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png2.png

住“联排别墅”,能早过这里的村民吗?郴州又有新发现

2019-11-12 07:52来源:湘声报-湖南政协新闻网 



1.jpg


“这种型制与形式的村落建筑,为我国乡村传统建筑类型中首次发现。对研究我国尤其是南方地区农耕文明和传统村落建筑的形成与型制,提供了极为可靠的范样物证,具有补充民居建筑研究的学术空白的重大价值。”近日,中南大学中国村落文化研究中心在资兴市清江镇代头村发现了一处珍贵的农业文化遗产。


据介绍,这是我国目前所知村落建筑类型中保存最好、规模最大、年代序列最清楚且仍活态传承的,因“庐”成“聚”成“衢”的村落建筑遗存。目前,中国村落文化研究中心10余名博士研究生正在代头村开展深入考察研究,并希望早日促成这一村落成为省级甚至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



古村落引来一群博士生



“整个村落建筑与石板道路保存完好,其完好度令人吃惊。这种建筑型制和居住空间形式,仅见于描述汉、唐代时期的‘衢’式建筑。”10月19日,省政协常委、中南大学中国村落文化研究中心主任胡彬彬在湘南乡间开展田野考察时,偶然发现了代头村建筑群。在仔细察看这一建筑群后,胡彬彬十分惊喜,立马让中心尽快组织专门队伍,展开深入考察和研究。


10月24日傍晚,一支由7位博士研究生组成的考察组抵达代头村,这群年轻的学者随即被眼前宁静安详的村落吸引了。


2.jpg


迷宫式的巷道、逶迤的山林、古朴的院落和闲散安逸的村民,山水田园民居和谐共生,构成了这座湘南村落丰富的结构肌理和颇具魅力的景观印象。整个村落犹如一幅多彩多姿的水墨画,焕发出独特魅力。


与传统的古村落不一样,代头村民居建筑群,全部为泥砖或夯土墙与木檩木檐建筑,清一色以杉木为梁,以小青瓦覆盖为顶,配以木质菱格窗。栋与栋之间间隔20米左右,左右连栋,前后连衢(道),排列整齐有序,秩序井然。


到达村里后,组员们便马上投入工作,之后,又增加了几名队员。考察组兵分三路,一组负责建筑的测量和制图,一组专门负责村民的访谈和族谱资料的搜集,一组负责图像数据的采集。


“中国村落文化研究,跟别的人文历史研究不太一样,我们主要从实物资料和文化现场实地考察着手。”参与考察的吴灿介绍,目前发现该村遗存完好的历史建筑有60余栋,整个村域面积1.8平方公里,占地56亩,分别建于清代、民国初期至新中国成立前后、20世纪80年代三个时期。


3.jpg


村落有两个建筑组团,相隔咫尺,遥相呼应,分别为坐西朝东的上代头和坐南朝北的下代头;它们的四周为沟渠纵横的平整农田,碧绿千顷,视野开阔。建筑组团皆以祠堂为中心,以“丁”字型对称连片建造,村落内部街巷纵横交错,整体布局呈网络迷宫格局,作“井”字形街衢式排列。村庄中央有流溢古井,两边各有一条水沟,与村内民居滴水相通,并有一条河从东往北绕村而过,形成了极为经典的“山环水抱”的风水格局。


因“庐”成聚的村落实物


经考察得知,代头村是一座因聚族而居形成的黄姓村落,相传为明万历年间,黄氏祖先黄文迪的长子珙章,从兴宁县(现资兴市)青草村迁移至此,至今已有450多年的历史。村落现有常住人口256人,大部分人为三四代同堂,只是居住的多为老人和小孩,年轻人大部分外出务工。


