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png2.png

“没有物流保障,武汉会更困难” “战疫”中,物流湘军在驰骋

2020-02-14 08:17来源:湘声报-湖南政协新闻网 


  □湘声报记者肖君臻


  “有一批待修理的医疗配件急需从武汉送至深圳,正在招募承运司机,你去不去?”2月10日晚7点,在距离长沙还有100公里的高速公路服务区里,29岁的货运司机白忠英接到朋友的电话。


  他思考片刻后,拿出手机迅速接单,然后下高速、调转车头,返回武汉。


  这是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他第三次开往湖北。此前,白忠英独自一人将约4吨的防疫物资从天津、长沙分别送往鄂州和武汉,一路跑了2000多公里。


  饿了就啃干方便面,困了就在服务区稍作休整。作为援鄂物资运输一线的物流人,朴实的白忠英向湘声报记者坦承:“我也害怕被感染,但此刻总需要有人为湖北疫区送物资。我没什么钱可捐,就为他们多拉几趟货吧。”


38542_zhangchunmei_1581608509799.jpg中外运湖南公司运送生活物资到湘雅医院援鄂医疗队驻地


38544_zhangchunmei_1581608307022.jpg白忠英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卸货


  单枪匹马进武汉


  2月7日清晨,白忠英驾着大货车从天津出发前往鄂州。一路疾驰,他虽然有着对未知的惶恐,但因为这批物资急需,他来不及多想,只有抓紧时间赶路。


  “在鄂州的这一个多小时里,我甚至都不敢打开车门下车看看。”白忠英直言。


  为了确保自身安全,白忠英戴着三个一次性口罩、一套护目镜,再往身上套一层塑料布,“尽量在车上待着,不和别人接触”。


  2月4日,湖北省交通运输厅厅长朱汉桥曾对外界表示,为保证运输应急物资的外省司机的安全,湖北省设立了封闭运行的中转站,各中转站配备体温检测、生活休息、隔离区域等设施,确保外省运输驾驶人员不感染不发病,经检测没有发热等症状,相关部门对其出具医学证明,返回后不需隔离14天。


  “即便如此,也有很多司机不敢去。”中外运物流有限公司湖南分公司(以下简称“中外运湖南公司”)副总经理郑李辉说。


  由于养车压力大,很多物流公司都采取合作车辆为主、固定车队为辅的运营模式。


  “一般都是司机自己带车去拉货。我和他们有合作,也想着为疫情防控战做点贡献,于是我主动找上了他们。”白忠英说。


  为避免给他人造成不必要的恐慌,2月8日,白忠英从鄂州返回长沙后,直接在车上呆了一宿。


  休整一天,他又出发前往武汉运送物资。这一趟,他负责运送的是阿联酋中国商会赠送给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的22万只医用手套和近15万个口罩。


  “由于武汉机场民用部分已关闭,境外物资一般是就近降落长沙黄花国际机场入关后,再由湖南物流公司派车送往武汉。”民建会员、省物流与采购联合会会长尹国杰介绍。


  此时,武汉的疫情最严重。去往武汉的高速路上,人车罕见,一些高速服务区的商店,也是大门紧闭。这让白忠英有些害怕。


  “到了之后,却觉得没有想象的那么危险。”白忠英说。


  一位护士领着白忠英,将货车停到武汉大学人民医院9号楼学术活动中心的门口。他一下车,就立马有工作人员过来为他测量体温,并对人员和车辆进行消毒,“连脚后跟和车轱辘都没有放过。”


  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白忠英隔着车窗,瞥见两名护士正费力地推着一名侧躺在病床上的病人。这一幕,让他感慨万千,“这些医护人员直接接触病人,尽心为病人治疗。他们责任重大,比我们辛苦多了。”白忠英动容地表示,只要自己身体允许,一定为一线的医护人员再多送几趟物资。


  平凡中的勇士


  事实上,白忠英不是中外运湖南公司第一个派往湖北的驾驶员。


  1月23日,武汉市开始“封城”。


  郑李辉得知这一消息后,他迅速向同为招商局集团旗下的招商局慈善基金会提出申请,愿意参与其组织的无偿运输防疫物资活动。


  与此同时,郑李辉开始忙着在各类信息群里广发英雄帖,招募运输援鄂物资的驾驶员。


  在郑李辉看来,长沙是距离武汉最近的省会城市,可能会成为防疫物资最大的中转站,届时一定需要物流运输的支撑。


  3天后,中外运湖南公司无偿运输的第一批援鄂物资送往武汉。郑李辉告诉记者,这批物资运输的背后,虽然经历了一些曲折,但令他也很感动。


  1月26日晚,郑李辉在朋友圈招募司机带货车,前往武汉运送武汉大学长沙校友会捐赠的一批口罩。这条朋友圈迅速得到物流业同行们的转发,但因当时大家对武汉的情况有所顾虑,一时无人敢接单。


  正当郑李辉焦急之时,一位朋友介绍了一位司机过来。装货时,郑李辉忍不住询问对方是否害怕。


  “你不送,我不送,在武汉的人怎么办?”不善言辞的司机这样回复他。


  “看似平凡,但他应该就是我理解的勇士,向他致敬。”郑李辉告诉记者。


  每一趟援鄂物资发车之前,郑李辉都会给司机做防护培训,让他们带上自己在交通部门提前办好的车辆通行证,并押车送到高速口,“这样我才稍微放心些”。


  目前,中外运湖南公司已无偿运送12批援鄂防疫物资前往湖北。“大多都是口罩、防护服、医用手套等医疗紧缺物资。”郑李辉说。


  微信群串起的物流湘军


  疫情来势迅猛,很多防疫物资急需在第一时间运送到防疫一线。为提高协作效率,1月30日,由湖南省物流与采购联合会组建的“湖南运输应急保障重点企业群”迅速启动,物流湘军基本上集结在了这个微信群内。


  “联合会工作人员、各物流企业负责人和省发改委、省商务厅等省直部门相关工作人员都在群内,政策信息、运力调配、车辆通行等情况都可在群内互通有无,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省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副秘书长尹蓓蓓介绍。


  郑李辉也在群内。他说,物流企业在应急物资运输中面临的困难,群内的职能部门工作人员都会去协调帮助解决。


  “没有物流保障物资运输,武汉会更困难。”郑李辉说,“抗击疫情是全国一盘棋,同饮长江水,援鄂也就是帮助我们自己。”


  尹蓓蓓介绍,初步统计,1月29日至2月11日,被省物流与采购联合会纳入监测调度的30家湖南重点物流运输保障企业,累计运往武汉地区的防疫物资约有2100吨。


  “不讲价钱、不计成本。”针对省内物流企业在援鄂物资运输中的表现,尹国杰如此评价。他说,物流人都在


  持续战斗,不管是国有企业,还是民营企业,大家挺身而出,全面发力。


  据了解,物流湘军担负的还有全省的医疗器械和食品药品等的运输。春节期间,省物流与采购联合会组织动员了全省60多家大型A级物流企业,3万多人,2000多辆车辆,运输了10万吨左右的相关货物。


  事实上,物流企业在全力配合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中,本身也面临着诸多困难,比如,员工防护物资短缺、物流运输成本倍增、招工返工难、通行证难办等问题。


  “受疫情影响,未来物流业可能会出现较大萎缩的情况。”尹国杰已提交了一份建议到民建省委。他建议相关部门能考虑免收物流企业承担的一季度社保费用;对积极参与抗击疫情承担应急物流业务的企业,由国家政策性金融机构给予一定额度的低息、信用贷款;特殊时期给予物流企业还本付息延期支持,提供一定的补助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