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皋的绘本世界:给人滋养和希望

2018-12-21 10:25来源:湘声报-湖南政协新闻网作者:湘声报记者 寻晓燕 



    一蔸禾,只需一蔸雨水,

  所需不多,但必不可少


  蔡皋新书.jpg


  72岁的儿童绘本艺术家蔡皋,在湖南文艺圈,被称为“宝藏奶奶”“长沙好外婆”。


  多年来,蔡皋的创作都偏向于儿童绘本。在她看来,儿童是她最钟爱的读者,绘本具有指向未来的价值,可以成为孩子认知世界的第一座桥梁。


  1993年,蔡皋的绘本作品赢得了国际声誉——获第14届布拉迪斯拉发国际儿童书展BIB(金苹果)奖,这是国际美术插图领域的最高奖项,她也因此成为中国获此奖项的第一人。2003年,她的绘本《桃花源的故事》被收录于日本小学教材。


  12月15日,蔡皋携自己的第一本散文书《一蔸雨水一蔸禾》作客长沙当当梅溪书院,书中有她数十年来的笔记片段及素描插画,分享了一个充满长沙生活气息的童真世界。


蔡皋.jpg蔡皋携自己的第一本散文书《一蔸雨水一蔸禾》,与读者分享创作经历


  愿书如雨水,给读者滋养和希望


  “这么冷的雨天,大家能来确实让我觉得挺好的。书的封面是一个穿雨衣的小女孩,我说是小女孩带来的雨水,请大家原谅。”蔡皋略带萌趣的开场白,把现场带入了欢乐的气氛。


  从四面八方而来的“蔡粉”中,有省政协常委、主持人汪涵,有出版人龚曙光、作家何立伟等。


  “为什么会是这样一个书名?”分享会主持人王欢首先抛出了一个大家关心的问题。


  “我是哪蔸禾?在哪里接了什么雨水?”六七岁时,蔡皋听外婆跟别人聊天时讲了一句“一蔸雨水一蔸禾”,那时她便记在了心里。后来插队下乡6年,一边教书一边干农活,她体验了水稻从插秧到收获的全过程。她说自己才真正理解了这句话的内涵:一蔸禾,它需要的只是一蔸雨水,所需不多,但必不可少。


  “人亦如禾,每个人头顶上都有一块天,都会有雨水的滋润。一生需要亲情、友情、爱情,渴望房子、车子、票子,这些美好的生活愿望,正如雨水之于禾苗一般,是必不可少的。但过犹不及,就像洪水会毁了禾苗,贪婪的欲望对人也是不好的。”蔡皋说,这就是“一蔸雨水一蔸禾”的朴素道理。


  蔡皋说,她一辈子感激那些养育过她的雨水,滋润过她的人和事,特别是她多次提到巧手慧心的外婆,给了她童年时美的启蒙。所以,将《一蔸雨水一蔸禾》作为书名,是希望这本书变成雨水,给读者滋养和希望。


  接纳自然的日常,视生活为艺术


  “我的太太非常想跟蔡老师学画画,我儿子一到蔡奶奶家里是最开心的,因为蔡老师家就是一个花的世界。桌子上、凳子上,电视机柜子上都摆满了鲜花、干花。”汪涵说,他不仅自己收藏蔡皋的画作,还在主持节目时推荐过她的绘本。


  爬墙虎花籽炸裂成鼓点,石榴裂出了红宝石,雨敲玻璃打出满版文字,把白菜种成花,清晨起来接太阳……在蔡皋的新书中,很多是关于日常生活的素描和文字记叙。


  她观察院子里草木的成长,比如看着一棵树一年年变粗壮,还时不时被修剪,她会把树的年轮、纹理、被修剪的伤痕用素描记录下来;跟草木打交道久了,有感于树木的年华,她便觉草木也是有情之物。


  “树被修剪肯定不是它的本意,你看不出它的伤,它的心事不喻人言,可它并没有因而枯萎,反有着顽强的生命力。反观人呢?每个人都要经历一些挫折,难道要就此消沉吗?”草木给了蔡皋诸多的人生思考,她都将这些感悟写进了她的笔记。


  文人丰子恺说他一生只关注四件事,天上的神明和晨星,地下的儿童和艺术。何立伟认为蔡皋是跟丰子恺一样纯粹的人,葆有一颗赤子之心。“她关心大自然的一切,也可以和5岁的小孩做忘年交,一起到平价超市去买东西吃,充满了童心。所以她的文字又朴素又好。她有篇文章叫《我种棵白菜当花开》,她这是什么样的心,这还不是一般的平常心?”


  “当你用艺术的眼光来审视生活,来打量生活的时候,生活才更像生活。”蔡皋说过的这句话,何立伟一直记得。他认为蔡皋的最可贵之处在于她对生活充满了审美,用审美的眼光打量一切,把生活当作艺术,平常的一切就都变成了艺术。


  对此,王欢也颇有同感。有一天,她去拜访正在楼顶打理花草的蔡皋。由于天气骤变,狂风大作,楼顶上那些花卉和树叶被吹落了一地,结果蔡皋看到她说:“王欢,你快看,秋风帮我扫了落叶。风很智慧,把落叶扫到了更角落里,要是人去扫就会很难扫。”王欢至今在心里藏着那一幕美好。


  “她告诉我们,把每天庸常的日子过好,过得温暖,在细小的事物里得到内心的安宁,就是幸福。”在龚曙光看来,《一蔸雨水一蔸禾》书中说不上有多么大的艺术构架,不过是一个退休老太太一本日常生活的流水账,可是每一个读到的人都从里面看出了幸福感。


  绘本要关注新型人文精神的培养


  现场互动环节,蔡皋谈起了对美术课程的理解。


  “美术课在基础教育中真的不能缺。”在蔡皋看来,美术不只是画画,也不只是为了掌握一门技能,“不管是否从事美术工作,美术就是生活最根本的需要。”


  蔡皋曾经担任过美术教师,除了课堂授课,她还会带着学生动手做风筝、去采风、玩游戏。她的课颇受学生欢迎。“美术其实没多么高深,就是一种生活态度。比如学美术会教你认识各种颜色,有用得很呀,起码你知道怎么搭配衣服,怎么把自己穿好看了。那时好多女生喜欢我的课,爱美嘛,孩子们都是这样的”。


  蔡皋觉得,艺术熏陶其实就是培养人的审美能力,以及审美的态度,是一种心灵的东西。好的艺术最重要的功能是对心灵的安抚和调节,它应该具有真善美的高贵品质。追求健康的艺术精神,一个人所创造的作品必然带有健康的气息。“如果你用审美态度去看人,去过日子去生活的话,那么你就是不画一笔画,你也是艺术家”。


  蔡皋曾在湖南少儿出版社从事了20余年的图书编辑工作,她觉得,绘本在国内还是一个刚刚起步的图书品种。


  现在民间的儿童绘本创作有很高的热情,蔡皋觉得这值得肯定。“作品蜂拥而至,量多的同时,有些作品难免显得单薄了一点。”她认为,图画书作为儿童最初的文学与艺术双重启蒙物,尤其要关注新型人文精神的培养。


  在她看来,国内出版社在儿童绘本这一块最缺的是优秀编辑。“绘本是一种综合性的艺术,编辑的工作理念和工作综合能力直接影响一本书的出版,日本图画书之父松居直先生在《我的图画书论》中介绍了他个人在这方面的经验,值得我们深入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