村内民居清一色以杉木为梁,以黄土砖为墙(当地人称“水砖房”,又称“抖墙房”),以小青瓦覆盖为顶,配以木质菱格窗,冬暖夏凉,是湘南民居的典型代表。


4.jpg


现存民居建筑多为两层,有两种类型:一种为单体式,一种是连体式。单体式建筑即仅单独一栋楼体,属典型的“明三暗五式”布局,中间是堂屋,卧室分别位于两旁。连体式民居一般由2至3栋单体式建筑组合而成。栋与栋之间,间隔20米左右,左右连栋,前后连衢(道),排列整齐有序,秩序井然:东西向宽,可供车行;南北向窄,可供人行;中间或两侧设排水沟。居住区外围两侧靠近良田处,建有专门的畜禽用厩舍,功能齐全,既可保持居住区的卫生整洁,又便于耕种,充分体现出村民的智慧和规划理念的先进。


一位年近八旬的村民介绍,村里这种型制与形式的房屋和布局,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是这样,与现在相比并没有多少变化。建筑材料用的都是“水砖”,用这种材料主要是为了省钱,泥是用田里现成的,再用井字形木框模做成土砖后,放到空地上晒干即可用,坚固耐牢,成本很低。用这种“水砖”砌墙,在他爷爷的年代就是这样做的。


胡彬彬介绍,该村落由古而今清晰的营建年代序列,表明该村所见连体式民居建筑,在这一地区从未中断,而且一直延续至今。这正好说明村落建筑的“型”与“形”异变不大,原有历史文化的信号没有衰减。居于盆地中央的居所和位于村落外围两侧、靠近田土一方的牲畜马厩,说明这是为便于农事而建,恰好可以见证历史上因“庐”成聚的村落生长现象。


5.jpg


在胡彬彬看来,作为一处农业文化遗产,代头村这种型制与形式的村落建筑,明显不同于一栋一院、一户一式的民居,可戏称为中国古代最早的“联排别墅”,尚不见于以往学者的研究成果,为我国传统民居建筑研究类型中首次发现,为研究我国尤其是南方地区农耕文明和传统村落建筑的形成与型制,提供了极为可靠的范样物证,具有补充民居建筑研究学术空白的重大价值,是我国极具特色的乡村文化遗产。


胡彬彬说,代头村这一型制与形式的村落建筑的价值,之所以要远远大于或高于一般的中国传统村落,是因为它能够印证中国传统村落在其起源与发展演进过程中的历史文献记载。如《诗经·小雅·信南山》中的“中田有庐,疆场有瓜”,《汉书·食货志》中的“在野曰庐”,《三国志》中的“入魏郡界,村落齐整如一”等一系列的有关文献记载,却不见实物的早期村落的建筑型制与空间形态。


“湘南是非常奇妙的地方”



“感谢当地村民的热心帮助和积极配合,为我们提供了许多历史信息和资料,村民们勤劳朴素、热心好客也感染了我们。”吴灿说,最让考察队员感动的是,上代头的一位黄姓老人,因为对家族文化的热爱,身为农民的他,居然拿出3万元,到湖南图书馆复制了一本清代以前编纂的《黄氏族谱》。当得知考察组到来时,当天他午饭也顾不上吃,主动前来介绍村子的情况,并一直陪着考察组调研,还拿出他珍藏的编纂于不同时期的黄氏族谱给组员们仔细翻阅。


6.jpg


“郴州及整个湘南地区,真是非常奇妙的地方。虽然地域不大,但从中国传统村落的建筑型制与居住空间形式而言,现存的类型有元明时期所遗存的寨、堡、碉楼,有明清时期的街衢,现在又发现有‘庐’‘衢’,简直就是长江中下游地区一座开放的中国传统村落建筑遗产博物馆。”胡彬彬认为,传统村落大多有着丰富、独特的资源,包括传统民居建筑、民俗风情、生产方式、地域文化、自然环境、田园风光等,这些资源一旦被激活,并利用好,可以吸引游客,产生可观的文化、经济、社会等综合性效益。


“下一步我们将展开深入研究,挖掘代头村村落建筑与当地历史文化的价值。”吴灿告诉湘声报记者,考察队将对代头村的建筑型制与形式,以及村子的历史由来与形成特征,开展全方位的科学研究。与此同时,也会通过各种途径积极发声、呼吁,寻求政府、文物单位和社会各界的积极关注,争取尽快将该村建筑群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甚至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END

文|湘声报记者 陈尽美

图|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