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金太空!业界大咖与各路资本,逐梦星辰大海

2019-04-29 11:38来源:湘声报-湖南政协新闻网 

“非常感谢一部《流浪地球》,激发了中国公众对太空探索的兴趣。”4月23日,在长沙举行的2019年中国航天大会·商业航天产业国际论坛上,北京微纳星空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高恩宇在演讲开始前表示。


传统航天时代,唱主角的是“国家队”。近年来,伴随着互联网、通信技术的发展,航天从国家行为逐渐拓展为商业行为,全球商业航天市场增长势头强劲。


翎客航天、零壹空间、蓝箭航天、天仪研究院……2015年,随着军民融合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中国有限度地放开了航天市场并鼓励民间力量参与,中国商业航天破冰启航。短短3年时间,商业小卫星、商业火箭发射等产业不约而同登上中国商业航天的舞台。


640.JPG

湘声报记者   刘敏婕摄


此次在长沙召开的商业航天产业国际论坛,聚集了国内许多商业航天大咖,他们分享了心中的航空梦想、困惑和期待。


“商业航天是一个全新行业,这条路大家都没走过,目前是大浪淘沙、百舸争流的阶段。”《中国航天》杂志执行主编张京男告诉湘声头条,“我相信,未来中国商业航天领域可以出现世界级的独角兽企业。”

 

让商业航天更接地气


随着户外探险者越来越多,在没有宽带信号的领域,遇险者如何第一时间将求救信号发送出去?此次论坛,灵动飞天、天仪研究院、力沃等3家公司共同发布了天基物联网智能头盔战略。


640 (1).JPG

湘声报记者   刘敏婕摄


通过智能头盔所连接的天基物联网救援卫星系统,可利用微小卫星试验载荷来收集地面终端发布的救援信号,然后将信号发回控制中心,从而尽快开展救援。目前该系统还在试验阶段,一旦成功,将为微小卫星在救援领域的应用开创一个新思路。


与人们对传统航天“遥不可及”的印象相比,“让商业航天更接地气”“让航天触手可及”,是论坛上许多企业家的心声。


“比如谷歌地图很多图片是通过卫星遥感拍下来的,比如将来可以通过卫星上WIFI,信号没有盲区。”湖南斯北图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邢克飞向湘声头条解释商业航天可与大众发生的联系,“现在很多家长会给孩子或宠物配备定位手表,但它只能在有手机网络的区域内发生功效,到偏僻地方就没信号了。如果通过卫星,不管人在哪里都能定位,让连接无处不在。”


“你知道中国发射一颗卫星的背后,承载了多少个科学实验项目?这些项目背后的科学家又因为航天资源和空间的有限性,要等多少年?”天仪研究院有限公司CEO杨峰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空间站计划在2022年建成,届时能被送往太空进行科学实验验证的项目,全国不超过100个,但从全国顶尖的科学家及科研院所征集的需求来看,全国至少有1000个科学实验项目等待验证。因为航天资源的稀缺,导致很大一部分空间科学研究的需求得不到满足。


640 (2).JPG

这是位于长沙高新区的天仪研究院研发生产的微小卫星


作为中国首批商业航天公司之一,成立于长沙的天仪研究院致力于为更多人实现低成本和快捷的航天之路,天仪自主研发的卫星,将原来需要等待至少5到10年的时间缩短到1年之内,然后把成本降低,“一个实验最低只需要几十万元,而传统方式则需要耗资上亿元”。


北京星际荣耀空间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霍甲表示,国内现在对卫星的需求非常大,商业航天产业链价值超千亿元,但SpaceX等外国企业现在还不被允许发射国内卫星,而另一方面,“国家队”的火箭发射以满足军方和政府需求为主,为商业航天提供了最好的生长期。

  

走出体制内的航天人引领创业


“当时从体制内出来还是需要下决心,足足考虑了半年。”北京宇航推进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明哲告诉湘声头条。


2018年8月以前,王明哲是典型的航天“国家队”成员,先后就职于航天科技集团六院、五院、一院总体部,从事航天型号研制超十年,带领团队参与我国液体火箭发动机、卫星、火箭等多个型号总体研制。随着研发任务的减轻以及对商业航天领域的信心,他和一批同事辞职创业成立了宇航推进。在论坛现场,他发布了沧龙系列液氧甲烷发动机,火箭发动机是最核心也是最难的技术环节,目前国内商业航天领域大多集中在商业火箭和商业卫星上,宇航推进是为数不多的商业航天动力领域公司之一。

