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png2.png

一个一波三折的跨省爱心助学故事 涟源“大屋希望小学”风波调查

2016-12-12 18:44来源:湘声报-湖南政协新闻网作者:文/图湘声报 记者陈彬  

2014年12月5日


爱心援建,矿泉水都不喝。强迫村民捐款?非法希望小学?一个一波三折的跨省爱心助学故事


  11月23日,涟源市桥头河镇“大屋希望小学”举行了竣工典礼。但3天后,“大屋希望小学”的牌匾就被校方从校门上取了下来,至今没另取新名。该校围墙上凡是有 “大屋希望小学”字样的,“希望”二字都被抠掉,看上去十分刺眼。

  风波起源于一条新闻。该新闻称,11月23日,涟源市“大屋希望小学”竣工典礼上摆酒席300多桌庆贺,被指铺张浪费,并要求村民捐钱。之后,事态进一步发展,省青基会发表声明称,“大屋希望小学”属于“非法希望小学”。处于舆论漩涡的相关单位和爱心团队东莞展能LP40团队公开致歉。

  今年7月,涟源桥头河镇的一所小学——大屋联校已破旧不堪,东莞展能LP40团队决定在当地新建一所学校,后命名为“大屋希望小学”。

  桥头河镇中心学校校长卢中华参与了“大屋希望小学”建设的全过程。在他看来,此事虽然存在问题,但不至于遭受如此大的舆论指责。

  他说:“这个连学校一瓶矿泉水都不会喝的爱心组织,做了好事,却不被人理解,还被泼了一瓢冷水,有点愧对东莞展能LP40团队!”

  极力争取

  卢中华第一次听说东莞展能LP40团队是在今年6月底。当时,涟源市教育局一位领导告诉他,该团队将在当地爱心援建一所小学,让他准备大屋联校的相关资料。

  大屋联校始建于1956年,2008年被鉴定为C级危房,师生由最多时的500人锐减至270余人。教室里的课桌陈旧破烂。“最担心刮风下雨,动不动就漏雨。”大屋联校的工作人员说,校舍经常需要修补,人在楼上奔跑,整个楼层都在晃。

  援建学校是东莞展能团队的一个常规动作。该机构每年进行两届培训,每一届培训两个班,每个班级(即团队)需援建至少一所学校。由于该团队发展到第40个,故称东莞展能LP40团队,该团队有76人。

  LP40团队考察大屋联校原本定在7月18日下午,但由于路上堵车等原因,在7月19日凌晨才赶到涟源市。“为争取到此次援建,我们尽了最大努力做好服务。桥头河镇政府以及涟源市教育局领导也做了很多相关工作。”卢中华说。

  赶到桥头河镇后,没有过多休息,LP40团队便前往大屋联校考察。

  事实上,大屋联校是此次LP40团队考察的11个学校之一。考察时间并不长,仅1个小时左右。之后,双方便道别。

  第二天,卢中华打电话请LP40团队成员吃早餐时,发现他们已去衡阳考察另外一所学校。

  经过两次考察后,7月31日,LP40团队答复卢中华,他们选定大屋联校为爱心援建对象。

  爱心援建

  新学校举行奠基仪式是在8月10日。

  这天,LP40团队向卢中华明确提出了援建学校的几个条件:必须在3个月内竣工;只能让校方和承包方签订合同,爱心团队不签合同,款项待学校建成后才能支付;让当地政府保障施工环境、保障土地使用以及工程顺利进行等。

  “万一展能团队没有兑现诺言,怎么办?但如果错过这个机会,大屋联校何时能重建?”卢中华尽管感觉有些不靠谱,但又不想失去这个重建学校的好机会。

  内心纠结的卢中华赶紧把情况报告给了镇政府和涟源市教育局领导。“当时,教育局的领导建议要稳重,搞不成就成了大笑话。”卢中华回忆说。

  事后,卢中华确定展能团队援建其他学校也是该模式后,他的心才踏实下来。

  涟源市政府、教育局也极力促成此事。为了赶时间,涟源市教育局工作人员在周末加班办理相关手续和筹集资料。工程开建后,桥头河镇派出两名工作人员负责监督工程质量,并让承包方按要求提交保证金,避免撂挑子。

  而LP40团队也委派志愿者坚守建设工地,并自备伙食,参与质量监管。义工有时还掏钱给工人买水果吃。

  在“大屋希望小学”宣传栏里,湘声报记者看到了一张反映当时建设情况的相片,只见LP40团队的2位男性成员穿着短袖,挑着一大块岩石从废渣中走过,后面紧随一名女性团队成员。

  “他们不计较什么,默默真心付出,特别让人感动!”大屋联校校长李思齐说,“镇政府给志愿者们临时准备了一个房子,但有几次,我早上去看他们时发现,团队人员有的睡在帐篷内,有的就在自己的汽车里睡。”

  庆典风波

  竣工典礼前,LP40团队向镇政府提出,希望让更多的村民参与到这场爱心行动中来。之后,当地政府委派村干部发出了1000份左右的请帖,邀请学校覆盖的3个行政村的村民来参加当天的“大屋希望小学竣工庆典”活动,邀请人落款为村委会和东莞展能LP40爱心团队。

