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人傅强:从“战斗机”到“孵蛋机”

2016-12-09 16:57 


做公益事业发展的铺路石

傅强给贫困孩子送去冬衣



  ◆湘声报记者 寻晓燕


  傅强,曾任长沙市雨花区政协委员,现为雨花区人大代表、农工党党员、长沙市雨花区群英公益发展促进中心理事长、雨花区社会组织孵化中心负责人、湖南公益联盟总执行人、湖南民间联合救灾总协调人。

  

  12月5日,国际志愿者日。

  

  这一天,对资深公益人傅强来说,感慨良多。10多年来,他一直奔忙在公益的路途中,从最初的投身抢险救灾现场,到如今积极推动公益组织孵化,何谓公益,他比旁人的体会更深。

  

  做公益的忙碌,傅强早已习惯。即使是近期即将大婚,他的日程仍然是满满当当的:担任湖南首届青年社会组织公益创投大赛项目终审评委;在省第五届义工高峰论坛上作“新形势下社会组织在社会治理中的角色与作用”主题演讲;参与省委统战部同心人物MV拍摄……

  

  连轴转的状态,让傅强在微信朋友圈里写道:好友问我何必把自己弄得这么辛苦?我说现在是公益组织发展的好时机!当政府明确社会组织在社会治理中的定位并赋权支持和尊重,发展来得如此自然,老百姓亦能真正受益。

  

  2013年,担任长沙市群英公益发展促进中心理事长、雨花区社会组织孵化中心负责人的傅强,在长沙市雨花区推出的“三级联动”社会组织立体支持模式,成功孵化“孝为先”、“德行天下”、“益友会”、“慈爱公益”等一批公益机构。

  

  “将一个个小的爱心组织集合,为社会提供更大的价值,这就是志愿服务孵化的真正价值所在。”傅强满怀信心地对湘声报记者说,他将继续做好湖湘公益发展路上的铺路石,也期待有越来越多的同路人。

  

  冲在汶川救援一线

  

  “我可能天生就是做公益的。”言及和公益事业的结缘,傅强这样说。

  

  20岁出头时,傅强已是一家科技公司的负责人。当时,他和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自发组建了“DD爱心社”,经常到湖南的一些贫困地区,开展助学、帮扶弱势群体等爱心活动。

  

  2006年,湖南37家民间爱心组织联合组建了湖南公益联盟网,傅强被推选为负责人。此后的汶川大地震,让这个团队迅速从磨合走向成熟。

  

  汶川地震消息一传出,傅强就组织了两支救援队,前往重灾区开展救援。在国务院确定四川理县为湖南省对口支援县后,他又带着23名义工,组成湖南援川服务队来到理县。

  

  当时,理县每天还会有数十次大大小小的余震。一天下午,傅强驾车去日尔角村送物资,一块巨石突然从山上滚落,他猛打方向盘,车子冲出狭窄的山路,半边悬空卡在路边。

  

  “幸好几位村民经过,死死拖住车子,如果再往前半米,就会掉下数十米深的山崖。”这惊心动魄的一幕,至今让傅强心有余悸。公益的脚步却没有因此犹豫和停下。

  

  2008年9月,傅强发起“湘理相亲”关爱四川理县公益活动,为理县中小学校募集捐建了4间爱心图书馆、1间爱心电教室,资助理县困难学生100多名。同时,在湖南省政府的支持下,“湘理相亲”团队与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社工系、娄底残疾人爱心互助会全面合作,成立了理县第一家NGO机构“湘川情”社会工作服务队。

  

  在汶川近两年的帮扶和付出,让“湘理相亲”的志愿者们成了理县人的亲人。当地杂谷脑镇镇长对傅强说:“你们不愧是毛主席家乡来的,厉害得很哦!”

  

  救灾现场生死考验

  

  “筹集救灾物资价值超过1200万元,惠及3万户受灾困难群众。”这是今年抗洪救灾中,作为湖南公益联盟总协调人的傅强,带领救灾团队拼出的一份成绩单。

  

  今年夏天,长江中下游省份遭遇多轮强降雨,许多河流水位多次超过1998年历史最高洪峰水位,湘北、湘西南、湘东北地区出现山洪泥石流爆发、河堤溃口、洪水倒灌的重大险情。

  

  6月20日下午,湘西的里耶古镇溃堤,灾情重大且紧急。次日清晨,傅强便集结了12人组成的志愿者团队,奔赴洪灾第一线。

  

  多年的救灾经验,让傅强迅速对接上当地政府,确定重灾区的救灾行动方案,并带领志愿者们马不停蹄为灾民筹集粮食、蔬菜、饮用水等物资,在第一时间解决灾民温饱问题。

  

  让傅强开心的是,在停水停电的情况下,志愿者团队让灾民们在灾后二三天就吃上了热食。

  

  “每一次救灾都是一场生死考验。”回忆起在里耶救灾时的险境,傅强如此感叹。一次,在将灾民从家护送到集中安置点的路程中,因洪水水位太深,站在铲车车臂里的傅强与灾民被困于水中。铲车驾驶员迅速将铲车车臂抬高,傅强则立即联系冲锋舟将灾民先行接走。直至最后一名灾民离开,他才从铲车上走下来。

  

  之后的两个月,怀化溆浦、靖州,岳阳汨罗,益阳安化……傅强不是在救灾,就是在去救灾的路上。“大灾面前,我总感觉自己无法不行动。”傅强说。

  

