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话筒交给百姓,破解乡村自治难题 “民主对话夜会”在坝塘

2019-07-19 09:15来源:湘声报-湖南政协新闻网 



  □ 湘声报记者 陈彬 通讯员 蒋婧


16546_zhangchunmei_1563456346170.jpg



  一年前,刘畅曾指出过的养殖场污染问题,终于放到“台面”上来协商交流了。今年7月2日晚上,就这个问题,一场民主协商对话会在村里召开。


  这一次,刘畅的底气更足了,养殖场业主曾德明的态度也显得很诚恳。在认真听完刘畅和与会群众代表的发言后,曾德明向100多位村民承诺将认真整改。


  让这一切发生的,是今年6月下发的《宁乡市乡镇(街道)基层民主协商对话工作实施意见》。此项工作被纳入年度重点改革任务清单,计入全市全面深化改革年度考核内容。


  此后,宁乡市政协主席会议成员分成5组赴29个乡镇(街道)进行调研,了解基层工作推进中的问题与难题,并及时指导解决。很快,主题不一、形式多样的民主对话会在宁乡市各乡镇开展起来。


  刘畅所在的坝塘镇第一场协商对话会,讨论的就是曾德明的养殖场污染治理问题。考虑到白天村民要干活,坝塘镇选择在晚上村民都有空的时候召开民主协商对话会。当地人称为“民主对话夜会”。


  几次夜会下来,村民们纷纷感慨:“通过民主对话夜会,变替民作主为由民作主,让村民民主决策成为现实,干部和群众走得更近了。”


  以问题为导向


  当得知将要全面开展基层协商民主对话会时,坝塘镇党委书记田奇晖认为,这是一件好事,因为开展基层协商民主对话会,宁乡市已经有了一定的经验和影响力。


  在这之前,在宁乡市政协的指导下,黄材镇举行了多次千人基层民主协商对话会,这在湖南是首创。对话会最终推动了黄材镇炭河古城景区走向规范,促进了景区的发展;在遭遇暴雨袭击后,沙河市场通过开展民主协商对话会,市场整治后井然有序。


  在田奇晖看来,坝塘镇也希望通过基层协商民主对话会的召开,化解基层的矛盾和问题,推动镇域经济社会的发展。


  “尽管乡镇已经实行了网格化管理、乡镇干部联村,但干部还是难以完全了解各村、各组、各户的实际情况,乡镇问题多而杂,形成原因不一,群众诉求不一,仅靠镇政府以行政手段来推动难以解决。”田奇晖说,现在向上反映问题的渠道很多,但最后都是由镇村来落实解决,与其让问题兜兜转转,还不如就地解决。


  最终,坝塘镇决定从实际出发,根据现实需要,坚持以问题为导向,以村、组或者屋场为单位,形式也可多样,让群众更自觉主动地参与到镇域的建设、发展和管理中来,不断提升群众的获得感和认同感。


  坝塘镇党委委员、政协联络工作负责人、副镇长李新剑说,协商对话会一般由村支两委组织召开,联村干部到场,可以邀请相关部门参加。若涉及的是重大议题,则由乡镇党委来牵头组织召开。


  协商对话会的职责也进行了明确,即及时进行上情下达、下情上报的对话沟通,对涉及本镇范围内群众切身利益和群众关心的重大事项进行协商;镇党委、政府对有关重大事项决策前、执行中进行协商等。


  不谈问题没有意义


  曾德明的养殖场位于保安村与坝塘社区的交界处,经营已有12年,长年存栏生猪4000多头。村民曾多次反映养殖场污染的问题,但整治效果并不太明显。


  面对这个问题,保安村党总支书记唐细辉觉得有压力:“因为力量有限。现在老百姓对环保要求高、维权意识强,但养殖场也有困难,问题就一直拖延。”最终,两个村(社区)决定把这个问题以民主协商对话会的方式来推动解决。


  “议题就要选老百姓关心的话题,不然的话,对话会就没有意义。不实实在在解决问题,对话会就没有生命力。”田奇晖说,协商的议题来源十分广泛,包括镇、村(社区)协商对话会成员提出,镇党委、政府相关办(站、所)、村(社区)党组织、村(社区)委员会提出,企事业单位提出,村(居)民联名提出,网络等媒体关于本镇的热点问题等。


