祠,并表示“南岳乃天下名山”,适合烈士长眠。1940年9月10日,南岳忠烈祠第一期工程破土动工。因战事激烈,修建工作时断时续,至1943年6月全部竣工。

  

  作为南岳人,76岁的曾瀛洲对忠烈祠十分熟悉,小时候学校还曾组织他们前来祭拜。据他所知,修建忠烈祠的设计师和石工是从长沙请来的,工人用的则是本地人。

  

  3年中,密林中在施工,而山外战事一刻不停,牺牲不断。奉准入葬忠烈祠公墓的烈士遗骸,在战友、长官的护送下进山,墓地的大小和位置均有章可循,将官600平方米,校官240平方米,尉官75平方米。

  

  忠烈祠落成以后,祝圣寺方丈空也和尚被推选为首任祠僧,负责祠墓管理与祭祀事宜。

  

  南岳沦陷后,空也命人将十本忠烈名册择地珍藏,保存无恙,却在1947年移交给南岳管理局后不知去向。

  

  历尽劫难逐渐修复

  

  “马革裹尸还万里,虎贲英烈壮千秋”、“生而为英,死而为灵”……走入忠烈祠公墓区,一座座石牌坊上刻着政要的墓联、悼词和铭文。

  

  漫步其中,在南岳区文物管理局工作25年的副局长刘向阳感慨不已,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里荆棘丛生,铭文被破坏殆尽,烈士墓碑成断壁残垣,骨灰散落。

  

  1944年,日本军队在豫湘桂战役中占领衡山,对忠烈祠进行了大规模破坏。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予以重修。

  

  由于种种原因,“文革”前以及期间,南岳忠烈祠内的墓地和碑刻被破坏,此地也少有人踏足。

  

  1984年,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来南岳瞻仰忠烈祠时指出:抗日烈士“为国家、为民族生存而牺牲了,应该重视,应该纪念”。

  

  1996年12月,忠烈祠被确定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为迎接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忠烈祠近年来加快修复进度,在各方努力之下逐渐恢复原貌。

  

  在南岳忠烈祠最大的一座集体公墓里,长眠着国民革命军37军60师在湘北抗战中牺牲的2128名将士。60师曾在淞沪会战、徐州会战以及四次长沙会战中与日军浴血奋战,因战功卓著被称为“无敌军”。2013年9月,60师公墓修复完成。

  

  2014年修复完成的廖龄奇将军墓面积达1800平方米,为忠烈祠最大的一座个人墓,但墓碑上仅刻有“廖师长龄奇之墓”,并无烈士事迹和牺牲时间。廖龄奇在第二次湘北会战中被蒋介石以“临阵脱逃”而枪决,事后被发现是一起冤案,蒋介石指示将其厚葬于南岳忠烈祠。

  

  10年前恢复公祭英灵

  

  1940年,当第一位进葬的胡鹤运烈士灵柩运抵南岳时,南岳林垦局即通知商户居民,家家制备小型国旗插于门首迎灵,以示对烈士的崇敬。

  

  自此以后,凡遇入葬烈士,家家户户竖旗致敬,已成定例。

  

  1943年7月7日,忠烈祠落成公祭,当时的主祭者、第九战区代司令长官兼湖南省政府主席薛岳郑重宣布:“抗战以来,各忠烈将士,即日入祠,岁时奉祀。”

  

  张自忠、郝梦麟、佟麟阁、赵登禹等52名将领成为第一批入祀的忠烈。薛岳指着身后的“抗日阵亡将士总神位”说:“抗战还在进行,牺牲在所难免。这总神位,特为今后为国捐躯忠灵而设,千秋万代,血食无替。”

  

  1949年3月29日,南岳忠烈祠举行春祭,这是新中国成立前的最后一次公祭。

  

  56年后,南岳忠烈祠恢复大型公祭。2005年8月18日,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民革中央常务副主席周铁农担任“中华儿女公祭抗战民族忠烈大典”主祭,击鼓九通,撞钟九响,奉上香楮,宣读祭文,焚烧祭书。

  

  2013年7月7日,忠烈祠落成70周年之日,202位中国远征军阵亡将士总灵位回到忠烈祠,仪式盛大。这些将士隶属于中国入缅远征军新38师第113团,阵亡于1942年的仁安羌大捷,多为湖湘子弟。

  

  2014年9月,南岳忠烈祠被列入第一批80处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名录。

  

  近些年来,不断有将士后代在父辈碑下静默无言,有垂垂老矣的抗战老兵在战友牌位前泣不成声,还有更多国人在抗日阵亡将士总神位前鞠躬致敬。

  

  南岳文史专家萧培曾在一次会议上潸然泪下:“曾有人说在中国找不到一个给抗日英烈下跪的地方,如今南岳忠烈祠就是我们祭奠英灵的最好之处。”

  

  参考资料:《忠烈祠》(唐未之、旷顺年著)、《抗战中的南岳》(曾瀛洲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