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城花季

2016-04-08 15:48来源:湘声报-湖南政协新闻网作者:彭世民 

  

  

  山城开门见山,到了春季,城里城外,俨然一幅彩色的图画,深深浅浅的色彩在山城的每一个角落肆意流淌。

  

  这时节,最赏心悦目的事情,莫过于去城外的凤凰山看樱花。

  

  日本人把樱花命名为国花,其实,樱花在我们山城并不算什么稀奇之物。深邃的山林中,樱花树随处可见。这种树木似乎没有多大用途,实用方面和杉木无法相比。早年,人们仅仅把樱花树当柴火。那些进山砍柴的人,看见樱花树之类的植物,会手起刀落,毫不留情。如今,没有人进山砍柴了,樱花树得以在山林中繁盛起来。但是,近万亩樱花树成片生长在凤凰山的嶙峋乱石中间,那还是不多见的。

  

  抬头望去,半山腰上的樱花,让我们惊叫连连。这些洁白冰清的花朵,令人浮想联翩。仿佛那是某个冬天特意为某人下的一场雪,因为一句诺言,任凭时光流逝,依然保存完好,依然在等待某人的回心转意以及那浅浅的回眸一笑吧。

  

  一条弯曲逼仄的小路,通往林中深处。我们放慢脚步,生怕惊扰了这些安静如眠的花朵。

  

  伫立凤凰山顶,举目远眺,峰峦,小径,水库,梯田,溪流,尽收眼底。此时,除了樱花,山上映山红和不少叫不上名的野花也都盛开了。和沉静的樱花不同,这些如火如荼的花朵,有着鼓点一样的亢奋与激越,让我们一时之间忘乎所以,布满皱褶的身体如同花瓣一样在天穹下徐徐打开 。

  

  我们久久在山间流连。视线所及处,流动的色彩与深邃的绿交融在一起,阳光如精灵跳跃,蝴蝶宛若一个个舞蹈家在翩翩起舞,蜜蜂的嗡嗡声如同梦一样的呓语,不知名的鸟儿躲在看不见的地方叫着,仿佛在诉说一个个春天的故事。嶙峋乱石间,溪水潺潺流过,叮咚声久久回荡。

  

  山上的景美,城里也丝毫不逊色。到县一中去接上晚自习的女儿回家,淡淡的月光下,道路两旁的树木给人焕然一新的感觉,只见花朵伫立枝头,有的娇羞,有的热烈。一路上,女儿不停叫好。

  

  女儿指着那棵没有长叶却开了花的树问我:“爸爸,那是什么树?你看那花多像是一只只高举的酒杯……”女儿的神情里有说不出的惊喜与倾慕。说实话,那花朵的确与众不同,树干不大,花瓣颜色鲜艳,有的羞羞答答,半开半放;有的大大方方,激情绽放,看上去既像情窦初开的腼腆少女,又像是绚丽多姿的仙子,溢满了人间的纯洁和洒脱。望着女儿靓丽青春的脸,就像眼前花一样的美妙。我告诉女儿,那高雅脱俗的花叫玉兰花。

  

  道路两旁还有紫叶李和山茶花,全都开了,花枝连同含苞的花蕾伸向天空,好像在招手致意似的,显得那么恣意,盎然,简直令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

  

  走在汨罗江边的防洪堤上,江上的岛屿早已被鲜花占领,铺满了黄色的、金色的、红色的、兰色的各色花儿,如七彩地毯。花瓣洒向江面,淙淙水声裹挟着春的气息扑面而来,成群结队的鸟儿在花丛中起飞。

  

  山城在美丽的春天里醒来,风暖了,水清了,花开了,树木腰干挺直了,春的气息越来越浓郁。那属于春天的色彩与芬芳,把整个山城装扮得婀娜多姿,璀璨迷离,让人闻之慕名,见之倾心。

  

  上海的战友来到山城,只为去看看长寿街油菜花的美;长沙的同学来到山城,看了桃花岛,说明年还要来;大学同学来到山城,我跑了十几家宾馆旅店居然没订到房子……

  

  诗人白居易的《春游》中写道:“逢春不游乐,但恐是痴人。”我愿在如此美好的春光里做一回痴人,与花同行,与春同醉!


上一篇:  南洞庭观鸟
下一篇:  历事练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