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png2.png

老爸如何交棒?儿女愿否接班?湖南一批民企面临传承,两代人这样说

2019-11-07 22:10来源:湘声报-湖南政协新闻网 


“我们应该比父辈更具开拓精神,超越将成为新一代创业者的关键词。”在省委统战部、省工商业联合会近日主办的“星光璀璨,薪火相传——对话民营企业代际传承与永续发展”活动现场,每个座位上摆着一封名为《致未来》的信,写有对年轻一代企业家们的殷切寄语。

   

1.jpg

湘声报记者 刘敏婕摄


如何破解“富不过三代”的家族企业成长魔咒?父辈企业家们奋斗一生的成果将如何传承?“企二代”们又将怎样接过重任?……对于许多民营企业来说,领导人如何交班和接班已经成为必须面对的现实问题。


在这场活动上,12位民营企业家开展了主题对话,畅谈了如何顺利实现民营企业的代际传承。

  

创业环境如何?两代人各有感受


“1986年,我们4个人从兵器工业部洪源机械厂辞职创业。决定辞职那天,几个人一起吃了碗面,算是歃血为盟。没有喝酒,一起唱了一首《酒干倘卖无》。”回首人生转折点,三一集团创始人之一、集团总裁唐修国仍然心潮澎湃。


1985年,年仅28岁的艾立华从国企辞职,自主创业,用东拼西凑的3700元租赁了两间废弃的小平房,夫妻俩一起打拼出了湖南艾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2.jpg

艾立华一家曾荣获“全国五好文明家庭”荣誉


  “当时如果企业超过8个人就是资本主义,8个人以下就算个体户,所以我们加工人总共8个人。”艾华集团董事长艾立华有感而发,“我是坐着改革开放‘电梯’上来的,谁能想到当初一个面积不足50平方米的小作坊,一跃成为目前中国第一、世界第四的铝电容器制造商。”


  看着大屏幕上的一栋居民楼照片,省政协委员、御家汇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戴跃锋脱口而出“涂家冲33栋408”,这是他的创业起始之地,“当时创业就是为了生存,我在邵阳农村长大,就想在长沙能买房、买车、娶老婆。”


  当被问到创业中最艰难的情况时,1982年出生的戴跃锋说:“我们的创业时代不同,没有最难的时候,更多的是在思考。很多人更愿意把自己定位为一个‘创业者’,更多的是在进行多元价值的追求。”


“老爷子进了ICU!” 2009年8月一个凌晨4点的越洋电话,把毛铁从加拿大紧急召回了长沙。湖南金龙集团由他父亲毛炯明在1997年创建,彼时,毛铁在加拿大多伦多已经成功创办了3家公司,从未想过回国接班。


3.jpg


最终毛铁以“硬接班”的方式,空降担任金龙集团总裁。高中毕业便出国留学的他,对国内企业管理几乎一片空白:不了解行业发展情况,不适应人情社会,不擅长与政商界人士打交道…


  毛铁沉下心来适应环境,通过推进一系列举措,公司取得了质的飞跃,成功入列中国制造业500强和中国民企500强。毛铁坦言自己创业的时候并没有压力,“想着万一失败了有老爷子,回来以后才是真正的考验”。   

  

“企二代”难题:如何说服“老爷子”


  据中国民营经济研究会家族企业委员会发布的2015年《中国家族企业传承报告》显示,明确表示愿意接班的“企二代”仅占调查样本的40%,而有15%的明确表示不愿意接班,另有45%对于接班的态度尚不明确。


  不少创始人和接班人由于教育背景、成长环境、事业理念、管理风格等方面存在诸多差异,未来企业发展之路,是应更多地按照父辈积攒下来的经验去走,还是按照自己的方向前行,这是“企二代”们最初面临的共同困惑。


对于长沙市政协委员、友阿商业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胡硕来说,用传统家族管理的方式还是采用现代管理方式,是他经常与父亲胡子敬发生冲突的导火索。


