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png2.png

留住老街,一个历史和未来的呼唤

2016-12-12 19:33来源:湘声报-湖南政协新闻网作者:湘声报记者 李飞 


按照原貌恢复的“中国历史文化名镇”长沙靖港古镇吸引了大批游客前来参观。 (CNS 图)



  15个历史文化名城,却只有一个国家级历史文化街区。湖南的老街怎么了?

  

  留住老街,一个历史和未来的呼唤

  

  

  

  每个城市,总有那么几条老街,曾经人来人往,客似云来。城市老街,承载着不可再生的历史信息,具有重要的历史文化价值,每一栋房子、每一块砖石,都能寻找到历史的记忆。

  

  然而,随着岁月的变迁和城市化加速发展,有的历史文化老街,已经湮没在社会发展的潮流中,再也难觅踪迹;有的老街虽然尚有迹可循,却没有了往日的辉煌;还有许多老街被整体商业开发……

  

  湖南历史文化街区保护利用面临怎样的现状?对历史文化街区应当保护什么、开发什么?历史文化街区保护利用到底该如何进行?带着这一系列问题,从今年4月起,省政协文史学习委员会组织部分省政协委员,赴长沙、永州、邵阳等地进行了专题调研,并往浙江、广西、新疆等省区开展对比考察,探求历史文化街区保护利用之道。

  

  老街现状怎样?大部分历史文化街区“根已失”“魂已散”

  

  如今谈起湘西凤凰古城,大部分游客唏嘘不已,记忆里只留下了酒吧一条街、工艺品一条街以及美食一条街的商业老街印象。

  

  爱好旅游的背包客贺伟,曾到了全省大大小小的许多老街。他在微博上写道:“所谓老街,承载的不再是历史的印记,更多的是今人匆匆而过的身影。”

  

  调研组发现,随着城市中心城区改造,大部分老街区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坏,古城风貌老街特色正渐渐模糊,甚至消失。“有些地方以保护为名拆旧建新,使许多具有历史文化价值的街区遭到破坏。拆除真文物,兴建假古迹,大搞人造景观,失去特色的环境氛围,许多有价值的历史文化街区沦为假古董。”

  

  2015年,国家住建部、国家文物局公布了第一批共30个中国历史文化街区名单,永州市柳子街历史文化街区是湖南唯一入选单位。

  

  为此,省文物局相关负责人、省文化厅副巡视员何强解释,湖南共有3座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12座省级历史文化名城。而被列为历史文化名城,必然有一处或多处历史文化街区。

  

  “遗憾的是,整体来说,大多数历史文化街区原真面貌损坏较大。”何强坦言。

  

  在调研中,省政协常委、省政协文史学习委主任张智军发现,随着城市开发,多处位于城市中心地段的历史文化街区被拆除,取而代之的是千城一面的现代化建筑。“这不仅对历史文化遗产造成了毁灭性的的破坏,也毁掉了城市的历史文脉和肌理。部分历史文化街区的根脉已断,城市历史文化灵魂濒临消亡。”张智军对此深感惋惜。

  

  调研组还看到,一些现在仍以居住为主的老街区,随着人口的不断涌入,历史文化街区内各种无序改建、加建、拆建现象严重。

  

  “当地完全没有历史文化老街保护意识,这无疑加剧了传统民居的衰败和历史街区整体风貌的破坏。” 省政协委员、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巡视员谭大双为部分城市老街缺乏修缮保护的现实感到无比失落和痛心。

  

  “除建筑老化严重之外,由于建设年代较早,部分历史文化街区内部基础设施落后,缺乏相应的排水、供电、供气系统,供居民交流和休憩的公共空间稀少。”在省政协委员、民主与建设出版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许久文看来,基础设施建设的滞后,制约了历史文化街区的可持续发展。

  

  保护利用什么?历史建筑亟待修缮,人文风情才能延续

  

