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季雨季 | 拼过,便是最好的
2018-11-09 08:54来源:湘声报-湖南政协新闻网

张清妍



  我感觉呼吸困难,嗓子里灌满了沙。


  五分钟之前,在跳高场轻松跃过了几次高度,众人用羡慕的眼神仰视我的情形历历在目,那股冲劲儿仿佛还在一浪又一浪地涌起。一个400米,我跪在地上,力气全被针管抽了去,瘫在操场上。阳光被推动着,炙热刺眼。


  在这之前,我就一直担心,因为我的400米中长跑不占上风,偏偏又选了我去跑400米。而且,有一个天大的没想到——两个单项在一天,准确来说,是一个时间段。也就是说,跳高跳到一半我就必须去400米起点检录。


  400米开始了,我拼命的冲了出去。脚下是第一跑道。第一跑道起跑是最后的,尽管在弯道比别的道更占优势些,但一跑道有名次的依然没几个。


  “啊——”风刮在脸上,两条腿差点打架。冲,使劲冲啊。我感觉终点越来越近了,就在这时,终点的红带子被一道黑影甩在身后,紧接着,第二个,第三个。


  救命,骨头要散架了。四周立即围上来一群人,是我们寝室的,“没关系,你已经做得够好了。”我知道,失败了,就像医生最不愿意说的那句“我们已经尽力了”一样。我很想躺在操场上,睡个几十分钟,但不行,还要去跳高。


  “我还得去跳高!”


  一个声音在脑里提醒着,我向跳高处走去,草地上深深浅浅几个脚印。看着那些穿运动装的运动员一个个都到了“对岸”,表格上一把把√×打下去,旁边石佳同学抓着的我的衣袖湿了。


  “张清妍!”到我了。我找准位置,猛的一冲。可惜,差之毫厘,双腿一点儿也不争气。“呼……呼”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纵身一跃,但好像不是跃过了悬崖峭壁,而是一头栽进了深渊。第三次,脸擦在垫子上,我闭紧双眼,期待着那最后一点点希望。可是听到了唏嘘声,忽然明白,我又失败了。


  那一刻,我真的好累,真的,好累。


  回到看台,我垂头丧气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旁边一双手递过来一个小橘子,心情似乎好了那么一点点。但很快,广播里的声音如泰山压顶——请初一年级4×100米女子接力马上赶到100米检录处检录。4×100,我的项目。第一次感觉到真正的绝望,但只要我还跑得动,就要完成这个任务。


  于是,我随着其他队员一起“横渡”绿茵场。可就在这时,肚子忽然对我拳打脚踢,偏偏肚子疼——张清妍,你是蹦一天都不会说累的人,怎么现在这副狼狈样?难道你是个只会憋的闷包吗?不!我要重新振作起来,“上跑道!”


  万里无云,阳光却愈来愈大了,就是这样,“怎么大风越狠,我心越荡……”无论最后结果如何,努力过,拼过,便是最好的。


(作者为长沙青竹湖湘一外国语学校初一21班学生)


8版_Print_1.jpg


下一篇:  失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