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png2.png

参与见证省政协系列书画交流活动    张锡良:以书画为媒促进文化交流

2019-12-01 12:23来源:湘声报-湖南政协新闻网 

政协记忆.jpg  


  系列口述实录之十一


张锡良口述.jpg

  张锡良,1943年出生,湖南桃源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曾任湖南省政协书画室副主任,第九届省政协委员,中国书法最高奖“兰亭奖”第二届评委,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重要展览并获奖。


  □湘声报记者程琴怡 整理


  2003年,我担任了第九届省政协委员。作为一名文艺界别的政协委员,尤其是对于长时间从事书法、热爱书法的我来说,主要参与了一些文化交流活动,思考了一些文化传播与传承的问题。


  其中,我印象最深、觉得最有价值的事,是2004年省政协成立了书画室,我担任书画室副主任,见证并推动了一系列文化活动,在社会各界产生较大影响。


  湘声报记者闫利鹏/摄


  “文化自信需要载体和表达”


  政协委员中有许多文艺界人士,其中一些人是书画爱好者。当时,省政协成立书画室,主要是考虑到为爱好书画的委员搭建一个平台,以书画为媒,加强政协委员与社会各界人士的交流与合作,出精品、出人才,为湖南“文化强省”作贡献。


  最初,书画室活动还只是在省政协内部,大家有时间就做做交流、写写画画。后来,书画室聘请了一批有名的书画家作为特聘专家,包括朱训德、王金石、旷小津、石纲、盛景华、汤树林等。这些知名书画家的加入,让书画室的影响力和活动范围不再局限于省政协,格局一下就打开了。依托政协平台,书画室办得十分热闹,社会影响也更广更大了。


  早在1985年,全国政协就成立了书画室,以联系和团结书画界的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书画室自2002年开始举办“中国当代国画优秀作品系列展”,各省都选出最有代表性的作品参展,竞争异常激烈。


  2005年,湖南省政协向全国政协申请举办湖南作品展,成为全国第9个举办展览的省份。当年,省政协书画室在省内组织了一批优秀画家创作,然后由全国政协派专家进行评选,选择10幅作品送到全国政协礼堂进行展览。那次画展展出了陈白一、朱训德、姜坤、邹传安、石纲、旷小津、王炳炎、海天、康移风、田绍登等10位画家的作品,水墨、工笔、新材料,大家各擅其长,山水、人物、花鸟,均有佳作。时任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出席了开幕式,与大家一一交流。


  此外,省政协书画室还组织了很多活动,如省政协举办了多次专业研讨会;赴港澳台举办书画展,传播和交流了传统文化;与四川省政协书画研究院等兄弟省市的书画界人士开展交流……


  我们现在常说“文化自信”,文化自信需要载体和表达,当时省政协书画室就是这样一个文化平台,形成了非常好的文化氛围。


张锡良口述2.jpg


张锡良口述1.jpg联合国书会会长盛振学向张锡良颁发联合国书展证书


张锡良口述6.jpg张锡良口述5.jpg张锡良口述5(1).jpg

  张锡良书画作品


  “我的目标不是‘家’,是过程”


  一部分人在加入省政协书画室之后,书法成为他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部分。我们现在有时还聚在一起,交流各自的习作和思考。在很多人看来,书法很简单,是一个很狭小的文化样式,与文学、美术不能相比,但当你进入书法之中,它却是一个宽阔无边的空间。


  我的书法入门很迟。上世纪80年代初,书法才开始复苏,逐渐形成热潮,我也是在这个时候才真正开始学习书法的生涯,当时我已近40岁。


  对于书法,我最早的启蒙和熏陶来自于我的父亲。我出生在农村,父亲对文化特别的尊敬。小时候,他就常说“字是文人的衣冠”,写字要写好,就像读书人的帽子和衣服一样要穿着整洁。还有一件事一直影响着我,在上初中时,我在校寄宿,学费是45元一学期。每学期我去上学之前,父亲拿给我学费时,他一定要说一句话“我45块钱就买你几本大字”,写大字就是书法,父亲当时对这个很在意。我放假回去,我的父母亲特别是我的父亲,从来不会过问我的成绩,但是有一点,那就是要写大字给他看。从那时候起,我始终觉得写好字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我毕业以后,在电影公司画广告。到上世纪80年代,我就正式转向了书法。当时在桃源也没有老师,没有人可商量交流,我就自己去摸索,每天至少练五六个小时书法。曾有段时间,我临褚遂良的《伊阙佛龛碑》,工稳的楷书共1600余字,正常情况下每天临250字,约用3小时,每临一通需一周左右,两年内我临了近百通。


  我当时还思考了一个问题:我现在近40岁,要做书法的话,后面几十年靠什么坚持下去。于是,我立了志,既然走上书法这条路,就一定要走下去。做书法我没有终极目标,我的目标不是成为著名书法家,我的目标是过程。过程我认真了,我就满足了。


  今天来看,专业从事书法创作这么多年,我没有后悔过。


  “书法的终极是文化”


  2013年4月,应法国巴黎中国文化中心、中国书协、中国美术馆邀请,我在法国举办了一场书法展览。这次展览以“桃花源记”为主题,作品内容多取自陶渊明的诗句。一方面,我出生于桃源,是对家乡的一种宣传;另一方面,我想寻求和传递一种中西文化的融合,以“桃花源”这样一个符号,寓意着“诗意地栖居”文化。这个理念不仅仅是我们民族的,也是当今世界发展都需要的,是人类追求、共享的永恒主题。后来,在联合国的展览,我选择的也是这一主题。


  所以,我的理解,书法的终极是文化。这也是为什么我不愿意以“书法家”来定义自己的原因。


  现在书法家的概念很“泛”。以什么为界定?市场上的书画作品价格?参加了什么展览?还是获得了什么身份?没有一个标准,谁都可以是书法家。而且,目前书法家更多地是强调技术,笔头功夫。我觉得这是很不全面的,书法是中华文化的一部分,而不是技巧。技巧等于外表,仅仅是形式。我就是一个书法人,或者更希望自己是一个文化人。所以,现在钻研书法创作的同时,我主要花大量时间与精力去阅读、积累。


  2013年,我与几位书法界的好友,成立了一个书法讲习所,专门进行书法的交流和研讨。讲习所中既有鄢福初、刘一平、周少剑、伍剑等很多湖南书坛名家,也有一批热爱书法的后生。既有佳作展示、作品讲评,也有学术讨论、理论探索。讲习所越来越走向我预想的方向——专业、纯粹。


  回想起我研习书法的过程,它不仅仅是写几个字,而是我对人生的认识过程,书法提升了我的人生价值。我希望,后辈书法学习者们,一要真诚地对待书法,二要关注文化,从写字、手上下功夫,慢慢转移到对文化的理解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