640 (3).JPG

沧龙系列发动机。目前国内商业航天领域大多集中在火箭和卫星上,涉足航天动力的民营企业并不多


在国内商业航天领域中,许多创业者与王明哲有着相似的体制内经历。比如天仪研究院首席技术官任维佳曾任中科院空间应用工程与技术中心结构热控室主任、载人航天应用系统结构主任设计师,先后参与了从神舟四号到神舟八号、天宫一号、天宫二号的研制工作。


斯北图创始人邢克飞曾是国防科技大学自动化所空天测控研究室副教授,他的公司团队由刚转业的原国防科大教师组成。在他看来,目前从事商业航天探索的主要有3个类型的团队:第一部分是由哈工大、国防科大、浙江大学、西北工大等大学科研人员组成;第二部分是传统航空航天领域的人转型而成;而第三部分的人是从包括互联网、通信等相关第三产业跨界进入参与到商业航天领域里来的人。

“航天人能够有机会走出来创航天有关的业,这是中国航天史上的第一次。”星河动力创始人兼CEO刘百奇曾如此表示。他2008年从北航毕业后留校任教,2011年到航天系统工作,2018年2月成立了定位于低成本商业火箭发射的星河动力。


“中国近半个世纪积累的航天人才非常丰富,现在出来创业的只是很小一部分,不会影响国家重大任务。”在张京男看来,体制内航天人创业是一种时代产物,随着航天产业的发展,技术越来越成熟,火箭现在已经并不神秘,不仅执行国家任务,还能转化成民用或商用系统为商业或经济社会服务。


640 (4).JPG

2018年10月27日,“朱雀一号”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搭载微小卫星发射升空,由于火箭在飞行过程中出现异常,卫星未能入轨。尽管发射失利,却是中国发射的首枚民营运载火箭。


国家航天局副局长吴艳华在论坛上透露,面对目前商业航天活动活跃、参与单位众多的情况,国家正在制定规范商业航天健康有序发展的政策制度,近期将发布《关于促进商业运载火箭规范有序发展的通知》,探索建设开放共享的商业航天发射场,并推动航天法的编制工作。


中国会出独角兽企业

 

作为众多商业航天公司的目标,SpaceX是论坛上被提及最多的公司。埃隆·马斯克成立于2002年6月的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开发了可部分重复使用的猎鹰1号和猎鹰9号运载火箭,颠覆了全球航天领域的发展格局。

640 (5).JPG

SpaceX公司旗下的猎鹰重型火箭发射成功后, “芯一级”助推器成功降落在无人驾驶船上


“我们要做中国的‘猎鹰9号’。”带着这样的愿景,刘百奇和多位来自体系内的伙伴共同创办了星河动力,成立之初即获得了2000余万元天使轮融资。


在2018年的资本寒冬中,商业航天是一个“小风口”的存在。许多投资机构纷纷入场商业航天投资,一批地方政府引导基金和产业公司也在与创业者们积极洽谈中。据统计,2018年,至少有15家商业航天公司共披露了17笔融资,过亿融资超6笔,融资总额预计在20亿元以上。


“中国什么时候才能出自己的SpaceX?”在商业火箭发射分论坛上,一位观众发问。


“每个国家的环境不一样,就算中国跟美国航天产业环境完全一样,也不一定能出来SpaceX,美国也就一个马斯克。”张京男认为,中国商业航天将来会出现世界级独角兽公司,但目前还处于分散摸爬滚打的阶段,不知道谁最后会冒尖,“未来也许有两种可能:一是某个企业突然突破了某个技术,颠覆整个产业;或者整合之后从多而散变成少而庞大的这种形式,具体是谁现在还说不好。”


640 (6).JPG


“从全世界来看,中国商业航天肯定是处于相对早期。目前各方都在探索过程中,公司在探索商业模式和技术进步,政府也在探索怎么管理。”美国国家仪器公司亚太区商业航天行业负责人刘金龙向湘声头条表示,“现在的商业航天人都很有勇气,在市场和政策都不成熟的情况下去探索其实冒着很大的风险,但有这样的航天梦想,中国商业航天的成功概率还是很大的。”

       


END

文|湘声报记者 刘敏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