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脑旷工不可取

2019-08-23 13:27 

一位青年被领导狠狠批评了一顿,他请我帮忙分析一下何以至此,他说自己工作可是非常积极的。我看了几眼他与领导的微信聊天记录,如同医生诊断道:“你太懒了!”


他有点恼怒,仿佛我这是信口雌黄、血口喷人。


我说:先抛开工作程序不谈。你看,领导交代工作后,你一个劲儿问东问西,事无巨细,在工作过程中也不断向他问三问四,盘根究底,你自己的分析、判断、抉择、解决能力体现在哪里?你自己搜集查阅研究资料了吗?只知道问问问,你个人的贡献体现在哪里呢?


行动上积极,思想上懒惰,这是很有隐蔽性的大弱点。


“和尚念经,有口无心”就是这样,一部佛经,或许念了千遍万遍,口舌生疮,毫不厌倦,但是心得全无,因为他根本没有思考,他以为念的次数越多就越虔诚,修为就越高深,却没意识到未加思考的念对悟透其理没有半点帮助。这就是“浑浑噩噩”。这样的人即使从小沙弥变成须眉皆白的老师傅,也注定成不了佛学大师。


苏轼在文学和佛学上都很有造诣,他是怎样做到的呢?他在《送参寥师》中揭示了自己的法门:“欲令诗语妙,无厌空且静。静故了群动,空故纳万境。”他喜欢安安静静地思考,这就是秘诀。杜甫也在《寄张十二山人彪三十韵》中谈了“静”与“艺”的关系:“静者心多妙,先生艺绝伦。”


科幻小说大师雷·布拉德伯里有一部著名的作品《华氏451》,里面写到了一个幻想的社会,书里的人们都不用思考,最普遍的休闲方式就是随时随地看大屏幕,阅读和收藏书籍是法律禁止的严重罪行;如果有人违法了,惩罚手段就是让他动起来,而不是静下来,通过身体的大量活动让他不能集中脑力思考。


我们很多时候就是通过表面上忙得团团转来掩饰我们的懒于思考、不会思考,并且不以为苦,而是自得其乐。因为身体忙碌之后大吃一顿、大睡一觉就恢复了,而深入思考会让人魂不守舍、茶饭不香,往往还伴以辗转反侧、寤寐思服,仿佛失眠症,于是人们视为畏途。


但思想少受时间所限,不被空间所阻,“道通天地有形外,思入风云变态中”,安坐陋室运用思考、推理,调动记忆、经验、想象,就能“薄暮空潭曲,安禅制毒龙”,让人出奇制胜。特别是不用“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不用闹腾得鸡飞狗跳、人喧鸦噪,就能以静制动,以逸待劳,以弱胜强。思考是一种有力且便利的工具。


“古调虽自爱,今人多不弹。”我们不用重弹帕斯卡尔“芦苇论”的旧调,也不用再唱东坡居士“竹子说”的老腔,只希望先“精疲”之后再“力尽”,而不是让身体疲于奔命,却让头脑在那里旷工,像没擦机油的齿轮一样从不转动分毫。


孙中山先生在《民族主义》里提出一个很有价值的观点“知难行易”。但是人们往往像古代的公孙杵臼一样,愿意自己“为其易者”,而希望别人都像程婴一样“为其难者”,或者以为大家都忙得像一锅粥,都沸腾起来,大米粥就自然会有满汉全席的滋味。


庖丁的杀牛刀用了十九年,杀了几千头牛,但刀刃还是和刚磨好的新刀一样锋利,他是怎样做到的呢?“每至于族,吾见其难为,怵然为戒,视为止,行为迟,动刀甚微”,每遇盘根错节处,是庖丁凝神沉思时,这是真正的“三思而后行”。


《天龙八部》中阿朱说慕容复使打狗棒法:“公子这路棒法使得很快,从头至尾便如行云流水一般……”王语嫣惊呼:“不好!”阿朱不解,王语嫣解释道:“自然不对。从棒法中看来,有几路定是越慢越好,有几路却要忽快忽慢,快中有慢,慢中有快。”慕容复只知一味抢快,跟丐帮高手动手必有性命之忧。如果我们做事只求行动快,总是全速满转,而最害怕停下来,最恐惧费心劳神去思考,会不会也有点危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