  从长沙河西出发,一直往北,驱车半小时,就来到了望城区的靖港古镇。临水的老街两厢,排列着层层叠叠的仿古风格房子,还有很多清代建筑及历史文物保护单位。也正是这些历史承载,得以让这条老街为越来越多的老长沙人认可,同时,也吸引越来越多的外地游客来此感受长沙的历史文化。

  

  第一个发现靖港古镇的价值,并促成开展古镇保护与复兴的湖南大学建筑学院教授杨建觉总结,古镇保护与复兴成功的标准,不是老街、古巷如何恢复得多漂亮,而是要让老街、古巷如何真正有活力地、长久地生存下去,保留古镇的“原真性”。为此,靖港古镇选择了“不迁走任何一位原住民”的保护利用之路。

  

  目前,对历史文化街区的保护,更多侧重于物质层面的保护,对萌生和植根于街区之中的文化内涵重视不够,割裂了历史文化街区与传统文化之间的紧密联系。一些民间手工艺、曲艺及民间活动等街区非物质文化遗产未得到有效保护,部分发展迟缓甚至“自然消亡”。

  

  省政协委员、省文物局综合处处长、副研究馆员刘春认为,进行历史文化街区保护时,要始终坚持以人为本的原则,“历史文化街区要的是‘保护’和‘复兴’,保护历史与文化场所感,复兴有魅力的传统生活。”

  

  在省政协委员、湖南图书馆馆长张勇看来,保护修缮历史文化街区的古建筑已刻不容缓。“遵循历史真相,按照恢复原状、修旧如旧的原则修复历史建筑,是历史文化街区保护利用重要的物质基础。”

  

  复兴靖港古镇建设时,专门请当地的建筑老师傅现场作指导,还让当地的老木工、瓦匠直接参与设计、施工。“这些手艺人是最真实的民间民俗文化的继承人和传承者,老建筑在他们的监督下修复,不会偏离历史文化街区的发展根脉。”

  

  当时,靖港一座名叫“宏泰坊”的妓院古建筑是否应修复,曾招来各方争议,最终还是得以按旧日面貌保留修复。

  

  张勇表示,老街保护的重点就在于城市历史文化街区共性把握之下的特质挖掘,只有每一处细微的不同,才使得不同地域的城市老街百看不厌,独具风采。

  

  如何保护利用?加强整体规划设计,留住城市历史文脉

  

  省政协委员、湖南大学新闻传播与影视艺术学院副院长向志强认为,进行历史文化街区保护利用的前提,是开展历史街区整体性保护的普查工作。“只有深入了解街区形成、发展、衰落的历程,摸清街区内所有‘家产’,并针对街区现状进行更新改造模式的划分,才能确定每片历史街区保护规划的主导模式,为以后保护利用指明具体目标和方向。”

  

  永州市柳子街规划建设之前,曾专门成立调查组,对当地的建筑风格、街道立面、历史遗址、建筑细节等进行测绘、拍摄,并走访了大批原住民,详细记录街区的风俗民情。

  

  2015年4月,尼泊尔发生8.1级地震,造成加德满都世界文化遗产严重损毁。而早在2008年,四川汶川发生8.0级地震,造成四川省境内65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和119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遭受损失。

  

  这些因突发地震造成历史文物毁灭的现实,引起了省政协文史学习委副主任胡奉湘的关注。在调研过程中,胡奉湘发现,我省大部分历史文化街区在建设时抗震设防水平不高,且在近现代的修复保护过程中也没有考虑抗震设防的问题,众多尚未修复甚至已经修复的历史文化街区及古建筑,均达不到当地的抗震设防要求。

  

  今年6月1日起正式实施的《中国地震动参数区划图》全面提高了我省的抗震设防要求。胡奉湘建议,“要依法依规加强对历史文化街区建筑物的抗震设防管理工作,把防震减灾纳入历史文化街区保护和利用的重要环节。”

  

