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价高,难得等!多位政协委员呼吁长株潭城铁公交化
2018-11-15 23:17来源:湖南政协新闻网-湘声报 



微信图片_20180823192240.jpg


一条路,三座城。长株潭城际铁路开通以后,往来长株潭三市又多了一种选择。

640.JPG


但同时,票价高、等待时间长,也令很多人颇有微词。省市区政协委员也关注到了这一问题,大家通过微建议、提案、社情民意信息等形式呼吁城铁公交化。

一线调查

乘客数量仍然不多

“还要再等半小时车才到。”昨天(11月14日)下午5:40,长沙市中意路与芙蓉路交叉口东南角的城铁先锋站内,乘客李玉玲正在等待城铁的到来。家在株洲,人在长沙上班的她,对城铁的感觉是很便捷、舒适,“就是票价贵了点,要23元。”


640 (1).JPG


“要是能像地铁一样,间隔时间再短一点就好了。”一旁的乘客插话。


湘声君了解到,目前长沙往返株洲、湘潭两地的城铁,车次间隔是1小时左右。


安检、买票、刷身份证实名制进站……乘坐城铁和乘坐高铁的手续并无差别。湘声君进站后,一辆8节车厢的动车正在进站,此时正是下班高峰时期,透过窗户可见,车厢里空着大量座位,湘声君随机走入一节车厢,28个座位仅有4名乘客。


“城铁客流量少,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一种资源浪费。”今年6月,政协云刊登了长沙市开福区政协委员徐大建反映的《关于长株潭城际铁路的思考和建议》社情民意信息,他认为,城铁尚未真正发挥便民效用。


省政协委员邓立佳提出微建议认为,乘坐城铁的人很少,原因是多数站点停留的车次太少,间隔时间又长,对出行者特别是上下班者来说很不方便。他建议每半小时设一个动车班次,这样就会取得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双赢。

640 (2).JPG


省政协委员刘怀德在微建议里也表达了同感:目前城铁每天运营的班次很多,但不是每站都停。例如从长沙开往株洲的动车,上一趟与下一趟有几个停靠的站点就不一样,这样就弱化了作为通勤车的功能。加上部分站点公交车少,离市区交通不便,致使群众乘坐城铁的意愿下降。


今年4月,全国铁路调整列车运行。为了应对乘客等待时间太长的问题,湖南城际铁路公司将城铁开行由原来39对增加至51对。其中,适当加大了8时至10时、16时至18时等早晚高峰时段列车开行密度。


然而,受乘客数量少等原因影响,记者在候车大厅看到张贴的告示单显示,长沙往返株洲、湘潭两地多趟城铁车次处于停运的状态。



委员追问

票价能否实行优惠政策?


自城铁开通运行以来,高票价一直饱受诟病。长沙西站到湘潭站的票价为36元,长沙西站到株洲南站票价为40元。在长沙市内区间中,从长沙西站到先锋站要19元,到暮云站24元。


640 (3).JPG


省政协十二届一次会议上,省政协委员、湘潭市政协主席周放良提交了《关于长株潭城际铁路实行公交化运营的建议》的提案。通过调研她发现,湘潭至长沙火车站的大巴、普铁票价分别为22元、12.5元,而高铁价格只有12元。比较而言,城铁的票价缺乏竞争力。为此,她建议出台一个期限为3至5年的票价折扣优惠政策,将湘潭至长沙站票价控制在15元以下,湘潭至长沙西控制在22元以下(六折),待客源稳定攀升达到一个较为理想的程度后再适时调整。同时,针对学生和因生活工作在两地的务工经商人员制定半价、季卡、年卡等优惠政策。


刘怀德等委员也建议城铁票价控制在15元以内,市内各站票价控制在5元以内。


实际上,城铁涉及到的定价、运营牵涉到部、省、长株潭三市和企业,因此,需要各级各部门加强配合协调,形成合力,才能拿出合理的解决方案。


今年2月7日,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杜家毫与来湘调研的中国铁路总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陆东福一行座谈时,提出希望中铁总进一步加大在湘投资力度,支持长株潭城际铁路公交化运营。


高层的关注,意味着城铁公交化目标愈来愈近。湖南城际铁路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将全力以赴加快推进城铁公交化运营进程。


今年9月,省国资委组织召开长株潭城际铁路运营盈亏平衡方案专题座谈会。 会议提出,要吸收各单位的合理化建议意见,制定科学、可行的盈亏平衡方案,力争在2020年实现盈亏平衡。因此,票价如何调整,相信不久之后便会有答案。


新变化

刷手机将可坐城铁


针对委员、群众反映的乘车手续复杂问题,湘声君了解到,为了方便乘客上车,11月30日,长株潭城铁“铁路e卡通”将正式上线。


640 (4).JPG


乘客通过12306APP注册完成相关开户手续后,进站乘车时无需预先购票,仅需在进站闸机处通过手机扫码和人脸识别即可完成实名制验证及进站乘车手续。到站后,乘客再通过手机扫码即可出站,出站闸机则根据乘车信息扣除相应的票款完成当次乘车费用支付。


湘声君看到,目前每个验票窗口均设有手机扫码区。工作人员介绍,项目投入使用后,实现了乘客进站、出站验检合一,简化了进出站流程。


END

文/图|  湘声报记者 许望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