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内场外连线 各界人士这样说

2019-06-21 15:17来源:湘声报-湖南政协新闻网 
文章附图

2019-6-22-5版特刊888.jpg十二届省政协常委会第六次会议现场 湘声报记者 曹劲风



  在十二届省政协常委会第六次会议上,围绕“推进我省健康扶贫政策的落实”主题,省政协委员与会场外的基层医务工作者、群众积极建言献策。现摘登部分精彩发言。


  毛学军

  (省政协文教卫体和文史委主任)


  调研表明,健康扶贫与贫困群众的期盼还有一定差距,基本医疗保障的持续改善还有一定空间:一是大病医疗费用负担较重。在现有的筹资水平下,很难依靠城乡居民基本医保、大病保险、医疗救助这三项基本措施来实现兜底保障。二是分级诊疗政策落实难。群众普遍对县级以下医院的医疗水平认可度低。三是县域外即时结算不便捷,给异地务工人员的医疗报销带来很大困难。四是家庭医生签约服务鞭长莫及,签而不约现象普遍存在。


  建议:


  第一,精准完善贫困人口基本医疗保障制度。进一步降低贫困人口的住院起付线标准,增强大病的救助力度,适当扩大重病兜底范围,探索建立按病种精准支付制度;在医保支付的管理上,既不降低现有标准,也不随意调高标准。


  第二,切实增强基层健康扶贫的医疗服务能力。按照小病不出乡,大病一般不出县的要求,统筹规划贫困地区县人民医院、县中医院和乡镇中心卫生院的建设;支持部分基础较好的人口大县的人民医院建设三级综合医院。


  第三,进一步强化省健康扶贫领导小组办公室的综合协调主体责任。加强卫生健康同医保、扶贫、财政等部门之间的协同配合,建立资源共享,信息互通的综合协调机制。


  第四,努力破解目前健康扶贫中的突出难题。进一步优化省内异地就医流程,简化手续、精简审核资料,努力实现大病保险与基本医保、医疗救助的“一站式”联网结算。


  蒋秋桃

  (农工党省委副主委)


  对贫困人口存在医保报销比例设置不够规范和过度医疗两个问题。


  为更合理设置贫困人口医疗报销比例,防止过度医疗。


  建议:科学制定政策,既要保障贫困人口需求,又要合理配置医疗资源。一是在省内统一制定更科学、更可持续的贫困人口医疗费报销比例,将贫困户的门诊费用纳入报销范围,根据“个人年度医疗费用总额”或者“年度自付费用总额”合理设置阶梯式报销比例。二是在省内统一县域外住院治疗报销比例。三是扩大门诊报销范围和比例,将贫困人口的门诊报销比例提高到接近住院报销比例的程度,解决门诊和住院报销比例失衡的问题,缓解住院床位紧张的压力。四是省级财政应设置健康扶贫专项资金,统筹解决各地健康扶贫中的资金压力。


  注重过程监督,严格把关,遏制过度医疗。一要严把住院关口,同时还要加大对住院治疗的监督力度。二是要进一步推行“单病种付费”,针对诊疗技术成熟、质量可控且费用稳定的常见病、多发病优先推进“单病种付费”,在遏制医疗机构“检查冲动”的同时,也要防止医疗机构“诊断升级”。三是健康扶贫要从目前的“认人不认病”改为“先认病,后认人,认病和认人相结合”,既要缓解贫困人口大病后因病返贫的问题,也要缓解非贫困人口大病后因病致贫的问题。四是医保部门要制定医患以外的第三方监督制度,由第三方监督机构定期对医生的处方、治疗方案以及医院对贫困病人的检查流程等进行审查。


  鞠晓阳

  (省政协委员、邵阳市政协主席)


  要进一步消化因病致贫存量和预防因病返贫增量。


  建议:


  一是做好因病致贫返贫户的精准识别。进一步完善建立农村贫困人口电子健康档案和健康扶贫工程信息管理系统。创造条件抓紧建立省级层面的农村贫困人口“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管理数据库,按照“一人一策”的原则定制医疗服务方案和保险救助方案,并逐步实现相关信息联网共享、适时监测、动态管理。