  “因为我们的专业和协调能力,中国扶贫基金会、壹基金等都成了我们的战略合作伙伴,支持我们在湖南开展的各类公益行动。”多年的公益经历,让傅强在国内公益圈颇有号召力,每次发起救援行动,壹基金、中国扶贫基金会、乐施会、宣明会等机构都会纷纷响应支持。

  

  2014年6月,湘西多地发生洪灾,湖南民间联合救援第一时间奔赴灾区,在一个月内筹集100多万元物资直接向灾民发放;2014年8月3日,云南鲁甸发生6.5级地震,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湖南公益联盟联合省内多家爱心企业,在半个月内募集3批救灾物资送往灾区,总价值500万元……

  

  因在公益行动中的突出表现,2009年傅强被授予“湖南杰出金牌义工”称号,2014年被评为首批“全国五星级志愿者”。

  

  推动公益团队规范化

  

  早期做公益时,傅强常感到志愿者欠缺团体组织能力,很多事情做起来心有余而力不足。在经历了汶川救援之后,他不顾家人的质疑和反对,全身心投入到公益事业中。

  

  “我把公益做成事业、当成责任,也希望把慈善爱心行为变成公益服务常态,让慈善机构融入社会的每个角落,满足社会需求。”傅强说。

  

  在他的推动下,湖南的公益团队向规范化发展。

  

  2008年,傅强联手程缅共同创办了雨花群英会。5年后,群英会升级为“长沙市雨花区群英公益发展促进中心”,成为长沙第一个枢纽型网络公益互动平台。

  

  2013年,傅强以长沙群英会负责人的身份,发起成立了雨花区社会组织孵化“三级联动”项目,为雨花区初创期社会组织提供全方位成长支持,同时引进专业的公益项目和公益机构,以政府购买服务的形式为辖区居民提供服务。

  

  傅强介绍,“三级联动”是指区政府、街道办、社区居委会三级,在实现社会组织初创期孵化、成长期陪伴、成熟期发展的立体联动支持模式。具体而言,群英会与雨花区民政局联合成立社会组织孵化基地,孵化社会组织,培育品牌项目;与砂子塘、东塘等街道合办社会组织扶持基地,为社会组织提供业务指导和项目对接;在枫树山社区等18个社区设立社区综合服务平台,帮助社会组织落地社会服务和公益创业。

  

  2015年,傅强创立的“善行社工”,承接了国家民政部三区计划(《边远贫困地区、边疆民族地区和革命老区人才支持计划实施方案》)社会工作专业人才支持项目。在平江、凤凰两地培养社工人才,开展减防灾和老年人社工服务,并建立了一个以本地社工为主导、社区居民为主体互动参与的社会工作服务体系,推动平江、凤凰两地社会工作的健康发展。该项目在2015年获“湖南慈善奖”,其成功经验在民政部“三区计划”交流会上向全国推广。

  

  “社会组织创办初期最缺的是专业能力和项目资金。”傅强积极利用自身优势,推动多方资源助力社会组织发展。

  

  在群英会的推动下,砂子塘街道办不仅拿出30万元公开招标购买公共服务,还对遴选入驻街道社会组织实践园的5家机构给予业务指导和资金扶持。“这将帮助社会组织发展壮大,更好地以社区为阵地向公众提供务实服务。”傅强说。

  

  从投身灾害救援到为公益组织搭建发展平台,傅强走向更广阔的天地。

  

  试验田里有大收获

  

  走进雨花区社会组织孵化中心,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右侧墙上贴着的一棵公益“树”,展示着从这里孵化出的最活跃、最具代表性的社会组织。

  

  “公益应该是一种很有趣的生活常态,不仅是为弱势群体服务,也可以为提高社区居民生活品质服务,于是我们在雨花区种了一块试验田。”傅强说。

  

  从中心孵化支持的上百家社会组织,分布在雨花区的各个社区。其中一些在全国都拥有一定知名度,如“康乐年华”在全国多地拥有80多家连锁的专业性养老服务组织,“德行天下”曾在中央及省委党校举办30多场国学大讲堂,“孝为先社工服务中心”因其专业服务被中央电视台专题报道。

  

  “孵化基地得到发展和壮大,其实源于一份政协的提案,是提案转化的成果。”傅强说。

  

  傅强担任雨花区政协委员撰写的第一份提案,对政府加强社会组织建设和孵化,加大对社会组织的购买力度等提出建议。这份提案被列为雨花区政协重点督办提案。

  

  2015年初,在雨花区相关部门的协调下,群英会获得企业赞助,搬到了近1000平方米的办公场地。

  

  因为承担了多个公共服务项目,特别是“三级联动”项目,这里的20多名专职员工每天都忙得像陀螺一样。

  

  “十年前,怎么都不敢想象,我们会有这么大的办公场地来做公益建设。”傅强坦言,他是委员履职中的受益者,“政协是个资源库,每个政协委员都是能量包,几乎区里的每个委员都给过我们不同程度的支持,让我看到了政协对培育社会组织的强大支撑力。”

  

  对群英会的“三级联动”模式,民政部副部长顾朝曦来湘视察时予以充分肯定。2013年,时任省委常委、省委统战部部长李微微对群英会的工作作出批示,“有创意、有特色、有成效,增强了新形势下基层统战工作的针对性、有效性,请办公室通过简报发全省。”这极大地鼓舞了傅强。

  

  “公益事业不能仅凭热情,公益是为公共利益解决问题。”傅强说,公益组织的规范化建立在专业化的基础上,草根组织在向专业化发展的过程中,必须从运动式公益转向正规化公益,个人崇拜式的组织结构需向民主管理的结构调整。“只有这样,公益机构才能持续健康地发展。”