4.jpg

胡硕与父亲胡子敬


“刚开始父亲听不进我的意见,一些分歧很难在第一时间达成一致,一百次有四五次就不错了。”胡硕笑着回忆,十年前刚回国的时候,父子之间经常发生争执,这几年学会用“怀柔”方法解决分歧。


“自己当了父亲后也更柔软了,首先要保证父亲的健康,既要让他高兴,还要达到自己的目的。”胡硕说。


5.jpg

  2018年12月,金荣集团董事长李文金(左)正式委任传承人李雅璇(右)为集团总裁


作为当天出席活动的唯一的女性“接班人”,李雅璇在英国完成学业后直接进入由父亲李文金创办的湖南金荣集团,2018年12月被正式委任为集团总裁。她并没有抗拒接班,但之前经历了长达两三年的适应期,“刚开始几年有点混乱,包括我和父亲之间的分工以及信任,我感觉最初跟父亲的互动,是一种斗智斗勇,或者说需要高度情商与智商锻炼的一个过程。”


  2010年,侯培林从上海回到湖南,出任年产值超过40亿元的家族企业——湖南兴旺建设集团的总裁助理。侯培林坦言一度和父亲侯兴旺因集团战略方向爆发激烈争吵,“可能一个在我看来要写100页论证报告的项目,他和别人开个会、吃个饭就定下来了。”


  侯培林去年参加了中央统战部组织的新时代民营企业家清华大学培训班,感触良多。他发现班里来自江浙的企二代们特别踏实,安于接班,似乎能接受这种宿命,从一开始就跟着父辈根植于家族行业,“而湖南企二代可能受敢为人先的性格影响,开始往往容易和老爷子冲突,就想自己创业。”


如何接班?最重要的是“接精神”


6.jpg


“有一项研究统计了香港、台湾、新加坡等地的上市企业,二代接班后这些公司市值平均下降40%。”浙江大学管理学院企业家学院副院长、创业与家族企业研究中心主任朱建安的话引起了现场的深思。他介绍了企业传承的几种模式:直接传承、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通过家族宪章或委任状进行传承。


艾立华便在现场展示了《艾氏家族宪章》,在他看来,“老式家族企业以血缘为中心,新式家族企业以契约为中心”。


  “我还没到传承的地步,还没想过这个问题。”老百姓大药房连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谢子龙说,自己人生的三件作品——老百姓大药房、谢子龙影像艺术馆和湖南妇女儿童医院,目前都是由职业经理人管理。


  如何保证民营企业永续发展?“创新才有未来”是现场两代企业家的共同认识。李雅璇坦言,开始几年对创新有所误解,一心想做自己感兴趣的领域,但她渐渐发现,有些方向即使有前景,但是集团没有相关资源,这种创新是个伪命题。所以她聚焦集团本身的优势创新,运营500多万平方米产业园区,服务3500多家中小科技企业。


  “作为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创业的企业家,我们都到了考虑交班的时候。怎么交?首先要对我们的下一代有信心,相信他们的国际视野和思维方式,不要过多干预,让他们有更多的精力考虑企业转型和发展。”李雅璇的父亲、湖南金荣集团董事长李文金笑着说,“年轻人有年轻人的特点,他们可能更符合这个时代的要求。”


  “把企业交给孩子,需要有包容、宽容的态度,所有的创新都是从最初的叛逆开始的。”省委宣传部原副部长、湘商文化研究会会长郑佳明认为,要为新一代湘商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当代的湘商就是当年的湘军。


正和岛首席经济学家王林表示,中国老一代企业家到了群体交班的时候,而下一代却往往“不想接、不敢接、不能接”,其实接班最重要的是“接精神”。


7.jpg

侯培林选择了另一个与父辈完全不同的行业


2013年,侯培林辞去湖南兴旺建设集团总经理职位,来到由兴旺集团战略投资、许小曙博士创办的华曙高科担任董事兼总经理,如今华曙已经是国内领先的3D打印企业。


“现在我和父亲互帮互助,相互温暖。”自己创业的过程,让侯培林越来越理解父亲,“在最困难的时候,父亲的创业精神往往成为我继续前进的力量。”

END

文|湘声报记者 刘敏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