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png2.png

野生动物养殖行业何去何从 期待后续政策尽快落地

2020-03-27 07:40来源:湘声报-湖南政协新闻网 



  □湘声报记者肖君臻


  “禁野令”发布一个月后,临武县政协常委、临武众诚种植合作社总经理谭志超望着恒温房里养殖的蛇,“是继续养,还是放”令他纠结不已。


  每年12月至次年3月,原本是养殖蛇销售的旺季,但今年已不复存在。


  2月2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下称《决定》)颁布,其中提出:全面禁止食用国家保护的“有重要生态、科学、社会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以及其他陆生野生动物,包括人工繁育、人工饲养的陆生野生动物。人工繁育野生动物养殖行业因此按下了停止键。


  近段时间,各级政协委员也通过多种形式反映人工繁育野生动物养殖行业现状,并提出相关意见建议。如南县政协主席童琼英提交微建议,希望尽快出台野生动物保护法的实施细则;湘西州政协常委贺显明等反映社情民意信息,希望加急制定野生动物养殖业退出转产的相关政策。


  期待尽快出台指导性政策


  2016年,谭志超投资建设养殖场。第二年,他办理了《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证》和《野生动物或其产品经营许可证》,以及销售外地需要办理的“运输证”。2018年,养殖蛇场开始产出,初显效益。


  “现在,一条也卖不了。”谭志超介绍,往年他都会将养殖蛇批量运往广东崇化的养殖蛇交易市场,今年养殖蛇交易市场已关闭。


  桃江县三堂街镇王母村的和成蛇类养殖专业合作社,养殖户们面临着和谭志超一样的窘境。


  “蛇每天都要喂养,两个多月来,只有投入,没有收入,养殖户们难以为继。有的放弃了,有的则还在观望中等待新的政策,期待有所转机。”在谭志超看来,养殖蛇已有完整的养殖链,且大多养殖蛇的体型比野生蛇大,可以和野生蛇区别。


  在当地,与养殖蛇场毗邻的一家竹鼠养殖场,以及其他野生动物养殖场也面临着困局。


  省政协委员、新化县三联峒旅游开发公司总经理黄乐有着同样的问题,该公司所涉板块,养殖了娃娃鱼,关联着一批小鲫鱼、泥鳅的养殖饵料生产户。


  “娃娃鱼是在特殊环境生长的两栖动物,一旦放生则很难存活,养殖企业将何去何从?”黄乐呼吁职能部门尽快出台指导性政策,明确处理办法,帮助企业妥善处理困局并渡过难关。


  益阳市政协委员陈发良在社情民意信息中表示,因特种养殖业受疫情影响较大,涉及的扶贫产业也受到冲击。为此,陈发良建议,尽早出台帮扶特种养殖户政策措施,制定细分禁养名录,全面建立特种养殖行业食品溯源系统,引导特种养殖贫困户分流就业。


  临武县政协副主席骆琪斌也对人工繁育野生动物养殖展开了调研,他建议对没有药用、科研等价值的驯养野生动物,以及需要捕杀掩埋的野生动物,在政策上予以倾斜。


  湖南正在拟定相关政策措施


  哪些种类可以继续养殖?存栏的野生动物该如何处理?是否会出台相关扶助政策?……近段时间,湖南省林业局野生动植物保护处四级调研员魏营每天都会接到各地养殖户的咨询电话。


  魏营介绍,目前水生动物由农业部门负责管理,陆生动物则由林业部门负责管理。据对全省办理养殖许可证养殖户的统计,目前黑斑蛙、蛇、竹鼠为湖南野生动物养殖产业的前三甲。针对养殖户反映的情况,省林业局已向省农业农村厅去函,希望他们进行协调后向农业农村部提出意见,针对养殖技术成熟的物种,如野猪、雉鸡等物种,请求把这些物种加入《畜禽遗传资源目录》。


  “我们不建议将存栏的野生动物放生,这样会影响当地的生态环境。”魏营说,省林业局已组织各级林业部门进行调研,摸清野生动物的基本情况,建立台账。目前省林业局已向省政府请示出台关于处理野生动物养殖和后续补偿的方案和相关政策,经省政府委托,省林业局正在起草关于贯彻落实《决定》的代拟稿。在征求意见代拟稿中,针对养殖户的补偿和养殖产业后续的转产转型,已提出相关的措施意见。


  据了解,省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正在就进一步修改完善野生动植物资源保护地方性法规修正案草案广泛征求意见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