  二是发挥保险杠杆作用助力健康扶贫。建议对建档立卡的贫困人口持续投保“扶贫特惠保”,防止脱贫人员因病返贫。扩大保障范围,将“住院生病期间照料护理保险”扩大到所有建档立卡贫困人群、低保人群、贫困残疾人群、特困人群。扩大贫困人口补充保险覆盖面,逐步将贫困人口补充保险政策扩大到因患大病、重病导致处于贫困边缘的农村居民。建立商业保险长效机制。


  三是化解医疗保障基金支付风险压力。有少数医院利益驱动,收治大量贫困人口住院,过度医疗的事情时有发生;少数贫困人口强行住院、长期赖院,浪费了医疗资源,增加了医保基金支付压力。建议探索安徽省的“天长模式”, 组建县域医共体,县域所有公立医疗机构和村卫生室全部进入医共体,医保基金承担医共体辖区居民县域门诊、住院、转诊和县外住院等费用报销,医保基金按人头预付,超支不补,结余留用。


  王诚喜

  (省政协委员、衡阳市中医医院院长)


  由于县乡村医疗服务能力、服务水平、服务领域的局限,基层三级医疗卫生网存在的问题令人堪忧。


  建议:


  一是加强县乡村医疗基础建设。省卫健部门应根据当地经济发展水平、医疗服务人口和县级医院的规模、服务能力、技术水平等,选择部分条件成熟的县级综合医院转设为三级综合医院。突出乡镇卫生院建设,加大村卫生室标准化建设力度。年底前基本消除村卫生室空白村。


  二是提升基层医疗服务能力。加强医共体建设,重点帮扶提升县级医院和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服务能力与管理水平,真正构建起基层首诊、双向转诊、急慢分治、上下联动的分级诊疗模式。优化服务流程。完善医保报销机制,落实一站式服务管理,减少报销医疗费用往返频次;严格医保目录内用药和用材,提高患者保内目录比例,降低患者自负费用。


  三是实施县乡医疗人才“强基工程”。建议加大人才引进力度,试点县乡医生“等额对调”制度,实施合格村医培养计划,做实家庭医生签约服务。进一步完善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包设计,明确收费标准。狠抓签约服务质量,签约一人,履约一人。


  向华

  (省政协常委、省人民医院副院长)


  目前,在医联体建设和推进中,存在的问题主要有:医联体建设的学科影响力没有充分转化为基层医疗能力;基层医疗机构人才紧缺;乡镇卫生院及村卫生室医疗设备配备不均;县级公立医疗机构机制呆板等。


  建议:


  加强紧密型医联体建设,着力组建紧密型医疗集团。湖南省人民医院自2014年7月吸纳桃江县人民医院成立湖南省人民医院集团以来,采取派驻管理团队、专家团队、专家巡诊等方式,经多年实践,总结提炼出“三化三共享”(人才培养系统化、技术开展精准化、管理模式一体化、文化共享、资源共享、品牌共享)模式,探索了一条医联体建设的新路子,得到了上级政府和国家级媒体的充分认可,被誉为医联体建设的“桃江模式”。


  注重基层医疗机构的人才培养。稳定签约医疗单位人才队伍, 注重先进的理念和文化植入,以造血为主、输血为辅,培育真正留得下、立得住、群众信任的医疗人才。探索解决基层医务人员编制和待遇的新途径。医联体建设要把握重点。急救与大病在“因病返贫”患者中,占很大的比例。县级医院的胸痛中心、卒中中心、创伤中心、危重孕产妇救治中心、危重儿童与新生儿救治中心等应该优先建设。畅通医联体内双向转诊绿色通道。


  田小雨

  (省政协委员、吉首市副市长)


  真正落实分级诊疗制度仍是一项系统工程,面临许多具体的问题,还需要中长期规划,多部门协作,全社会动员,系统性推进。


  建议:


  落实医保制度改革。尽快实施医保支付方式改革,由原来的按医疗机构等级限额付费改由更科学的按病种付费,并细化到病种的各个阶段,让基层医疗机构形成明显的价格优势,有效引导广大普通病患者到基层医院诊疗住院。加快推动医疗费用价格改革。建立由政府主导的区域内医学检验检查中心,创造公平、开放的医师执业环境。


