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png2.png

现在绝不能放松戒备!常德疾控中心主任讲述50天的艰辛与思考

2020-03-06 07:56来源:湘声报-湖南政协新闻网 





“新冠病毒太狡猾,大家所知也甚少。”常德市政协常委、市疾控中心主任刘凤姣深知,与病毒赛跑必须争分夺秒。自1月15日疫情防控战打响的那天起,刘凤姣的工作就没了日夜,她最多的一天通话记录有160多次,最长的一天通话时长近5小时。


事实上,50天来,常德市疾控中心的每一个工作人员都像是陀螺在不停地旋转,与病毒开展着几乎零距离“较量”。看到这些,刘凤姣很心疼,但也让她颇感欣慰:“大家不顾个人安危,舍小家为大家,是在守护一座城!”


截至昨天(3月4日)24时,常德市共确诊病例82例,已连续多日没有新增病例。但刘凤姣仍不敢放松警惕:“要认真检视既往工作中的经验和教训,整改各种问题,防堵细微漏洞,直至取得最后的胜利。”

1.jpg

刘凤姣在对接联络防疫物资

真正的“敌人”来了


湘声报:常德第一例新冠肺炎患者是什么时候确诊的?


刘凤姣:1月23日下午4点,澧县报告了常德首起新冠肺炎疑似病例。我们迅速派出第一批应急处置机动队前往澧县人民医院,开展流行病学调查,摸排密切接触者,并连夜对送来的新冠病毒样品进行检测。24日凌晨4点,我看到小伙子们从实验室出来,脱下防护服,双眼布满血丝,身体疲惫不堪。我得知检测结果为阳性。虽然结果要经省疾控中心复核确认才能确诊,但我相信自己的技术团队:真正的“敌人”来了!


后来,省疾控中心反馈结果也是阳性,澧县人民医院网络报告了该病例。


湘声报:你们做了哪些防控准备工作?


刘凤姣:1月15日中午,省卫健委领导专程来常德督导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要求卫生行政部门和疾控机构做好防控工作准备,我们便正式打响了战斗。我们制定了疫情防控方案,组建了4支疫情处置机动队,开展了全员培训和应急演练,采购了检测试剂和应急防护物资。

2.jpg

1月30日晚11时许,刘凤娇(右)接收外事部门从日本带回来的捐赠物资

湘声报:当时物资都很紧缺,怎么做好保障?


刘凤姣:常德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设立之初,明确我为物资保障组成员,负责全市疫情防控物资保障。口罩、防护服、护目镜等防护物资是保障一线医务人员生命安全的必需品,也是保证打好疫情防控阻击战的必要基础条件。物资紧缺,我忧心忡忡。我们立即清仓查库、紧急采购、争取援助,多方面积极协调省内外企业、海内外有关协会团体、华侨及友好人士。虽然每天腰酸背痛、声音嘶哑,但没管那么多,一心想的是不能因物资短缺影响全市疫情防控。

一起聚集性疫情涉及三区县


湘声报:新冠病毒样本是如何收集的?


刘凤姣:样品一般是采集疑似病例的呼吸道分泌物。我们实验室收到的样品主要是由各区县市疾控中心及定点医院送过来的,最多一天收到了119个。


样品中可能包含新冠病毒,所以,样品在运送和检测的过程中是特别危险的。为了做好保护,检测人员要进行三级防护。工作时特别谨慎,动作要轻缓,不能形成气溶胶,不能发生样本泄露或手套破裂等意外事件。

湘声报:有没有让您印象特别深刻的病例?


刘凤娇:给我印象最深就是武陵区的一起聚集性疫情。一位在武汉出差的商人,1月中旬返回后,短短几天内其司机、亲属及司机的家属3人相继发病,疫情涉及武陵区、鼎城区和桃源县,相关区县疾控中心工作人员通过流行病学调查追踪,及时管控了近百名密切接触者,未再发生继发病例。

湘声报:对所有确诊者进行分析后有哪些特点?


刘凤姣:常德市的疫情特点主要是:无性别差异,各年龄段均有病例分布,职业以商业服务、餐饮食品业和农民工为主。多数病例有疫区旅居史,有超过四分之一的确诊病例有与本地确诊病例接触史。另有一部分确诊病例感染来源尚不十分明确。


加强卫生应急能力建设



湘声报:市疾控中心如何为疫情防控决策提供准确信息?


刘凤姣:每日12时、24时将疫情数据上报市卫健委;每日进行一次疫情简析,每周开展一到两次专题风险评估,及时将风险评估报告报送给省市相关部门和领导。

湘声报:这段时间,您有没有特别担忧的事以及特别感动的事?


刘凤姣:疫情还没结束,防控形势依然严峻复杂,全球各地不断拉响警报,中国境外新增病例已经持续多天超过国内,国内多地还出现了境外输入病例。现在绝不是放松戒备的时候,要考虑如何依法有效防控境外疫情输入。虽然本地居民继发二代病例的高峰已经过去,但由于病毒潜伏期长短不确定性等因素,防控任务依然艰巨繁重。


感动的事每天都在我身边发生,疾控人与时间赛跑,同病魔较量,日夜奋战,毫无怨言、默默付出。送中心两名驰援湖北现场流调检验队员出征时,在场的人都流下了泪水,为疾控人的使命担当和在攻克时艰中的义无反顾精神。

湘声报:此次全国疫情中,哪些问题值得特别关注,有何建议?


刘凤姣:疫情防控应急响应的过程中,疾控系统乃至整个卫生系统都存在人员能力水平不够、物资储备不足的问题。


此外,专业部门缺少话语权,致使个别决策缺乏科学依据。疫情发生后,全社会对疾控部门的期待值很高,但疾控部门肩负的责任和拥有的权利又极不对等,其工作人员所承担的工作与现有的待遇也不相称。因此,我建议,要大力加强卫生应急能力建设,提高防控工作科学性,提高疾控部门的地位。

END

文|湘声报记者 陈彬 通讯员 徐小平 曾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