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担任副市长开始的实验,朱永新:为教育发声探路

2018-12-24 08:41来源:湘声报-湖南政协新闻网 



640.JPG

  与全国政协副秘书长、民进中央副主席这样的“大”头衔相比,60 岁的朱永新更喜欢的是自己的“小”身份——发起新教育构想的朱老师。

  

  18 年前,由朱永新一系列演讲结集而成的《我的教育理想》一书,在新世纪初如一声春雷般,激起了中国教育界许多人士新的热情和理想,拉开了新教育实验的序幕。

  

  2018 年初,记录朱永新连续十年参加全国两会经历的十卷本著作《见证十年——一个民主党派成员见证的中国民主政治进程》出版,被媒体评价为“民间两会史”“教委员代表如何履职的教科书”。

  

  11 月中旬,朱永新在长沙接受了湘声报记者专访。高大儒雅,幽默亲切,朱永新一如他当年著作封面照片里的模样,只不过头发从乌黑变成了花白。略带江浙口音的他笑着说:“很少有人像我这样幸运,一生做的所有事情都和教育相关,在大学当老师,在政府管教育,民进70%的会员都在教育、文化领域,我参政议政的领域也基本是教育。”

  

  

1

发起新教育实验18年

  

  “您今天早上不到 5 点就发微博了。”采访当天,听到记者的开场白,朱永新会心一笑,像勤奋的学生被发现了小秘密一般可爱。

  

  朱永新的新浪微博有404万粉丝(腾讯微博有470 万粉丝),他几乎每天都发微博,而且许多都是在凌晨四五点发出。记录每日的生活工作已经成为他的一种生活方式,有时轻松,有时沉重,很多内容常常成为他专著里的素材,“每天按1000字算,一年大概能写36.5万字。”

 

640 (1).JPG

 

  这份坚持源于一个承诺。2002年,朱永新在教育在线网站上发布《“朱永新成功保险公司”开业启示》一文,成为教育界的经典趣事。

  

  “公司投保条件:每日三省自身,写千字文一篇。一天所见、所闻、所读、所思,无不可入文。十年后持 3650 篇千字文(计 360 万字)来本公司。

  

  理赔办法:如投保方自感十年后未能跻身成功者之列,本公司以一赔百。即现投万元者可成百万富翁(或富婆)。”

  

  至今没人找朱永新理赔,倒是许多教师在网上分享了坚持的收获。“也许有人把它看成一个笑话,而我是认真地把它作为一个承诺。”朱永新说,赔偿不是目的,号召广大一线教师积极反思和写作才是出发点。

  

  1999 年,时任苏州市副市长的朱永新到常州湖塘桥小学演讲,提出新教育的最初构想,开始了对中小学一线教学的探索。2002 年,第一所新教育实验学校起航。


640 (2).JPG

 

  “新教育实验的宗旨就是过一种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学校不能只关心分数,应该把最美好的东西在学校汇聚,让孩子们从中发现自己,寻找兴趣。和美好相遇的过程,就是教育最好的过程。”对于许多渴望改变教育现状的一线教师来说,朱永新的美好理想让他们找到了突围的方向,一批教育的理想主义者在新教育旗帜下开启了逐梦行动。

  

  18年来,这个理想主义教育行动的影响力不断扩大,28个省区市的 146 个县区级实验区、4200 多所实验学校、470 余万教师参与,成为中国民间规模最大的教育改革实验。2018年,新教育实验入选第二届国家基础教育优秀教学成果一等奖。


640 (3).JPG

 

  多年来,身份和头衔不断提升、叠加,令朱永新最惬意的,还是在全国各地的中小学校园里,听到师生们叫他一声“朱老师好”。他坦承:“其他称呼都会变,都是过眼烟云,唯一不变的是老师的称呼。”

  

  

2

“明星委员”的履职经

  

  “没有改革开放,没有高考,我的人生就是另外一种样子。”作为1977年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大学生,朱永新最近写了一篇文章《成长在改革开放的路上》,介绍自己的成长历程。

  

  1982年,朱永新回到苏州大学担任教育学教师。1987年,由于教学科研成果突出,29岁的他被破格从助教晋升为副教授,成为当时江苏省最年轻的副教授。1993年,他担任苏州大学教务处处长,成为当时全国综合性大学最年轻的教务处长。1997 年底,他又被任命为苏州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分管文化、教育、科技等工作,期间苏州在全国率先推出义务教育免费制度以及“村小现代化工程”“名师名校长培养工程”等几大行动。

 

640 (4).JPG

 

  2003 年担任全国政协委员后,朱永新很快成为记者们追访的“明星委员”,因为他的大部分提案和教育有关。为了调研教育经费投入问题,他前往东西部各地近100 所学校调研。2004年全国两会上,他的《在西部地区和贫困地区实行免费义务教育制度的建议》《关于缩小东西部教育差距的建议》等提案引起广泛关注,并影响了中央决策。

  

  之后从全国政协委员再到全国人大代表,朱永新的全国两会征程不曾间断。在《见证十年》中,他将履职的点点滴滴——建议、提案、议案和常委会发言,各地调研的情况与反思,与媒体、网友的各种交流都形成文字,勾勒出履职的足迹。