  如今走在人群熙攘的长沙市太平街上,触摸着贾谊故居的白墙青瓦,听一段诙谐俏皮的花鼓调,尝一口火宫殿的臭豆腐,都能清晰感受到古城长沙的历史意蕴。

  

  “历史文化街区是城市的历史记忆和文化名片,城市演替就是纪念性与市民性的此消彼长。保护历史街区,应该将两者结合起来,统筹考虑。”省政协委员、省参事室副主任刘清君认为,历史文化街区的保护利用,应做到人乐其居、街畅其行、城“和”其境,追求人与城市、城市与自然和谐相处的规划境界。

  

  专访省政协文史学习委员会主任张智军

  

  防止老街文化环境解体和空壳化

  

  ◆湘声报记者 李飞

  

  湘声报:为什么把“历史文化街区保护和利用”作为省政协文史学习委今年的调研课题和界别协商会主题?

  

  张智军:湖湘文化源远流长,历史文化厚重,历史文化街区众多。相对于受绝对保护的文物古迹或建筑单体,大多数历史文化街区仍作为包容居民生活的街区而存在着,生活在这些街区的居民,是城市历史的忠实记录者。对历史文化街区的保护利用,就是对地域历史文化及其载体的保护,加强历史文化街区的保护和利用,意义重大。

  

  但受限于历史与现实的原因,我省历史文化街区在保护与利用方面存在着很多不容回避的问题和困难。重点围绕我省历史文化开展调研、建言献策是省政协文史学习委的履职中心,今年就“我省历史文化街区保护和利用”课题组织委员、专家深入调研,并召开界别协商会,与相关部门面对面协商,提出建议意见,希望存在的问题更进一步得到重视,并逐步建立健全我省历史文化街区保护利用机制体系。

  

  湘声报:调研过程中,你对湖南历史文化街区保护利用存在的哪些问题印象深刻?

  

  张智军:通过调研发现,我省对历史文化街区保护利用出现了两个极端。有的地方对历史文化街区进行积极改造和重建,并以此大搞旅游开发,商业气息弥漫,因而追求商业利益成为保护历史文化街区的主要动因。由此造成的后果是大批历史古迹、古村落古镇被过度开发与改造,具有历史文化特色的历史文化街区正逐渐消失,原本的历史风貌、城市脉络受到严重破坏。

  

  第二种倾向则是对历史文化街区不管不顾,任其自生自灭,因而造成部分历史文化街区因长期缺乏维修和管理而濒临消失。

  

  这两种比较极端的做法都会对历史文化街区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导致许多历史文化街区的多数老建筑高危或残破,加剧了传统民居的衰败和历史街区整体风貌的破坏。

  

  湘声报:对加强历史文化街区的保护和利用,你有什么建议?

  

  张智军:历史文化街区保护是一个历史的过程,而不是某一历史阶段。专项规划的制定出台是历史文化街区有效保护利用的重要基础,相关部门要全面掌握全省各地历史文化街区的分布、数量及类型等各种信息,摸清家底。从城市长远发展和区域经济、文化、社会可持续发展的角度统筹考虑,将历史文化街区保护利用工作纳入城市发展的战略之中,对各层次、各类型的历史文化街区保护利用进行科学详细的规划,制定出台各地历史文化街区保护利用规划,切实做好规划编制工作。此外,还要加强对规划实施情况的后续监督、管理工作,使规划能够真正落到实处。

  

  历史文化街区建筑类型多样,针对不同类型、不同级别的建筑应按照国家有关规定,予以保护修缮。在进行古建筑、文物等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同时,要加强对与历史文化街区原有生产、生活相关的非物质文化的抢救、保护、传承和利用,注重保护活态的文化传统和生活方式,防止街区文化环境解体和空壳化倾向。

  

  支   招

  

  张勇(省政协委员、湖南图书馆馆长)

  

  开展历史街区整体保护的普查工作,摸清街区内的所有“家产”,确定每片历史街区保护规划的主导模式。定期举行历史街区保护听证联席会,邀请相关领域专家与关注历史街区保护的市民,就历史街区保护与利用的各个方面进行论证和商讨。

