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png2.png

张大方:教授从政

2016-05-13 11:55来源:湘声报-湖南政协新闻网作者:湘声报报记者  肖迪 



今年3月中旬,全国政协委员、九三学社湖南省委副主委、湖南大学教授张大方出任省信息产业厅副厅长。3个多月过去,在官员与大学教授两种身份之间,张大方的工作与生活发生很大变化。

张大方:教授从政

如果不出差,张大方的工作安排得很有规律。

早晨740分左右到达信息产业厅,傍晚6时许离开单位回家,晚上7时左右就出现在湖南大学软件学院实验室,一直工作到深夜。

白天在厅里上班,晚上基本呆在实验室,一天的工作满负荷地运转令人担忧,张大方却乐此不疲。

教授生活VS公务员生活


读书、工作,张大方从未离开过高校。20多年的时间,让他非常熟悉,也非常习惯校园的生活。“在学校里环境很宽松——晚上休息得晚了,第二天可以起得晚点;可以按照自己的学术兴趣选择研究项目,也可以在任何场合自由地发表看法和观点。”

在担任副厅长后,张大方的生活有了变化。他从“自由”的教授变成了“规矩”的官员,有了朝八晚六的工作和生活。

与教授身份相比,最初张大方有些不适应,“晚上睡得晚,第二天也要按时去上班;发表看法或意见时,要考虑到自己的身份,谨小慎微;工作上,按部就班,依据程序来做。”

这样的状态,张大方称之为一个工作方式的转折。

作为副厅长,张大方分管企业资质认证和政策法规的制定。尽管过去一直从事的是计算机研究,但都是微观领域的,与现在需要从宏观上去把握大局、方向的工作很不一样。“虽然在一个大范畴里,但重点不同,差别很大。”不过,张大方觉得学习能弥补自己的这些欠缺,而且毕竟自己过去从事的是与信息相关的行业,熟悉起来也会快些。

相比过去,张大方还有一个感触,就是要看的文件很多,有时候遇到出差,文件都会在办公室里堆起来。尽管有朋友告诉他,有些文件不用从头看到尾,但他认为,自己到厅里不久,要了解情况就应该首先从看文件开始。慢慢地,张大方开始有意识地记忆一些文件内容。“因为有时候,需要在一些会议上讲话,像省里的要求,面上的情况,脑子里没东西,不行。”而在做教授时,这些并不需要。

4个月的公务员生活,张大方从不适应到逐步适应,也有了做教授时没有的感悟。

“能把自己所学的知识运用到省里的信息产业工作,这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做教授就不一样,他的作用有些局限,平台也小些,而且工作的成绩很多时候也是通过学生来表现的。做公务员,却能参与到省里的建设,感觉很荣耀。”

前段时间,张大方参与了湖南经济发展与信息化发展规划,成为今后五年内的一个发展规划,这让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

教授——一辈子的不舍


教授,在张大方的各种身份中,或许不是最为浓墨重彩,却是他始终割舍不下的。

虽然现在已不参与湖南大学软件学院的工作,但张大方仍然带着十多个研究生。晚上和周末的休息时间,他也是和学生们一起度过的。

出任副厅长之前,张大方提出了一个要求,就是还兼着学校里的教学工作,每周安排一天与学生们待在一起。“我到厅里工作,实际上也是省里看到我的专业优势,我的管理水平不比那些在政府部门呆的时间长的人强,但是我的专业优势如果丢了,那么我的优势也就没有了。”

不仅如此,作为九三学社省委副主委,张大方认为如果自己脱离了专业,就会变得没有代表性。更何况,自己教书育人20多年,说丢掉就丢掉,张大方实在舍不得。

白天、黑夜,甚至周末都一直处于忙碌状态,朋友们都很担心张大方的身体健康,也觉得他很辛苦很累,但张大方却不这么看。

“人一辈子既要享受生活,也要享受工作。如果你把这个工作看作是很痛苦的事情,那么会很难过。但是我觉得这两种工作内容不一样,是互相补充的。一种工作相对于另一种工作,是一种休息。所以无论是哪种工作,我很充实,也很快乐。”

当然,张大方也意识到了,身体的健康是做好工作的根本,满负荷甚至超负荷地工作会给身体带来压力,所以在适当的时候,他会给自己的工作做“减法”。

“过去只要有科研项目找过来,我就接。但是现在不会了,如果对学术发展没有多大帮助的,我就不一定接了。有时候不是非常重要的学校里的会议,我也不参加了。我主要的精力放在厅里的工作上,既然选择了从政这条路,那就要做好它,不能分散太多的精力。”

提案人,办提案的人


今年年初的省政协全会上,致公党湖南省委提交的一份提案建议,在长沙市天心区着力发展信息服务产业。这份提案由信息产业厅办理,张大方也顺理成章地成了提案的直接承办人。

作为全国政协委员、九三学社省委副主委,张大方一直积极参与社会活动。“我是民主党派成员,参政议政本来就是我的责任。而且,作为一个知识分子,应该对社会承担责任,也应该成为一名社会活动家。”    

在参政议政中,张大方始终坚持着直言敢谏的学者本色。“作为一个大学教授,也作为一个政协委员,我需要根据我的责任来判断我该说什么,有些话不论别人敢不敢说,我认定了就要说,这是一个知识分子的良知问题。我时常觉得有些话如果我不说,或者我们这样的人不说,那么谁来说呢?”每年的全国“两会”期间,张大方都会准备多份提案。尽管长时间生活在象牙塔之中,张大方也有着远远超越其中的责任感。

正是因为自己也曾是提案人,知道提案人对于提案办理的期许,所以在办理提案的过程中,张大方十分尽心,不仅组织专家开展调研,还经常与省政协提案委联络,讨论、落实提案的方案措施,在其中充分发挥作用。

张大方有着一种知识分子特有的平和与淡定。他会挤出时间来看新闻,看他心仪的球赛,在出差时阅读最新的短篇小说,他热爱运动,将1500米的湖大教工纪录保持了整整13年。说起家庭,他的脸上会浮现幸福的笑容。即使工作再忙,他也会每周抽出时间,陪陪妻子、女儿。当谈及女儿第一次了解到自己在学术和社会上的知名度时说的“原来爸爸这么有名气啊”的话,这位父亲得意的笑声显得比得到再大的荣誉更开心。

人物简介

张大方,1959年出生于上海;1982年毕业于合肥工业大学计算机应用专业,1997年获得湖南大学博士学位,研究方向为容错计算;先后担任湖南大学计算机系主任、计算机与通信学院院长、软件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现为全国政协委员、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九三学社湖南省委副主委、省信息产业厅副厅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