  “这是家乡教育的事,为了孩子,应该献出点爱心。”康永桂说,他是被邀请而来的村民之一,捐了200元。典礼当天,当地村民共有700多人捐款,最高的捐了1万元,共计20.4万元。之后,捐款人员名单以及金额张贴在校门口的墙上。

  之所以邀请村民和爱心人士参加,原因在于东莞展能团队的一个内部规定——团队每位成员都需感召上百人,并要求他们参加学校的竣工仪式。由于桥头河镇接纳条件有限,最终双方沟通协调确定了LP40团队将带1000名左右爱心人士参加庆典。

  11月23日早上,18辆大巴,还有不少小车浩浩荡荡驶向桥头河镇。新学校竣工典礼的现场以及沿途的公路上,挂满了各种道贺条幅、彩飘。“这些都是展能LP40团队带过来的,这是镇上场面最大的一次活动。”卢中华说,当天,桥头河镇政府的工作人员几乎全部出动,维持现场以及交通秩序等。

  在桥头河镇人大副主席肖义福看来,尽管当天下雨,但整个庆典过程井然有序。最终, 庆典当天除了LP40团队捐献的160万元爱心款之外,包括村民的捐款,以及被LP40团队邀请而来的爱心人士的16万多元捐款,“大屋希望小学”共收到捐资195.62万元。

  第二天一早,卢中华还沉浸在喜悦当中。但朋友给他转发的一条新闻,让他的心情瞬间跌入谷底。该新闻称,涟源市“大屋希望小学”竣工典礼上摆酒席300多桌庆贺,被指铺张浪费,并涉嫌强迫村民捐钱。

  还有不少网友表示,搞个竣工典礼无可厚非,但应该一切从简,节省开支。

  面对争议,卢中华至今有些难以理解,“这个连学校一瓶矿泉水都不会喝的爱心组织,做了好事不被人理解,却被泼了一瓢冷水”。

  对于网上的报道,不少当地人也显得气愤难平:“一是并没有要求村民捐款;二是他们为我们做了好事,大家一起吃个饭,也是人之常情,而且所有的餐费都是他们自己出的。标准并不高,每桌8人120元,有鸡、鱼等5个主菜以及一些小菜,一共220桌。”

  LP40团队相关负责人刘建忠也认为此事无可厚非,“那些被感召的爱心人士愿意过来捐钱,难道不让他们来?”而团队所有支出的资金都会由东莞市爱心公益促进中心统一过账。至于该中心的具体营利模式,他表示,“有专门的游戏规则”。

  尾款担忧

  除了被指铺张浪费、要求村民捐款外,还有一个问题是,关于“希望小学”名字的使用。希望工程及希望小学等系列公益品牌已由中国青基会注册成为公益性服务商标。希望小学只能在签订了商标使用许可合同之后,才能合法使用。

  处于舆论风口浪尖的“大屋希望小学”,引起了湖南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的关注。经过调查,11月25日晚,该基金会在微博中发表声明称,该校属于“非法希望小学”。

  至于为何使用“希望小学”的名称,李思齐告诉湘声报记者,是LP40团队提出的。

  而刘建忠此前也向媒体解释,这个名字表达的是对孩子们的殷切希望之意,具体是当地一个老师提出的,当地学校、政府最终确定的。他们只管建校。

  风波出来之后,当地政府以及LP40团队及时表态,称因此次活动组织不严谨造成的不良影响向公众诚恳致歉。

  11月26日,大屋联校派人将校门口的“大屋希望小学”牌匾取了下来。该校围墙上贴着许多宣传海报,凡有“大屋希望小学”字样的, “希望”两字都被抠掉。

  对此,当地人有不同的看法,有的认为不必这么做,有些不吉利。事实上,据涟源市教育部门不完全统计,该市还有其他几所援建学校也叫希望学校,都是由当地一些爱心企业家援建。

  比如涟源市渡头塘的康铭希望学校,伏口镇的俊龙希望小学、福和希望小学等。这些学校也不是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援建,皆因爱心企业家要求而改名。

  事后,卢中华和LP40团队没有再联系,他只是听说,该团队成员曾向镇政府表示过歉意,认为给镇政府添麻烦了。

  如今,卢中华的心情很是复杂。他觉得有些愧对展能LP40团队。“他们爱心援助我们建校,现在我们倒给他们添麻烦了。”

  此外,他担忧的是,“现在只收到190多万元捐款,但工程款可能需要近400万元,舆论可能对展能LP40团队造成很大影响。他们也没有和我们签订合同,万一尾款不到位怎么办?”

  不过,刘建忠告诉湘声报记者:“此事对我们团队没什么影响。尽管已有爱心人士质疑此前筹集的爱心款,但他们怎么想,我们也没办法控制。我们不是靠这个吃饭,只是想做点公益,问心无愧。”

  刘建忠说:“团队中很多人认捐的款项,都已陆续到账,但都是口头约定,并没有谈具体数字。承诺的建教学楼、宿舍、食堂3栋楼房的206万元没有问题。至于操场、围墙等新加工程款,我们会努力,但不一定会凑够足够的钱。”


上一篇:  癌症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