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妆”需求旺盛,却无“身份证”   委员建议尽早完善相关法律法规
2018-11-09 09:34来源:湘声报-湖南政协新闻网

微信图片_20180823192240.jpg  


  □ 湘声报记者 白杨


  使用“药妆”已成为不少女性的日常首选,不少医药、化妆品企业也开始进军“药妆”市场。


  然而,“药妆”在国内目前只是一个行业性概念。换句话说,国产“药妆”既无官方认定,也无第三方权威检测,处于无“身份证”的灰色地带。


  近日,永州市政协副主席、市卫计委副主任田洁针对此问题,在政协云微建议栏目呼吁:完善“药妆”领域法律法规,推动国内“药妆”行业健康良性发展。


  现状  

  追求安全,“药妆”受欢迎


  湘声报记者走访长沙市商场和药店发现,不少药店都有个人护肤品在销售,设在商业中心地带的一些大型药店,还设有专柜出售“药妆”。


  长沙市民刘女士告诉记者,之前她超爱一些名牌化妆品,但使用后皮肤并没有变得更好。后在朋友的介绍下,她开始使用一款国外“药妆”品牌,对效果很满意。“那时候我才知道这就是所谓的‘药妆’,由制药厂生产,不含防腐剂,安全无害。”之后,刘女士在选用化妆品时,基本上会注意是不是“药妆”。


  何女士也偏爱用一些宣称草本配方,具有莹润补水功效的面膜。“究竟有多大的效果,我也说不上,可是它在药房里卖,总让人觉得要安全一些。”


  “根据产品的销售人群,如保湿补水、控油洁面等,有针对性的添加药分,所以药妆的功能性更强。药妆的成分受到严格的规定,不含致癌物、防腐剂、色素等,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药妆的安全性较高,特别是一些过敏性皮肤的人群。”长沙平和堂商场薇姿专柜店长胡芬告诉记者,由于“药妆”对人体无危害,怀孕期间或刚生完宝宝的女性也经常选择使用。


  事实上,“药妆”源于国际上一个流行概念——医学护肤。在一些发达国家,“药妆”通常只在药店销售,配方必须完全公开,所有有效成分及安全性须经医学文献和皮肤科临床测试证明,且不含公认的致敏源。有数据显示,在美国、日本等国,有40%的护肤品购自药店。


  调查

  我国并无“药妆”批准文号


  然而,我国现在并没有“药妆”的批准文号及相应的生产标准。所以,国内市场上一些所谓的“药妆”品牌基本上还停留在概念阶段,这也限制了国产品牌和国内市场的发展。


  “药品是药品,化妆品是化妆品,不存在‘药品化妆品’,不可能既是药品,同时又是化妆品。”省政协委员、原湖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肖策群介绍,根据我国《化妆品卫生监督条例》,其中并没有“药妆”这个概念,而只有普通化妆品和特殊用途化妆品之分,主管日化产品的卫生及药监系统也没有关于“药妆”的批准文号。


  那么,国外“药妆”产品在进口时是按照药品还是按照化妆品标准进行监管呢?


  “药品、化妆品和保健品各自有不同的管理规范和监管规范,进口的化妆品,必须经国家商检部门检验,检验合格的方准进口。” 肖策群告诉记者,不排除某些化妆品可能具有药用功能,但化妆品绝对不能作为药品,药品一定有非常严格的批准。


  实际上,带有一定药用功能的化妆品在《化妆品卫生监督条例》中相对应的概念就是“特妆”,即特殊用途的化妆品,包括育发、染发、烫发、脱毛、美乳、健美、除臭、祛斑、防晒等9项功能。这些特殊用途化妆品的卫生许可证号为“卫妆特字×××”。而要取得“特”字号的化妆品,需要经过国家相关部门一系列严格的试验和评审,一般需要1至3年时间。


  也就是说,现在一些厂家和商家宣称的“药妆”中,除防晒、祛斑产品经过评审取得“特”字号外,其他的诸如补水等产品并没有权威部门的检测和认可,其“药用”价值究竟有多大,无从知晓。


  建议  

  尽快出台“药妆”法律法规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中国药妆行业分析报告》显示,中国“药妆”市场目前正处于快速成长期,预计到2022年市场规模将达到780亿元。但是,目前“药妆”市场上流通占据主导地位的仍以国外产品为主。


  记者从湖南省化妆品经营行业协会和省内部分医疗保健企业了解到,由于 “药妆”概念的不确定性,湖南很少有企业专门生产“药妆”。


  田洁在日常工作中已注意到“药妆”问题,她认为,国内“药妆”存在两大问题,一是法律法规不全,国内并无“药妆”的批准文号,低门槛导致竞争杂乱。二是终端不足,品类欠缺。政策壁垒导致消费者需求没得到满足,而转向海外购物或者购买进口商品,制约了国内“药妆”市场发展。


  记者查阅相关资料发现,“药妆”在不同国家有不同的定义,在美国,“药妆”归于非处方药品,对其按药品管理;在法国,“药妆”属于活性化妆品,对于这类产品并没有专门的法律法规;在日本,有一个专门为“药妆”设立的类别,叫做“医药部外品”,实行审批制管理。


  “‘药妆’源于医学护肤,安全性、有效性须经医学临床测试证明。”田洁建议相关部门尽快出台关于“药妆”的法律法规,召集专家研讨生产检测标准,使“药妆”的生产销售早日走上正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