  

  对有条件的地段,可以考虑地下空间的利用,做到既保证街区原有肌理风貌,又能满足街区现在的发展。

  

  刘清君(省政协委员、省参事室副主任)

  

  做好保护规划要突出“三性”,即要坚持公益性的价值导向,确保制定规划的科学性、实施规划的稳定性。政府主导的历史文化街区是公共文化工程,应全民受益。保护规划要遵循规律,严格按程序论证,避免随意性。

  

  要处理好三大关系。一是保护规划与人、自然的关系,做到人乐其居、街畅其行、城“和”其境。二是处理好保护规划与整体规划的关系。三是处理好历史街区的纪念性与市民性的关系。

  

  谭大双(省政协委员、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巡视员)

  

  保护历史文化街区,既有一个达成共识的问题,更有一个提高认识的问题。要在文化自觉上提高个人认识。历史和文化,是一座城市的灵魂,是城市功能的最高价值,也是城市功能的最终价值。

  

  向志强(省政协委员、湖南大学新闻传播与影视艺术学院副院长)

  

  在历史文化街区的建设和管理中,必须明确政府的主体地位,即明确政府是历史文化街区建设与管理的第一责任人。建立起历史文化街区建设与管理的多部门联动机制,明确政府相关部门在其中承担的责任与义务,并且明确部门间的合作模式。

  

  尹向东(省政协委员、省社会科学院财经研究所所长)

  

  历史文化街区的保护与开发,不适合用房地产开发的方式,也不适合完全商业化开发的方式。应该提倡“政府主导、居民参与、企业运作、渐进改善”的方式,走保护与开发协调发展的道路。

  

  必须从历史文化特性入手,按照保护与发展相统一、历史与现代相和谐的原则,通过文化特色的挖掘、活动项目的设置和空间环境的规划,结合创新思维开展实效保护。

  

  胡奉湘(省政协委员、省地震局原局长)

  

  要提高历史文化街区工作中的防震减灾问题的认识,依法依规加强对历史文化街区建筑物的抗震设防管理工作,把防震减灾工作纳入历史文化街区的保护与利用工作的重要环节。

  

  要做好历史文化街区抗震性能普查工作,通过对文物的抗震性能鉴定和评估,按照国家区划图的不同要求,提出科学的抗震设防标准和方案,再对重点古建筑进行全面的抗震加固。

  

  回   应

  

  何强(省文化厅副巡视员)

  

  省文物局将协助省住建厅和各地方政府努力保护历史文化街区的街面和整体格局;逐步修缮好历史文化街区中具有核心意义的文物建筑;协同地方政府与相关专家加强街区特色文化研究,大力彰显街区特色,增强街区对外的吸引力。

  

  张帆(省文化厅副厅长)

  

  2016年,省文化厅共争取省级以上非遗保护资金7628万元,今后将继续加大资金扶持力度,重点扶持部分与历史文化街区有现实空间联系的民俗项目,如“火宫殿庙会”、“长乐台阁故事会”、“乾州春会”等活动。贯彻中国传统工艺振兴计划,在保证原真性、整体性、活态性的前提下,通过各类手段激活相关非遗项目的生命力。

  

  袁湘江(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副厅长)

  

  从2017年起,省住建厅每年将开展一次全省历史文化街区划定和历史建筑确定工作,强化和巩固历史文化街区保护的各项基础性工作;将建立省市联动的管理机制,每年不定期对全省历史文化名城名镇等开展专项检查。

  

  针对部分历史文化街区过度商业化,以及部分地区借棚户区改造之名拆除老街区等问题,省住建厅将做专题研究,从合理确定历史街区开发强度、完善街区各类基础设施建设、改善原居民生活条件、引入社会资本参与等方面,积极探索历史文化街区保护与利用的途径。

  

  (湘声报记者 程琴怡 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