  提升基层医疗服务水平。尽快落实全面取消三级医院门诊的政策,倒逼三级医院积极主动与一、二级医院组建稳固的医联体,快速提高基层医院的诊疗能力;充分鼓励医学专家、教授下基层开展义诊、会诊、巡诊等活动,延伸服务人群;积极建立远程诊疗,“互联网+医疗”等新的医疗模式,实现优质医疗资源下沉。健全医药卫生服务平台。合并“国家扶贫网”“医疗机构网”“医保网”“健康扶贫网”,统一统计的口径,数据互联,信息共享,统一信息平台,便于分级诊疗工作科学管理和精准决策。联合打造药品耗材供应平台、“一站式”报销服务平台、就诊转诊服务平台等一系列综合网络应用,提高人民群众对分级诊疗政策的知晓率和满意度。


  白丽琼

  (省政协委员、省胸科医院副院长)


  当前,大病救治和医疗保障方面还存在以下两个方面的不足:一方面是大病医保报销比例还有待进一步提高,另一方面是大病医保报销的支付范围有待进一步扩宽。


  建议:


  切实减轻贫困人口的医疗负担,要把控好以下三关:


  第一关是强化公共卫生和疾病预防,“降增量”。应加强健康教育和健康促进,提高个人健康素养,真正让老百姓少得病、晚得病,延长健康寿命,提高生活质量。


  第二关是着力推行分级诊疗,“减存量”。突出医联体、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和远程医疗这三个抓手,重点提升县级医院医疗服务能力,着重加强学科能力建设,真正实现“小病不出乡,大病不出县”。


  第三关是加快完善医保制度,“提质量”。在现行多重保障政策的基础上,可引入社会资本参与健康扶贫工作,提高报销比例和扩大报销支付范围。降低药品和检验耗材价格,增加纳入医保范围的药品种类和诊疗检查项目,切实减轻广大贫困人口的医疗负担。


  场外连线发言


  彭岳中(保靖县长潭河乡马湖村村医)


  目前,村卫生室面临的主要困难还是收入偏低,村医队伍无法稳定。建议建立村医底薪制度,为在岗乡村医生发放基本工资,使乡村医生基本生活有保障,为稳定乡村医生队伍提供政策支撑和资金支持。


  此外,在多年的行医过程中,我感觉中医药对于农村一些慢病的预防和治疗有一定的效果,建议进一步发挥中医药作用,坚持中西医并重,造福人民群众。


  郭晓玲(安化县仙溪镇中心卫生院医师)


  建议采取多聘公共医卫人员、扩招农村免费医学生等途径,增加基层医疗机构人手,配齐力量,并尽可能解决村医的养老保险和编制问题,让大家安得下心来。同时,还要加强对群众卫生健康意识的宣传力度,提高群众对生活习惯、个人卫生、疾病预防等方面常识的认识。发挥家庭签约医生在公共卫生方面的作用,为做好、做实慢病签约服务打下良好基础。


  钟家兵(桑植县芙蓉桥白族乡合群村建档立卡贫困户)


  在我身边,有许多在外县务工的贫困人口。我们一旦在外地生病住院,先要在户口所在地申请外地就医,在外地医院全额缴付医药费后,再回户口所在地报销,这个过程手续麻烦、报账麻烦,还要贫困户先期垫付全部费用,对本就没有什么余钱的我们来说,实在是一个负担,容易造成小病不想治拖成大病,大病若无钱垫治就拖成重病的状况。


  建议根据在外打工的贫困户的实际情况,在省内其他地方住院时,也能像在县内医院一样,实行一站式马上结算。


  唐善保(江华瑶族自治县白芒营镇中心卫生院院长)


  以前,像我们这样的老少边穷的贫困山区,群众看病不容易,如果得了重一点的病,有时要跑到县城甚至大城市找专家看病,很不方便。自我们医院开展远程医疗半年来,我们和县人民医院及村卫生室进行远程会诊共90余人次。


  建议加大医疗资源下沉和远程会诊的力度,加大相关政策对边远贫困地区的倾斜,包括财力、物力、人力的支持,让边远山区的贫困群众也能享受到城里的医疗资源,在家门口就能看上病、看好病。


  吴飞(隆回魏源医院党支部书记、副院长)


  随着社会生活压力加大、人口老龄化问题显现,精神疾病患者和失能失智老人有增加趋势。为有效救治这类特殊弱势人群,建议对因家庭成员患精神障碍而致贫返贫的家庭,从医保、民政救助、低保等政策方面给予重点扶持。对失能失智、失独老人的健康、养老出台更加有力的保障政策,让他们“病有所医、老有所养”。要进一步推动康养产业发展,让更多的精神患者和失能失智老人等贫困群体感受到党和政府的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