  “改厕工作中,化粪池的质量差。”当油麻田村党总支书记谢旺兵得知这一消息后,他立马组织村民和施工单位,召开了民主协商对话会。


  令乐安村村民没料到的是,村干部的工作作风也成为了对话会的议题。此前,有一个信访件送到了坝塘镇纪委书记彭敏的手中,反映了乐安村村支两委工作作风的问题。彭敏想着就这个问题召开一次对话会。联村的镇组织委员陈森林说:“刚开始,村干部还有些想法,不想召开,但最后还是召开了。会上,所有村干部都进行了自我批评。”


  田奇晖觉得,不论涉及到什么人、涉及哪方面的问题,都可以进行协商对话,这样才更能体现民主两字。


  把话筒交给老百姓


  刘畅是从保安村的微信群得知要围绕养殖场污染问题召开对话会的。“当时,很兴奋,这是给了我们一个发声的渠道。”他立马在群里报名参加。


  对话会在一位村民家的院子里举行。参加者包括镇全体党政班子成员,有保安村和坝塘社区的两委成员,有村民代表及企业负责人,共110多人。


  会议一开始,坝塘镇镇长蒋建华拿着喇叭说:“有事好商量,众人的事由众人来商量。我们召开协商对话会,就是让大家畅所欲言,共同来解决问题。”


  当天的会议现场,村民发言十分热烈,“水井的水质冒得以前清澈了!”“养殖场排出的污水把屋里的塘堵起哒!”……


  田奇晖认为,村民的发言都是实事求是,而且还提出了一些比较好的建议。这就开出了协商的效果,把“话筒”真正交给了老百姓。但有一点需要把控的是,要避免协商对话会职责偏离、议题跑题,确保协商工作推得动、协商成果接地气。


  乐安村书记张永胜感受到了协商对话会带来的“火药味”。“关于村干部的工作作风问题,大家批评得很直接,很激烈。其中,有几个年轻的村干部,想站起来辩驳,但最终还是虚心地接受批评。”


  田奇晖也曾遇到过村民对镇政府工作提出意见的。“在会上提出问题来,就是对我们最大的信任。能做到的,我们尽量做到,做不到的,我们就做好解释。”


  李新剑感受到:“民主协商对话会,让镇村干部更加走近群众生产生活,更加了解群众所思所盼,更加关心群众痛痒。通过问题的有效解决,让干群关系更紧密,让地方发展更和谐。”


  改变正在发生


  如今,坝塘镇已经召开了55场对话会,这些对话会正悄无声息地改变着坝塘镇。


  金河村红旗组有一个位于公路边的废弃垃圾池,几个组的村民都把垃圾丢在这里。村民路过这里,都是掩鼻而过。


  金河村党总支书记唐长辉就这个问题组织召开协商对话会,村民达成一致意见,将垃圾池毁掉,种上草皮,打造成一道景观,并集体表态再也不乱扔垃圾。


  油麻田村的10多个不合规的化粪池,在协商对话会召开的当夜就进行了捣毁,并拉开了全镇改厕工作大提升的序幕。


  协商对话会上,刘畅被推选为养殖场排污整治监督小组成员,他表示将尽己所能,履行好监督职责,督促排污整治到位。


  对于会上提出的作风问题,乐安村正在抓紧整改。


  如今,当碰到难以解决的问题或重大事件,坝塘镇的老百姓更习惯通过民主协商对话会来解决。


  这也是田奇晖希望见到的效果。“我们就是要通过基层民主协商对话会,让干部和群众的心时时刻刻在一起,村民对直接关系自身利益的事有发言权,达到‘小问题不出村、大问题不出镇、矛盾不上交’的‘三不’目标。”


  宁乡市委书记周辉认为,村民们的参政议政热情高涨,对涉及村民公共利益的问题采取公开协商讨论的方式解决,这进一步提前化解和防范了基层社会矛盾,并化堵为疏,为基层治理和经济发展带来了新的变革与气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