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8年高考往事——山那边的召唤
2019-01-11 22:20来源:湘声报-湖南政协新闻网 

□ 王维


  “怎么办?”


  是去长沙,还是回古港?


  也许这是一次决定命运的时刻,也许是一次机遇。值得一试。想一想,不管怎样,到长沙去也许是正确的。


  “还有去长沙的车票吗?”


  “下午1点多还有一趟。”


  有票,赶紧买一张。坐上开往省会长沙的班车,心里踏实多了。


  回想从早上到此刻的历程,说不出的滋味。7点多钟,从古港汽车站乘车去浏阳,家里拿出5元钱,父亲对我说:买点香干(古港那时不做香干)、肉回来。我说好。


  上午9点多,走进一排类似四合院的平房。到达浏阳广播局办公室。自报姓名,溪江西湖的知青。“哎哟,你怎么才来。北京的老师昨天走啦,等了你一天,又下雨。他们带少了衣服,有点冷。昨天到长沙去啦。”


  “是北京哪个学校?”我问。


  “北京广播学院。”


  北广,没听说过这个学校,我的高考志愿也没填呀,一头雾水。这时办公室进来一位秀气的女人,得知我的身份,大声说:“哎呀,可惜了这么一个机会,怎么才到。他们昨天下午刚走,真可惜!”说的我懵了。


  “他们回长沙到什么地方?”


  “不知,要到省局去问。看你去不去长沙,呵。”


  当时有点迷糊,懵了。不知如何回答。


  现在稳坐在开往长沙的车上。唐家园、太平桥、跃龙、小站。在一弯又一弯的山路上经过。停靠的每站都有上下的旅客,大家大包小包往上挤。


  到达长沙天心阁附近的长途汽车站,已近下午4点,到5点多才找到黄土岭省广播事业局办公室。说明来意后,他们回答没听说,不知道此事。北京广播学院的老师没到这里来。


  “那会在哪呢?”


  “别急,帮您打听下。”省局办公室的孔同志拿起电话问省教育厅的同志,说招生的老师不在长沙,而是在韶山。


  “哦!”怎么办,我心里在想。


  身上只有1元多钱了,到韶山是不够的。想起了一起下乡的潘定佳,77级的,在河西高校读书,到那再想办法。


  天黑了,赶紧找乘公共汽车。到河西中南矿业学院已是晚上近9点。七问八问,终于找到了下乡插队的朋友。寒暄之后,我把他悄悄叫到一边,问道:“能不能借我10元钱?”“可以啊!”他爽快地说。那晚,我们挤在上下铺的窄床上聊了很多。关灯之后我久久未能入睡。


  第二天一大早,我匆匆挤上进城的公共汽车,到达位于长沙天心阁附近的长途汽车站,赶上了最早一班开往韶山的班车。


  下车后,我赶紧打听,高考录取在什么地方。谁知,马上有人回答说,在招待所。一问,招待所就在离火车站不远的地方,绿树林荫下几排三四层的楼房。到门卫处,有人在值班。“我是浏阳的考生,北京广播学院的老师要找我。”值班人员大吃一惊,这是森严之地,竟然有考生找到这里来了。


  等值班人员上楼报告情况后,过了一会儿,两位同志走出大门来,其中一位中年、文质彬彬的同志,热情地问:“你是从浏阳来的小王同志吧,辛苦了。我姓吴。”


  “吴老师,您好!”我赶紧回答。


  和门卫打过招呼之后,终于允许上楼到房间谈谈。我怀着敬畏,小心走过楼道一间间简单的普通房间,只见门上写着一个个吓人的大学名字,北大、清华、人大……心想,这个招待所,每个房间都不简单,决定着多少人的命运啊!


  那时的招待所很简朴,两张普通的床和桌椅,还有另外一位老师,我问:“我没有报考你们学校,是怎么选到我的?”吴老师说:“1978年高考有一政策,要尊重考生志愿,我们这次招生到湖南来翻阅档案,发现没有报考电视新闻专业的。教委招生办的同志也奇怪,湖南上线考生竟然没一人填这个专业。他们向省招生办提出,能不能按我校的招生要求,推荐一批考生档案给我们选,也好完成招生指标。省招生委员会很快推荐了10多名考生的材料。”吴老师他们选中了我。能到北京读书,对我来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在分手的时候,我说:“你们学校能不能录取我?”吴老师说:“再看吧,要商量,说不定。”


  我很诚恳地说,只要你们能录取我,不管是什么专业都行。吴老师说:“不能打包票,再看吧,再看吧!”我一再表态:“只要能去你们学校,什么专业都行!”


  9月上旬,是录取通知书发放的日子,请了几天假回家等待,那几天古港镇邮局都有考生等通知。肖永定同学约我一起到镇上邮局去等。太刺激了,害怕,不敢去。有天下午,宣跃仁同学到我家说:“你的通知书到了。”


  “真的?你看清楚了吗?”


  “当然!邮递员在分拣的时候看到的,北京广播学院。”


  “真的!”我一把将他抱起来,太兴奋了!


  要离开朝夕相处近4年的山山水水和队里的乡亲,有一缕离愁。但正如有人说的:所有的青春都渴望释放,所有的青春都向往远方。


  是的,走出大山,走向新生活的期待,总是令人着迷的。新的一页展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