  

  为阅读鼓与呼,也是朱永新 15年履职中一以贯之的事情。2003 年刚成为全国政协委员,他就提出建立国家阅读节,此后连续多年为阅读读呼吁,比如建议把全民阅读作为国家战略、建立国家阅读基金等。

  

  2012 年,中共十八大报告提出“开展全民阅读活动”;2014 年以来“倡导全民阅读”连续 5 年写入政府工作报告,陆续出台了《全民阅读促进条例》《公共图书馆法》。朱永新欣慰地说:“这说明我们发出的声音还是在悄悄地改变这个国家,在影响着人们的行为,在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决策。”

  

  “立德、立功、立言”的追求,令朱永新不敢懈怠。他常常追问自己:“作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我称职吗?”有时候,他安慰自己:我是及格的。更多时候,却是重任在肩却力有不逮的惭愧。


640 (5).JPG

 

  多年的政协委员经历也让朱永新感慨:“政协委员要学会处理好理想和现实之间的关系,要把握好尺度、理性发声。”他认为,政协委员绝大部分是知识分子,容易从书本或国外经验出发,对中国实际往往关注不够。但想要提出的建议、意见受到重视,就要从当下主题和中国社会迫切需要的角度来提。有的建议很好,但是时机不对,就像公鸡打鸣,打早了没用,要恰到时候才会起作用。

  

对  话


“新教育离理想还有距离”


  湘声头条:当初发起新教育实验,是什么触动了您?

  

  朱永新:2000 年我读《管理大师德鲁克》,著名经济学家熊彼特临终前对德鲁克说:我现在到了这样一个年龄,除非能够改变人们的生活,仅仅靠理论流芳百世是不够的。这句话给我很大触动,因为在此之前我更多地向往成为一名纯粹的学者,向往发表著作、出成果、拿项目,在学术上有影响力。

  

  读了这本书之后我才发现,这一切其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能不能真正去影响别人,去改变别人的生活。从教育学者的角度来说,就是你能不能影响教师、影响孩子,能不能改变我们的教育。

  

  湘声头条:新教育最开始推广时,有遇到困难吗?

  

  朱永新:不说其他地方,就算在苏州做也不容易,尽管我当时是副市长,但我不想用行政手段推广,所以最开始实施的学校并不是苏州,而是常州,因为常州的校长更积极。

  

  教育改革强加于学校是不行的,他们可能会用形式主义来对付你,让他们从内心想要变革,才会有动力。

  

  湘声头条:新教育的发展达到了您的预期吗?

  

  朱永新:从规模、发展速度和影响力来说,新教育实验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期。但从理想状态来说,新教育离我的理想还是有距离的。我给自己的定位是为中国教育探路,这就需要根本性的变革。

  

  各种新的教育形态其实已经悄然出现,只有真正看清方向,才能够引领新教育迈向未来。

  

  湘声头条:您有想过建一所自己理想中的学校吗?

  

  朱永新:我们正在努力,很有可能未来会办一所新教育学校。教育是国家行为,得按国家教育标准、遵循国家教育大纲,要完全自由是不可能的。但我经常讲,任何一个校长,关起学校的门他就是国王,任何一个老师,关上教室的门他就是国王,或多或少都可以按照他的理念去重构教育,只要完成国家所规定的课程和任务就可以了。

  

  湘声头条:您目前最关注的教育领域的问题是什么?

  

  朱永新:如何更好地推进教育公平。其实教育就两件事——公平和质量,不管城市还是乡村,健全还是残疾,每个孩子都应该享受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但我们现在还缺少推进教育公平的力度和有效路径。



“要想写得精彩必须做得精彩”


  湘声头条:您出版了《见证十年》,是一开始就有意识地把参加全国两会的历程完整记录下来吗?

  

  朱永新:2000年发起新教育实验后,我希望教师们坚持写作。我想告诉他们,我那么多工作还能坚持写,他们应该也能写。最初是以此为动力记录两会,但写了一段时间后我觉得很有意义,从一个委员和代表的角度记录两会是一种新的视角。而且要想写得精彩,你必须要做得精彩,所以也能督促自己履职。

  

  湘声头条:很多学者出身的官员,因为公务繁忙耽误了学术研究,您在这方面是否会有困扰?

  

  朱永新:作为一个民主党派领导人,我首先要完成好本职工作,再用余力来做研究,对学术肯定有影响,但我在尽可能寻找两者的结合点。

  

  我最早研究心理学历史,但到行政岗位后我就放弃了这个领域,重新寻找与我工作结合得最紧密的研究领域,比如当教务处长我就研究教学管理,当市长我就去研究城市教育,到民进中央后我更关注教育公平。过去是为学术成果而努力,现在我不太写长篇论文,就说一些老百姓能听得懂的话,用另外一种方式在做学问。与一般官员或委员、代表相比,我在教育上有专业优势;与学者相比,我有他们所没有的经历,我每年都要走访100多所学校,这是一个纯粹的学者做不到的。


  

END

文|湘声报记者 刘敏婕 实习生 唐欣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