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png2.png

卢光琇:别叫我“送子观音”

2008-01-19 19:58来源:湘声报-湖南政协新闻网作者:湘声报记者张蕾 



  《卢光琇:研究是我的生命》刊发后,许多认识和不认识的人找到记者,请记者介绍去省政协副主席、著名生殖遗传学家卢光琇那里看病。
  
  虽然增添了许多事,却也因此,让记者有机会从更多的角度了解卢光琇。
  
  会给湖南一个好的回报
  
  记者: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还有许多难题未攻克,成千上万的不孕不育家庭在期待着你,但你目前将主要精力投入到了人类干细胞研究,为什么作出这样的选择?
  
  卢光琇:人类干细胞研究实际上也是试管婴儿技术的延伸。生殖技术能够解决1%人口的不孕不育症问题,而干细胞技术可以使占总人口10%的患者得到根治。相比起当初从零开始研究试管婴儿技术,我对干细胞研究更加充满信心,深信在不久的将来,这项技术可以造福人类。
  
  记者:开展干细胞研究后,早在1996年12月,你领导的小组就成功培育出了我国第一批6只克隆小鼠,比当年英国的多莉克隆羊还要早1年,此后又有多项科研成果国内外领先。目前干细胞研究进展如何,取得了哪些进展?
  
  卢光琇:目前的进展情况我暂时不想多说,过一个阶段后我会公开。这么多年,无论是做试管婴儿,还是做干细胞研究,湖南人民都给了我大力支持,用了湖南人民这么多钱,我们会给大家一个好的回报。
  
  最在乎老百姓给的荣誉
  
  记者:有人称你为“天下孩子最多的母亲”、“送子观音”,你怎么看这些称呼?
  
  卢光琇:说我是“孩子最多的母亲”,我很高兴,只是我的年纪太大了,该叫我“孩子最多的奶奶”了。我不喜欢别人叫我“送子观音”,试管婴儿是用科学的方法孕育出来的,绝不是靠神力。
  
  记者:你获得过国家科技进步奖,被评为国家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科技专家、卫生部优秀回国人员、全国三八红旗手、中国“十大”女杰等诸多荣誉,你最看重哪一项?
  
  卢光琇:这一生获得的荣誉很多,但最令我难忘、最令我高兴的是一项最后并未成功取得的荣誉——“感动中国”2006年度人物。作为一名候选人,我的排名并不很靠前,但我很珍惜,因为这是老百姓投的票,是来自于人民的认可,来自于人民的支持,这是我最看重的一项荣誉。
  
  年轻人不能太急功近利
  
  记者:总有人说,年青一代科研、医疗工作者的学风和医德医风不如老一代。在你领导的实验室,有许多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生的年轻人,你如何评价他们?
  
  卢光琇:青年一代很可爱,在我的实验室,就有许多工作起来战斗精神特别强、不求名利的孩子。虽然他们和我们老一代有些不同,但要想到每一个时代的背景、对人的要求本身就是不同的。对于身边的年轻人,我最不高兴看到的是毕业后安排他留校或劝他留在国内,就讨价还价、漫天要价。我很看不起这种年轻人,花了那么多心血培养你,学了些本领就忘了本。对于这样的学生,即使再有才,我也不会留你。
  
  记者:对于年轻人,你有什么建议?
  
  卢光琇:年轻人中有许多是非常优秀的,看着他们成长,我非常欣慰。我的忠告是:别那么急功近利,别把钱看得太重。特别是中青年科研工作者,要甘于坐冷板凳、善于苦中作乐。如果仅仅是富裕,而没有追求,人会很空虚。说这些并非我古板或脱离现实,我并不是提倡大家过苦行僧的生活,我们浴血干革命、辛勤搞建设,不就是为了过上好日子吗?但是没有精神上的追求,即使真的很富裕了,人也会很空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