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年傩戏面临失传危机,“咚咚推”的荣光与忧伤(视频)
2018-07-11 22:38来源:湖南政协新闻网-湘声报



640.JPG


近日,在新晃侗族自治县民俗文化体验中心的舞台上,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侗族傩戏“咚咚推”传承人龙景昌,带领傩戏班,为省政协文教卫体和文史委调研组演出了傩戏经典剧目《癞子偷牛》。


因演出是在“咚咚”“推”的锣鼓声中跳跃进行,侗族傩戏又名“咚咚推”,音乐多由当地山歌、民歌发展而成,被称为“中国戏剧的活化石”。


640 (1).JPG

傩戏经典剧目《癞子偷牛》 肖君臻摄


当天饰演癞子的龙景昌,今年已72岁,是侗族傩戏“咚咚推”第23代传承人,师从龙开春。


“师父龙开春今年89岁了,腿脚不灵便,不再演出。他嘱咐我好好演,老祖宗传下来的技艺不能丢。”年过七旬的龙景昌一场戏下来,略显疲惫。然而他更加忧心的是傩戏的传承:“现在,学习傩戏的人寥寥无几。”


古老艺术的魅力


新晃天井寨,是龙开春师徒居住地。600年来,龙姓、杨姓、姚姓村民们,在这个8平方公里的侗乡山寨世代繁衍,也创造了专属自己民族的历史文化,傩戏就是其中之一。


640 (2).JPG


龙开春曾是天井寨傩戏班的顶梁柱。自8岁戴上傩戏面具的那一刻起,傩戏就成为了他一生的挚爱与牵挂。


1948年,龙开春正式加入侗族傩戏班,受到老艺人、本家叔祖父龙继和叔父龙子明的悉心教导,深得傩戏艺术真传。


“学习傩戏时,背着扁担,边走路边舞道具。”年近九旬的龙开春告诉湘声头条,当时白天在田间劳作,夜晚则唱演练习傩戏。


640 (3).JPG

龙开春


只要“咚咚推”的锣鼓一响,天井寨的村民们便会聚集在一起,欢声笑语地看戏。“本寨的人都喜欢听,正月从初一跳到十五,好不热闹。”龙景昌就是在“咚咚推”的傩韵里长大。


“文革”期间,侗族傩戏和其他旧物件被扫地出门,龙开春也被称为“迷信头子”,天井寨“咚咚推”表演活动被迫中止。


正是傩戏生存最艰难之时,龙开春接受了上门求学的龙景昌,当时龙景昌已经40岁。


“师父教戏很严格。白天照常干活,晚上就在家里,跟着师父一个动作一个动作地偷偷学。”龙景昌告诉湘声头条,虽然自己年纪很大才学习,但当时特别热爱傩戏,一心一意想把师父的功夫学到手。所以,他迅速掌握要领,成为了龙开春的得意门生。


在龙开春的坚持和努力下,天井寨傩戏存留了21个剧目和一批老面具,如今成为侗族傩戏溯源的可贵印记。


改革开放后,“咚咚推”重现舞台,并逐渐被挖掘重视,走出山寨,成为了新晃侗族的非遗文化标签。


2002年,新晃县将天井寨定为傩文化基地,采取措施对这一古老艺术进行抢救与扶持。2006年,侗族傩戏“咚咚推”被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640 (4).JPG

在侗寨表演的“咚咚推”

传承人寥寥可数


2015年,龙景昌带领傩戏班参加了浙江乌镇国际戏剧节,侗腔傩韵受到国内外观众及媒体的高度赞誉。


“闹年锣一敲,随着它的节奏变化,前来观看的群众人山人海,掌声四起。”谈起在乌镇的经历,龙景昌言语中透露着兴奋和骄傲。


640 (5).JPG

龙景昌 肖君臻摄


傩戏班还曾到怀化市区、吉首、芷江以及贵州德江、天柱等地演出200余场次。


如今傩戏班的17人,都是天井寨村民,服装、道具、乐器,演员均身兼数职。也有人来学,但不少人学到一半就走了。


“有客来就演,但也没有固定演出场次,收入很不稳定。”龙景昌直言,傩戏班今年一共才演了6场。现存的21个剧目,师父龙开春是唯一一个可以完整饰演的传承人。但因年岁已高,腿脚不便,如今已不再演出。尽管熟识剧本,但龙景昌也只能饰演14个剧目。


640 (6).JPG


“傩戏有剧目,使用侗语,剧目有反映本民族生活的《跳土地》《癞子偷牛》《老汉推车》等,也有《关公捉貂蝉》《古城会》等三国剧。”龙景昌介绍,傩戏看似容易学,实则需要跳跃的功底,也需长时间反复练习。如今他学了30多年,但还是未学完,未学好,未学够。类似三国剧里《过五关》等需要舞刀弄枪、腿脚灵便的剧目,自己也逐渐力不从心。


最令龙开春师徒忧心的是,传统的傩戏难以留住年轻人,精通技艺的徒弟寥寥可数。曾经与龙开春搭档的老艺人们,也在逐渐离去。


640 (7).JPG

傩面具手工艺传承人正在制作傩面具 肖君臻摄


“不希望钻了一辈子、跳了一辈子、传了一辈子的傩戏,就此消亡。” 龙开春感慨。


“学戏不赚钱,没有人肯来学。”龙景昌说,自己的儿子也学过一阵,但因无法支撑家庭开支,只好作罢。


始于热爱、忠于传承的龙景昌,与师父一样,正在努力将傩戏传给后辈。如今龙景昌的4个徒弟里,就有自己上中学的孙女和孙子。


“他们想学,我也要求他们学,一边教侗话,一边教剧目。”龙景昌希望“咚咚推”可以走进校园,让更多孩子们了解傩戏,让年轻人可以学侗话,唱傩戏。

委员建议


告别自赏,走向市场


怀化是非遗资源大市,除傩戏外,还有13个国家级名录项目、33个省级名录项目和88个市级名录项目,有代表性传承人207名。

新时代对非遗文化如何传承与保护?听听委员们的意见和建议——

非遗保护和传承的重点是要让年轻人认识和热爱它,要将传统非遗文化赋予新的形式。各级党委、政府要加大机制体制的创新和非遗传承人的培养,将非遗保护传承和旅游开发相结合,不断创新引导措施。

——毛学军(省政协文教卫体和文史委主任)



将非遗文化的保护传承与市场开发结合起来,除了打造非遗文化大戏,还要加大各类非遗品牌的开发和宣传工作。

——黄自荣(省政协委员、省社会主义学院副院长)


用非遗戏曲作为品牌突破口,打造领军人物,培养人才。通过文化领军级人物,带动非遗地区旅游。为保持非遗项目的生命力,传统艺术也要跟进现代的传播手段。

——肖笑波(省政协委员、省祁剧保护传承中心一级演员)


戏曲类的非遗项目,需要政府搭建平台,购买文化下乡等服务,让老百姓喜闻乐见地去观赏和传承。新晃的傩戏平台太小,要争取进入大舞台,实现非遗的传承、保护、演出市场链条一体化。

——李宜堂(怀化市政协副主席)


不仅要开展非遗进校园的活动,还要让戏剧真正打动观众,形成品牌,分类实施包括戏故事、戏人物、戏道具、戏脸谱等元素在内的“戏演艺、戏产品、戏动漫”开发工作,形成产业链。

——杨芷清(怀化市政协委员、市非遗中心主任)


END

文|湘声报记者 肖君臻

图|除署名外,均为资料图片

视频提供|杨先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